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大家一起来拼政治

犹记小时候,受到父亲的影响,政治在我脑海中就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到了懂事的时候,就觉得政治不是我所想象的优美和完美。

在离开了校园后,就开始接触社团。一些前辈告诉我,将来身为一名领袖,务必要“超越政治”,当时的我,似懂非懂,也不了解其意。直到被推选为马华槟州署理主席兼青年团团长职位后,才真正领悟到其真谛。

“超越政治”这个词句,往往我们在华团庆典或宴会上,都会听到领袖们所套用的词句。但现实的生活中,你我都清楚知道,许多领袖都与政治息息相关,有者想和政治扯上关系,有者却与政党脱不了关系,就因为这样,该从何说起?

受幕后人物操纵

坦白的说,想与政治扯上关系者,每当牵涉到利益的问题时,他们都在第一时间澄清他与政党没有瓜葛,却很明显地,他是政党的领袖或干部,但所言行一切都是超越政治的,也让人们感到莫名其妙,百思不解!
再来,有者与政党脱离不了关系,其实很多人都了解到,很多政治人物都受到幕后人物操纵,不管他是为了什么,苦衷或是利益,就是脱离不了关系。

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一个人不能与政治脱离关系,因为身为大马公民,都必须在执政党政府领导的政策下生活。打从早晨苏醒至就寝的时刻,都离不开政治。举例大家都熟悉的例子,回想2008年初,当时的首相宣布了汽油的价格,顿时受难的是平民百姓,华社的领袖也逃不过这一桩,单是这一点,就证明政治和华社是有关系的,而且还是密切的关系。

今天,最令华社感到遗憾和惭愧的,就巫统槟城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被冻结党职三年事件,惟不到一年的光景,被最高领导层解冻,更重振雄风宣告其势力,进而向民政党响起首炮,指责不是,也引起华基政党及华团的反弹。不过,深信很多华社领袖看在眼里,却不敢发出任何反弹的声音。
引起全民的不满

我个人就觉得奇怪,一个言论能使到一名记者被内安法令囚禁了一个晚上,还引起全民的不满。可是巫统在这具有煽动性的举动竟然激不起华社领袖的反驳及愤怒,是已经把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或是有口难言?更奇怪的是,许多社论都选择封口,反而对马华党争大谈特谈,且特感兴趣!

谈到似乎懂得政党的架构,画出天马行空,但参政并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简单。在过去这一年来,从政坛里看出一些事实,不管你信与不信,这些事实每天都在发生。

然而今天道出心中的话,不是想要伤害任何人,只是想提醒同胞们,大家一起来拼政治,好让我们的下一代在这美丽的国土上发挥他们的才华。

刊登于:光华日报 21.12.2009

2009年12月15日星期二

从政者是人民喉舌

文:翁协文

大马政坛历经许多挫折的局面,令全国人民忐忑不安,加上我国经济尚未复苏,我们却处在内忧外患的环境里。我和大家一样,同坐一条船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马来西亚公民,就有责任去改善国家的弊端。

我得到贵报的青睐,受邀撰写每星期一次的评论来发表对国家社会局势的看法,也希望在评论当儿,能与各位读者分享及交流意见。当然,我也愿意聆听任何的建设性或批评性的言论,来探讨属实与否,毕境我个人也认同言论自由。

作为一名从政者,当然有着不同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件事情,不管对内或对外,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分析问题的实况,才发表本身的看法,当然,发表看法后很可能也会遭到政客或评论员的围攻,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冤枉。对于旁观者来说,除了一一训斥从政者的不是,但有没有想过,从政者也有本身之压力,没有政治经验的旁观者是无法理解的。

当官四训

我认为,每一名从政者不管是加入哪个政党,只要心态不偏不移,公正处理每一个课题,相信是可以得到众人的信服。当官者需具有这四训,即律己以廉、抚民以仁、存心以公、莅事以勤,若能做到这一点,对人民不利的新闻就会大大减低。

当然,媒体业者也应该公正报导作者的言论,据实报导传达信息。近来某些报章捕风捉影的动作,让人胡乱猜测事情的真实性,听信谣言者随时中伤当事者的好意。即使一般新闻,为了炒作就小事化大,大势报导事情的严重性,企图误导发表言论者的意思而引起从政者及人民之间的误会,这是不理智的做法,也没有履行媒体业者的责任,令人感到憎恶。他们的所作所为,难不得发动人民的力量来杯葛它,若不然他们这么做得不到任何利益,只有嫁祸于人。

我说马华,在经过数个月的派系斗争后,终于渐渐地平息。虽然人民对马华的斗争感到厌倦,但马华最终还是将问题不受外来干预的自行解决,也希望一劳永逸地解决,告别多年来的党争。据我所知,人民对马华还是存有希望的,并不是完全感到失望,只要给马华一些时间重新整顿党内业务,实现人民对马华的期望,挽回民心。马华经过此次的教训,也作为新的转折点,不再是过去的马华,重新出发,相信新时代的领导层会做出人民对马华改观,实行不屈不挠的精神。

这一年里发生不少令人感慨的事件,不管是国家经济败坏、政治陷害或是自然发生的,这都不是大家想要的。我们不管在社会扮演甚么角色,都有一定的重要性,人民反应的民生问题,从政者都必须重视,代议士或政党都是人民之喉舌,有责任向政府反应,进而解决问题,要不然,作为一名从政者又有甚么意义呢?

刊登于:光华日报 14.12.2009

2009年11月28日星期六

1010,1128,1193及547

这个年尾的马华充满数字,首先,1010,接着1128,再来1193及547,过后是什么数字呢???????

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真相大白

今天如往常,起身后就往办公室的方向出发,在车上就结了几通马青兄弟的电话。原来他们看了中国报及malaysiakini的新闻,想了解当天特大的情形。我说了一篇,他们才说YB王赛芝已经把真相说了出来,内情和我说的一样。这样这些兄弟才如梦初醒,真相大白。
然而,他们也想知道一路来保持中立的马青总团忽然间对特大特别感兴趣。一直在报张隔空喊话。难道一直说同志兄弟情是这样的吗?

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

马华真的完了吗?

闹了两个多月的马华的党争,我想才是真真的开始。有人说:为了正义,也有人说:为了原则,我却说呢:为了自己。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气候,很多当官的都以为国阵可能气数已尽,尽可能在这两年内,尽量的收利。那么可以安心的告老还乡,安享晚年。(我只是瞎猜,不要对号入座)
马华真的完了吗?我看有这个迹象,在整个党的机制里已经来到没大没小的地步了。我真的想在报章发发文稿,但是我想有谁会看呢?
马华真的完了吗?过去的署理总会长,中委会后就去做发布会,当时的中委成员在中委会就质问他,但是今天这些人同样的作了这个动作。那又怎么解释呢?
马华真的完了吗?特大之前,口口声声说保留中立的马青竟然也开始不中立啦。问题发生在哪里呢?
马华真的完了吗?今天的马华一些年轻领袖无中生有,还敢大摇大摆的在众人面前高谈宽论,颜面何在呢?以后日子,怎么过呢?
以上的言论是个人见解,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要对号入座。如有外抄,与本馆无关。

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

2010年財政預算案

馬華檳州署理主席兼馬青檳州州團團長翁協文對於首相納吉所宣佈的2010年財政預算案表示,為了應付當前經濟不景氣,也考慮消費者的利益,大幅削減財政赤字從7.4%至5.6%,是明智的做法,同時提高市場的競爭力,政府減低公積金和個人所得稅等稅務,讓雇主和雇員可以儲蓄更多及善用儲備金。
他說,為了統一稅收評估制度,以及確保政府擁有充足的流動資金,政府調整各個對消費人士的利益,來平穩市場的經濟流動,放寬各種條例減低國家赤字。
「為了確保國家邁入高收入時代,平穩國家的發展及繁榮,政府對農業、工業及商業都做出很大的改變,杜絕罪案并提升消費者的生活水平。」
他也讚揚政府為了達到績效的目標,公平對待各族公民,重點則放在打擊貪污、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杜絕國家罪犯率、改善公共交通及鄉區的設施等,這也是為了加強國民團結的努力而做。
他希望的是,政府全面以創新的方式來對此預算案進行改革,這也包括企業化、工業化、城市與郊區規劃、私人領域、衛生、教育及社會網絡等,對於目前的經濟危機能夠做出極大的改善,惠及人民。

2009年9月17日星期四

Penang?????

Penang? what happen to you?槟城,您得罪了马六甲的“观音”吗?今天,我搞不清楚,民联口口声声说以民为本,为什么会说PENANG是州政府的,而要用这个名字,必须向CM申请,我不明白,官方说这样做还有理。地方社团也要如此。天理何在啊?不要忘记,您们很多都是外洲人,来到这里,有今天,不要忘记是我们槟城子民给您的。不要忘本,把它还给槟城的子民吧!阿扁够扁了,也不敢叫台湾人不可用台湾的名。这是什么歪理?请首长解释?

2009年8月5日星期三

林吉祥, 改行賣豬肉吧!

馬青中委翁協文發表文告呼吁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馬上辭去行動黨內的所有職務,以便到吉打州全職賣豬肉,直到吉打的新宰豬場建竣及投入使用為止。

也是馬青檳州州團團長的他說,林吉祥改行賣豬是責無旁貸的,因為回教黨在行動黨的配合和協助下,執掌吉打州政府之後即不傾華社的劇烈反對,一意孤行地把吉打州唯一的宰豬場拆了。

「行動黨的吉打州議員作狀反對,沒幾天卻若無其事地跟回教黨重新抱在一起,因為林吉祥說沒事了,他完全把人民黨白痴,因為這件事沒完,因為吉打州的華人被逼向外州買豬肉,被逼吃貴豬肉。」

他還說,由於需要運輸費,在吉打州售賣的豬肉每斤大約貴上50仙,吉打州的華人真的很冤枉,他們聽信了行動黨的謊言而去支持回教黨,到頭來出了大問題,林吉祥只會假惺惺作態。

翁氏提醒林吉祥不要再拖延,而是馬上收拾行李趕到吉打賣豬肉,以免人民繼續遭受不便。他也提醒說,林吉祥記得每斤豬肉補貼50仙,因為這不是「豬毛出在豬身上」的問題,而是行動黨惹出的問題,如果把價差轉嫁予消費者身上,那是不公平的。至於林吉祥改行之前消費人蒙受的損失,只要林吉祥將功贖罪,相信人民會加以原諒。

他表示,林吉祥在吉打州州務大臣聲稱會另外興建宰豬場之後,連地點都沒有選定就說問題解決,是讓人民百思莫解的。

他也譏諷林吉祥是我國首號百變魔術師,應該顯露本事把拆除的宰豬場重新變回來,因為在今年7月1日,是吉打州華人吃豬肉的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如果林吉祥過去動輒就建議他人減薪10令吉的行為不是政治花招,林吉祥今天就應該宣布自動減薪10令吉,這省下的10令吉可充作折扣,優待跟他買豬肉的顧客。」

他建議林吉祥跟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緊急磋商,針對拆除宰豬場事件成立「林家調查委員會」深入調查,同時向吉打州華社鄭重道歉。

「林吉祥賣豬肉應該賣多久,完全看他跟回教黨幾時建好新的宰豬場而定,可是他必須記住,不要只顧賣豬肉而忘了建宰豬場,畢境林吉祥賣豬是小事,還吉打州一個宰豬場才是大事。」

短訊的惡作劇...

馬青中委翁協文譴責造謠者居心不良,在市場上散發簡訊,冀人上網觀看趙明福被人打錄影,旨在違造真相,和製造社會的不安。

翁氏表示,趙明福墜樓斃命的不尋常死因,他也同感身受,惟死因必須讓“證據出來說話”,而不是在暗地裏製造“亂像”的誤導群眾。

也是馬青檳州團長翁協文今日發文告勸請造謠停止散發誤導群眾的謠言,如果確實有趙明福被人打錄影,應該呈交警方調查,否則他將會報案,讓警方揪出造謠者。

翁氏表示,驗屍官及推事的職責是徹底、公正及無懼無畏地調查有關死因,所以在報告未正式出爐前,不應該胡亂的製造證據,這有違於法。

翁氏指,最近Youtube再流傳的趙明福被人打短片,這短片也與報章報導的同出一轍,短片中被毆打的男子,與趙明福的特徵根本有所出入,並非真正的趙明福。

無論如何,翁氏希望大家冷靜的等待死因報告出爐,以還趙明福及家人一個公道,別讓趙明福死不瞑目。

改革吧, 馬華!

我引用古人的詩句與大家分享:「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此詩句是指人事是無常的,每當夕陽西沉,都成為永遠追不回的歷史。而在歷史中,許多朝代的興亡更迭,英雄豪傑登場謝幕,轉眼就隨著時光歲月的流逝而進入歷史,說什麼成敗,論什麼是非,到頭來,也全是一場空。

國陣在308大選中失利,顯出人民對國陣已失去信心。馬華作為國陣的一份子,就必須勇於作出改革,以取回民心。過了去年的黨選,馬華領導層重新整頓,同志們也選出了心中的領袖,我們應該給予全力支持與配合。

如今馬華內鬦,理應是內部協商解決,而不是在報章上攻擊咱們領袖,家丑外揚,這種陋習,基層又怎麼看待,做為領導層又如何交待?不論中委、馬青或婦女組,務必群策群力,共同造福人群。

現在的馬華好像本末倒置,不對外開炮反而在內部點火,企圖搔擾整個政局,這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改革目標,是誰惹起了這把火?是誰想強占掌控權?是誰不屈服現任的領袖?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既然黨內混亂,鬧得一發不可收拾,我呼吁同志們有必要理性看待問題,尋求共識解決問題,以和為貴,如此才能抱負遠大,處事圓融才是重要。

我認為說,除了必須遵守黨則之外,新領導層有新的作風,並肅立良好的典範,黨職分配了,就應該執行黨務,不要無事生非,接受事實,這就是黨員基本的守則。

同志們,我籍此機會吁請大家能夠相互配合,不要再為黨爭昏了頭腦,將恩怨放下吧,攜手合作,向前邁進!我們的目的是要服務社會,不要爭奪權位;要伸張正義,不要假仁假義;要贏得民心,不要存有野心;希望大家緊緊牢記。

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

安息吧!趙明福先生…

趙明福之死,令很多人對反貪會感到厭惡,與此同時,若馬來西亞沒有還明福一個公道,那會成為國際的笑柄,馬來西亞卻成為國人認為是個危險的國家,雞犬不安的地方。

趙明福這事件,是攸關全馬來西亞人民的問題。我個人覺得非常惋惜,一名熱衷政治的青年,極為稀有。如今為了政治迫害卻犠牲了自己,也讓國人憤憤不平,深表遺憾。雖然,舉殯儀式已過,我詳閱數份報章後,也打動我對此感到傷心難過。當然,馬華也會提供必須的援助,為明福家人安頓身後事。同時,我也支持政府速設立皇委會來調查此事件,以還明福一個公道。

趙明福命案過程令人產生許多疑點,不管反貪委員會如何狡辯或逃避問題,作為一個政府機構,務必負起責任給國民一個公平的交待。

依目前情況而言,人民要的就是一個交待!若反貪委員會試圖隱瞞過程,企途蒙蔽一些不可告人的,或是以種族角度來看待,是個愚蠢的做法!全國超過二千萬人民在等待一個完整的答覆,相信此命案將會水落石出。

此事件的發生,也給了國人一個啟示,趙明福離奇在反貪會大廈墜樓而身亡,加上反貪會沒有給予任何詳細的解釋,反而試圖模糊整個過程,暴露顯出人民對政府各部門行政喪失信心,而警方查案效率弊病百出,叫人民如何對警方提升信心哪?!

2009年7月15日星期三

笑看民聯自相矛盾

檳州民青團副團長方群龍連續數日對檳州首長林冠英住宅窮追不捨,也驚獲一封匿名恐嚇信,暗示後者及時收手,否則將遭遇不測。哇…民聯支持者是否開始對反對黨採取死亡恐嚇手段,企途蒙蔽人民利益的先兆,幕後操縱者又會是誰?看來有點怕怕…

反對黨為了利民政策,將事情揭露出來,這是應該讓人呢知道的。若有不對,可以起訴發言者的言論以討回公道,民聯支持者不必動口就以恐嚇來回應?那要問問民聯領袖們,破壞黨領袖名譽的支持者,應該怎麼對付呢?說來合情合理,難道反對黨這麼做不對嗎?

恐嚇的手段,以危脅人民的生活安危。反對黨所扮演的角色,就是監督政府的處事程序。相對的,當年行動黨在扮演反對黨的角色也不過如此。如今我們當反對黨的角色,當然也不忘為民利益,監督或批評民聯政府不合理的做法。

笑問未變天之前,民聯政黨所說的、和所做的一切豈不是自相矛盾嗎?人民應該很清楚,民聯政府所執政的州屬,至今所做的一切如拆廟、宰豬場、人民迫遷、市政局丑聞等事件,都是引起民怨的。

檳州首長林冠英所面對的民生問題,已讓他吃不消,措手無策,加上盟黨內鬦,也讓他暈頭轉向,不懂該如何處理解決?

當然,我們也不是無中生有,我們所做的批評及揭露,都是有根據的。也許是迫使民聯政府無法回應公眾,而採取恐嚇的手段,試問民聯政府惠民政策在哪?哈哈哈…

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补选

公正党贿赂阿米娜,你相信吗?
公正党的安华有80千来贿赂,你又相信吗?

2009年4月19日星期日

安華才是計劃的策劃人

马华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兼马青槟州州团团长翁协文针对檳首長林冠英坦承,感覺不愉快对第一副首長莫哈末法魯茲辭州議員的事件,感到很戏剧化。贵为一州之长,如此向人民交代,不觉得太幼稚吗?这意味着,林冠英已经承认他在槟州政府的地位,不是我们所想像得那么有权威,更可怜的是一却都要由安华来摆布。
身为民联的首长,在当家不当权的情况之下,要如何去领导及执行州的行政。民联这个联盟是没有共同理念,宏愿及远景的组合。在需要时才合在一起。这个组合并没有真正的注册,是为了个人议程而结合。翁协文呼吁人民应该看清楚民联的谋略,认清民联的真面目。
“安華才是計劃的策劃人”,如这句话属真,林冠英应该辞掉首长一职,让安华来当首长,把整个计划完成。免得以后又来多一场补选,劳财伤民。8月26日的那场补选,也是因为旺阿芝查要让其夫安华进入国会而辞职,制造补选来达到个人目标,这证明了民联为了某些领袖,随时都可以来多几场补选。

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当家不当权

马青槟州团长翁协文在一篇文告中控斥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委任第一副首席部长一事,一拖再拖,缺乏果断,明显的受到安华牵制,失去权力,没有当家作主的资格。
正如林冠英之前一再强调的,委任副首席部长是首席部长本身的绝对权力。但是,身为首席部长的他,竟然不能在第一时间推出适当的人选来出任,已经是很反常了。更变本加厉的叫人民一起来和他等安华决定人选,这显示林冠英首席部长在槟州的政府架构里“当家不当权”。
也是马华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的翁协文在文告中质疑说:“由是观之,在过去一年多,槟州政府的行政事务,会不会也是由安华在幕后操控和拍板做最后决定呢?”
翁协文在文告中继续指出,我们看到打从前任副首长法鲁兹发生事故以来,林冠英总是言不由衷,处于畏首畏尾的田地。他有口却不敢发言,先是大言不惭的说要透明处理政府事务,过后却在处理副首长法鲁兹的事件上大搞黑箱作业,槟州广大人民根本就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对于法鲁兹的失踪,槟州人民先是议论纷纷,也没有办法知道事情的真相。当前副首长法鲁兹深夜在柔佛州关口被移民厅截留,再由反贪污局问话的新闻见报后,人民才知觉事件的严重。无疑的,这是对才上任一年的“猫政府”的严重打击。
法鲁兹辞职后,人民期待州政府尽快的委任贤者出任副首长,同时要避免重蹈覆辙。原本大家对林冠英有所期待,因为他声称要不分种族,唯才是用,选贤与能。但是,言犹在耳,人民被告之第一副首长是保留给马来议员的。人民这才惊觉,原来猫政府也施行种族固打制,第一副首席部长是要保留给马来议员。同时据一家报章的报道,安华还属意要血统纯正者出任!
最后,翁协文呼吁人民在经过这次事件后,要提高警惕,因为槟州政府的重大决策是由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所实际操控的!

槟州政府不曾宣布发放回馈金于州里60岁以上乐龄人士

马华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翁协文针对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伟益,逊言对于槟州政府不曾宣布发放回馈金于州里60岁以上乐龄人士一事,感到费解。

民联的州政府为了捞取无本的政治宣传,州首长及他的同僚都用“凭空说亮话”的一招来吸取人民的喜悦及欢心。每当计划不能落实的时候,就把矛头指向国阵或中央政府,以掩饰自己的过失。这就是所谓“猫政府”的作为。

之前,槟州政府杯葛了新海峡时报,已经严重自刮嘴巴,因为林冠英一路来都很强调,媒体言论自由。这次,变本加厉,其政治秘书黄伟益更向光明日报开呛,说要钱向光明日报拿,这显示了计划应该告吹了,才把焦点移到别人身上。更何况,此计划已经经过州里许多重量级的议员的发表,如:林冠英,陈明发,黄泉安及刘子健。黄伟益这次不但伤了媒体,还严重伤了乐龄人士的尊严,本来很喜悦的在期待这个宣布,得来却是一场空。

翁协文呼吁黄伟益应该对其言论负责,给于人民一个交待,尤其是乐龄人士。

华人不懂得感恩

马青槟州州团团长翁协文针对新上任副首相丹斯里穆尤丁,日前所发的言论“华人不懂得感恩一事”感到极度的不满。马青槟州州团支持及认同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看法。
在过去的国阵的施政方针,总给于人民的感觉是平时不重视民生问题,在大选前或补选前才大量把问题解决,这就形成民联所谓的派糖果政策。在于今时今日的时势下,跟本是起不了作用。反而令民众对国阵政府更反感。
过去两场补选中看到,在于308时国阵流失的选票还是没有回流,是否国阵政府是时候该检讨将来的施政方针,积极改革,重新朔造新的形象。翁协文也强调国阵政府应该以新上任首相“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来公平的执行施政方针,以挽回人民对国阵政府的信心和支持,这样才能以德服人。不是用强悍的言论及威胁来索取选票。
最后,他也呼吁内阁及国阵成员们,当要发任何言论,必须慎言。

2009年4月1日星期三

乌合之众

民联是一个没有共同政治哲学,宏愿及远景的乌合之众。

在民联执政的3大政党,很明显的可以见到这种现象,在安华的领导之下,我们可以把他分为3大部分来分析:1)民主行动党是要制造林冠英为政治明星及偶像。2)回教党一意孤行要制造马来西亚成为神权国。3)公正党要制造安华成为马来西亚的政治之神。

之前就见到身为行动党的主席卡巴星发表了一些对民联阵线的不满的言论,结果,却得了林氏父子的不认同,到底是主席还是总秘书的权力较大?真的是令人耐人寻味。最近,发生在槟城第一副首席部长法鲁斯的辞职事件,初期林首长抱着逃避心态,不敢正面回应记者,结果把问题推给安华,试问谁是槟州首长?林冠英一直以来都在高喊媒体言论自由,但在他领导的州政府却杯葛新海峡时报,这证明了林冠英讲一套,做一套来欺骗选民。

有关公正党,安华一直在转移视线,涂黑国阵领袖,隐藏自己的短处。每当,补选或大选,我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地方上忽然间多了很多新面孔,这些人都是安华的支持者。每个座谈会大都不申请警方的准证,以便警方对他们采取行动来博取选民同情。这是安华最厉害的绝招。916的事真的害残了我国的经济,当时安华凭空喊了六个月变天大计,到后来却卜个空。行动1失败后,又在旋起行动2,改在1028,以来完成他当首相个人的梦想。当时,使到一些外商投资者纷纷撤离马来西亚的投资,使到我国中小型企业严重受害。民联就把祸首推到中央,说是中央出现问题。这种行为要不得。

至于回教党,创党的宗旨就是成立回教神权国,这种理念,以安华为首的公正党到处向非回教游说时,并没有清楚交待回教神权国的事件。

所以我个人相信最终民联这个联阵,一定会瓦解。

2009年2月11日星期三

林冠英是没有资格来谈论议员跳槽

马青槟州新闻局今日严厉批评林冠英的“议员跳槽论”。马青认为,当初林冠英从一开始就站在前线为安华的916变天摇旗呐喊,当霹雳州波打议员跳槽民联,他也在第一时间发表言论,说什么议员跳槽,强化民联政府。

但是,在民联玩火自焚、自食其果后,林冠英的态度和立场,又来一个大转变,现在是语无伦次的肆意批评他人。说穿了,林冠英只是为了政治上的廉价宣传,本身根本就没有一套站得住脚的政治伦理道德。

文告中说,尤其是林冠英日前对议员跳槽所持的双重标准,堪称是一绝,因为当国阵议员蝉过别枝时,他表现出喜不自禁的高傲态度,意气风发,但当民联方面有人倒戈相向过档国阵时,却显得义愤填膺,进而声声讨伐,这种自打嘴吧、出尔反尔的模样,根本就没有道德的制高点来批评他人。

该局希望林冠英应反躬自省,想要搬出义正词严的言论前,必须自我检讨,先看本身是否行得正、坐得正,否则不该事先在煽动议员跳槽民联后,当国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时,才自我吹嘘行动党对议员跳槽事件,立场坚定和无条件支持中央政府有必要通过反跳槽法令,说穿了无非惟恐被人看穿其真面目,始伪装出与人民公正党立场有别,急欲撇清关系。

其实,林冠英双重标准在行动党是众人皆知的。就以该党主席卡巴星来说,他最近讲真话,严批安华的政治跳槽模式,应该获得赞扬和该党上下一致支持的。但是,堂堂的党主席言论竟然被党秘书长贬低成为个人言论,不能代表行动党。但是,在几年前,当林吉详担任该党主席时,党主席的职权又显得在党秘书长之上。当然,在更早期,林吉祥是党秘书长、曾敏兴医生是主席的时候,德高望重的曾医生的地位又不如林吉祥。从上面的一段史实,我们只能够这么说:“该党的职位高低是因人、因时而异的”。

最后,该局在文告中在再次强调,持双重标准,甚至是多重标准的林冠英是没有资格来谈论议员跳槽。

2009年2月9日星期一

呼吁檳州政府向國能看齊,減半檳威兩地的門牌稅和地稅

馬青檳州團長翁協文歡迎國能從3月起調低電費,同時呼吁檳州政府向國能看齊,減半檳威兩地的門牌稅和地稅,以實際行動造惠全民及商家,正視民之所需。

翁協文發文告指出,電費、門牌稅和地稅是與全民生活息息相關的切身問題,尤其全球性金融海嘯和經濟蕭條已進一步打擊環球的經濟發展。

他促請民聯州政府認真看待人民面對的生活壓力。“金融危機狂風吹襲,經濟低糜,掌政的應當想法設方,採取必須的前瞻性步驟,抵消陷入困境中的收益,並監督和抑制物價步驟,藉以紓解民困,與民共赴時艱。”

他建議州政府將檳威兩地的門牌稅和地稅減半,才是恤民上策。助人民減少肩膀上的負擔,總比民聯執政以來,不斷批評前朝政府實務多了。

他說,經濟成長放緩,州政府當務之急,應通過穩健的應對政策,恢復外來投資者的信心。否則外資遷出檳州,將導致經濟嚴重惡化。

2009年2月3日星期二

搞廉价宣传的首席部长

马华槟州联委会暑理主席翁协文讥讽林冠英是最会搞廉价宣传的首席部长,同时,从头到尾沉迷于舌战,嚣张口吻,根本对于槟州的实质发展没有任何可行之道。

他说,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在处理廉价机场的课题上的立场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可惜,林冠英却搬弄是非,歪曲事实,根本就是“没有做功课”!

翁协文在文告中说:“看来做了将近一年的首席部长,林冠英似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一再的大搞口舌之争。同时,为了掩饰民联州政府缺乏执政的能力,唯有搞廉价宣传,玩弄民间情绪。更为可恶的是,我们发现到他竟然把“陈水扁”式的政治煽情手段带入槟州社会,搞乱了一个原本平静的社会。”

翁氏呼吁林冠英应该脚踏实地,好好的花费一些时间和心思来策划槟州的实质发展。同时,他更应该学习自立,不要凡事都向联邦政府“伸手”,相反的,应该好好的利用槟州的各种优势,因势利导,让槟州发展起来。

就以槟城州成功列入世界文物古迹遗产而言,就证明了林冠英领导无方,也证明他根本是“不当家也不当权”。已经过了将近一年,但是,州政府对于世界古迹遗产的地位荣誉显得这么的“束手无策”,根本没有一套宏观的计划来规划。

槟州马华要挑战林冠英善用优势,好好的把槟城的经济搞好,在一个月内告诉槟州的人民,他要怎样的善用、巧用世界文物古迹遗产的地位来为槟州带来实质的经济效益。

2009年1月23日星期五

新年献词

送走喧嚷的鼠年,随即迎来勤恳的牛年,但愿在这新的一年里,大家都有望“牛”转乾坤,否极泰来,过一个美好的幸福年。

过去的一年,可说是“鼠”辈横行,祸患连连,尤其是10月间美国所掀起的一场全球性金融海啸,堪称上至腰缠万贯的富豪,下至贩夫走卒的市民,无一幸免,实际经济恶化,已加深人民对景气和信用的双重不安!

步入2009新的一年里,我们更该当求变、求新、求好,以一扫过去的颓势!尤其是马华在新的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的英明领导下,能够与时并进,励精图治,力挽狂澜,促进国家的经济效益,加强种族间的和谐共处。

在新春佳节里,我也祈愿华社应当守望相助,团结一致,一团和气,共同维护权益,而非勇于内斗,将华人谦恭礼让、互助友爱的传统美德抛诸脑后,徒增他族的笑柄,这确是一椿憾事!

在金融危机冲击下,经已衍生连锁性的不良反应,我们在近日看到不少商家抱持着对前景的不乐观,部份工厂因应时势而不得不采取裁员的下策,市井小民在年关迫近时的谨慎用钱,更足以证实市道艰难险阻,必须步步为营,才能共渡时艰!

但年年难过年年过,我们还是要勇往直前,要比过去更加倍努力,有了信心、毅力和勇气,三者具备则无坚不摧,才足以从任何挣扎困顿中解脱出来。

我相信,我们唯有透过接受、接纳事实、享受现况,才能获得真正的喜乐,金融海啸无疑已影响了不少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希望得以为经济放缓注入新的元素。

值此非常时期,我们也盼望政通人和,在政府的极力抑止通货膨胀下,升斗小民得以舒展愁眉。

最后,让我们一起努力,祈求“牛”劲冲天,新春纳福。

2009年1月6日星期二

USM学生被软禁的事件 

昨晚(5-1-09)将近10点45分,我接到由一位吉隆坡的同志的汛息,说槟州理大保安处无理扣留三名华裔学生,于是就马上和理大的保安处联系。
第一次的联系,保安处否认有扣留事件发生,吩咐我过一阵子才联络他,第二次的联系,他才承认说有这样的事情。结果,并没有给我任何扣留的理由。过后,我联络上了副高教部长拿督何国忠,他在第一时间联络上了,USM的副校长,大约10分钟后,被扣留的三名学生被释放了。
寻根究底,为何劳师动众扣留这三名学生?原来,这三名学生在校园内分发传单以便提倡公平,没有舞弊的校园选举。由于所有的传单都以华语为主,使到校方人员误解把他们三人扣留起来待查,扣留时间据了解是9点半,由于该负责人在10点半到场,经过查询后就放人。
今晚,在报章上看到,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刘镇东的指责,希望各位了解事情真相先才作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