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3日星期二

翁協文:勿推卸內部責任‧议员跳槽民联应检讨

■ 陈协成(右六)与翁协文(右七)率领党要向民众拜年,右起为方志伟、蔡德橡、曾丽丝及陈清凉,左起为柯荣南及陈智铭。 (图:星洲日报)


(槟城)马华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翁协文说,民联理应自我检讨民联议员跳槽的原因,包括为何留不住议员的心,议员“变心”及党内排斥斗争等。

他说,民联不应在毫无证据下宣称,跳槽议员是为官职及金钱,从而完全推卸议员跳槽的内部责任。

翁协文周日(2月21日)出席马华升旗山区会、区团及妇女组庆祝新春大团拜的仪式上致词时发表上述谈话。

这项大团拜获得马华区会领袖的出席,包括此区会主席陈协成,还有国阵友党代表民政的柯为雄及方志伟,以及公正党国会议员陈智铭。

指槟民联应自主处理州事务

翁协文形容,槟州民联政府已经不是8个月的婴儿,而即将满2岁,应该是能够独立自主处理州的事务,不能一味的责怪及逃避责任。

另外,他说,马华正积极推动3项计划,即消除贫穷、提高人民的保健意识及社区教育补习服务,以便能在来届大选中,赢得一席议席,把人民的心声带入州议会。

陈协成说,虽然槟州马华在上届大选全军覆没,不过,它也是重新出发开始的象征,而且马华协调员将在各选区全力以赴为民服务。

2010年2月22日星期一

林冠英热衷于“演政治秀”

(大山脚20日讯)马华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翁协文揶揄林冠英处于农历新年期间,不应引用棺材论,而是多施利于民的政策,勿一味的热衷于“演政治秀”。

玩政治与施政是两码子事,既然林冠英担任槟州首长将近2年,就应全心全意投入施政,而不是“沉迷”大秀他的政治舞台。

也是马青槟州团长的翁协文今日发文告评林冠英上台2年来,一直在搞政治多于施政,对槟州无建树,只懂于批评前朝政府的不是,真的是马六甲人做不了槟州首长。

说实在的,林冠英只是捡便宜,执政近2年来,无法拟出一个良好槟州发展大蓝图,造就槟州的发展,只接替前朝政府的发展。如果林冠英无法领导槟州人民,或对管理槟州感到委屈,建议他应把政权交由曹观友较为适当,毕竟曹观友是槟城人,对槟州人民的人情事故较为了解。

翁氏嘲讽林冠英总喜欢以诸多理由作为当挡箭牌和转移视线,林冠英不但不能在招商引进外资,更不能在国外推销槟州是美食天堂,进而毫不手软取缔被视为活古迹之一的小贩。

槟州“猫政府”喜欢玩数据,在这2年来推行的“零赤贫”,林冠英找到了多少赤贫人士,协助过多少赤贫家庭,帮助过多少位有需要的人士,请林冠英一一道来。

所谓高处不胜寒,自林冠英做了首长后,完全不了解地方人情,不知民生之苦,不顾人民死活,还口口声声谴责是前朝槟州国阵政府的无能,造成他被逼收拾 “烂摊子”。抚心自问,这是谁造成的。

说实在的,林冠英只是检便宜,执政近2年来,无法拟出一个良好槟州发展大蓝图,造就槟州的发展,只接替前朝政府的发展。如果林冠英无法领导槟州人民,或管理槟州感到委屈,建议他应把政权交由曹观友较为适当,毕竟曹观友是槟城人,对槟州人民的人情事故较为了解与亲切。

翁协文也讥讽行动党,真正为民的代议士,并不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口才流利,就能为民请命,而是要有实际行动,这是行动党的悲哀,只会讲,不会做?

刊登:光华日报 2010.02.21

2010年2月19日星期五

翁协文:以再林为榜样‧有良知议员应退出民联

(槟城)马华槟州署理主席翁协文吁请民联有良知的国州议员,以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再林为榜样,退出民联成员党成为“非亲国阵独立议员”!


他说,目前民联的局势混乱,因此在民联成员党内有良知的国州议员,若认为民联内部有问题的话,应该效仿再林。

翁协文是针对记者询问有关对再林退出公正党的看法时,这么说。

国阵努力纠正施政偏差
陈清凉:人民给点时间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表示,公众不应该再把民联“当神来拜”(盲目崇拜),因为自从308过后,在短短不到2年,大家就能够看到民联内部的问题。

她说,国阵在308的时候之所以会输掉数个州属,其实并不是人民喜欢民联,而是因为民联之前在施政上有些偏差,而国阵也已经承认了,并努力将偏差纠正过来。

“虽然我们有决心要改变,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人民能够给我们一点时间,才能够达成效果。”

希望人民选人不选党她说,自己对两线制非常欢迎,但是希望人民是选人不选党,只选择真正愿意为民服务的人成为他们的人民代议士,而非选择一些只会说甜言蜜语的政治人物。

“我希望选民在下一届大选,善用手中的一票,选出最适当的人民代议士,因为过去,因为选民选党不选人,导致国阵一些好的候选人被送去'荷兰'(落败),反之民联中一些没有素质的人,却被推选为代议士。”

星洲日报/大北马‧2010.02.13

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民联问题还是一箩筐

文:翁协文

在民联政府执政近二年的业绩来看,竭力挽回民心以求来届大选中大获全胜。乍看之下,民联政府的努力,到头来也许白费一场,在市场上的欢迎度并不怎么好。

国阵在308后遭槟民排斥,民联三党就趁机造势,在执政前曾夸下海口的人民代议士,欲未能一一实现。我并不怀疑民联政府的努力,有些政策我还是认可,并不是全部。

对庚寅年来说,民联政府的运程似乎不如意,从第三选票还于人民、盟党官位分配不公、豆蔻村事件、公正党与行动党掀骂战、到最近的火辣新闻,既50个马来公民团体组成的“醒觉联盟”齐声抗议林冠英和行动党领导的槟政府背叛马来人一事,已闹得鸡犬不宁。

斥没照顾利益

这群马来人集体到槟州政府办事处楼下抗议,目的是要林冠英解释欺瞒槟民的事件,民联政府所提出执法资料却是欺骗人民的假资料,从市政局获得的数据显示,马来人所拥有档口中,已证实65%是被拆除。

公说公有理,那些抗议者直斥林冠英没有照顾族群的利益;另一边厢,民联政府又说没有针对任何种族,而是按照法律来采取行动,当中受牵连的小贩则以华裔为居多,反而巫裔小贩只占据了28%,显然槟州政府并没有偏向任何一个种族,来拆除小贩档口的行动?

依我看来,谁对谁错,自然有解囊之策。既是民联政府强拆小贩之档口,而引起小贩愤懑,民联政府就应该施展缓期,或协助小贩另觅适当地点摆设档口,以解目前之急。对于任何事情发生,双方应该面洽商量,寻出良策来解决方案。手段施太硬则会令人反感而已,并无得到任何好处。

目前经济尚未复苏,民联政府应策划让槟民谋求生计,以度过经济不景的时刻。他们不但没有帮助低收入贫民,反而在近日大刀阔斧,拆除小贩档口不计其数。就因如此,槟民怎会有好日子过呢?抗议者也将林冠英的肖像烧毁,辱骂一州之长,恐有暴力之后患。

因人民的不满,才会群起抗议,看来游行抗议之活动,逐渐在我国司空见惯了。在古代战国时,将帅常有“军中无戏言”一词;以现代的民联来看,身为槟州领袖能有此欺瞒百姓之作为,岂不是已违抗军令,应当斩之?

从上述事件发生来看,一般可证明民联政府的领导政策下,问题还是一箩筐,不管是马来族群,或是华印裔,都是受害者。这又怎么说?有云:为将者,应以国民为重。而民联政府却因自己的错误,来欺瞒槟民,如今人民得以知晓,民联政府要如何收拾残局,我们还是拭目以待。


刊于:光华日报

2010年2月1日星期一

望子成“威龙”!

文:翁协文

现今社会,每一位典型的父母亲都会有同样的心情盼望自己的孩子“成龙”,但偏偏有一些却变成了“威龙”。这一句话使我回想起80年代校园的生活,当时是中学生的我,时时刻刻都存有违抗师长的心理,总觉得师长们所做的一切都冲着学生们来。其实,回想起这真是太荒唐了,哪会有师长要学生陷于“腐烂”状态的呢?

其实每一所学校都有成绩、品行及来自家庭背景不同的学生,在这种情况之下,师长们就不能以一致的方式去处理学生们的问题,问题出现在哪儿,校方就必须一一的去克服。

近期,我本身有在处理几个学校案件,发现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个案,就是家长们都会在第一时间说要校方还他们的孩子一个公道,不然就要告到教育局。这是否与环境所影响的父母有关系,使到父母亲们不分青红皂白,什么事情都要告。在与校方对质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孩子出现问题。这又何苦呢?

普遍上,学生的奇难杂症大约可分为几种:留长发、逃学及犯校规等。甚至有些是黑帮入侵,更可怕的是,学生们利用先进资讯抹黑教师,散播一些对校风不利的简讯。更严重的是创设部落客来抹黑学校的名誉,有些更把女教员的人头照移花接木套在色情网页上女主角的身上。这种行为,很多父母们都被蒙在鼓里,甚至有些家长还以为他的孩子是学校的优秀生!

其中一个个案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家长说,孩子逃学是校方的错;孩子抽烟好过去吸毒;孩子缺课把同学们带到家里好过到处乱跑;以及老师在班上不教课等。

当我听了这番话后,顿时与训导主任和校长都哑口无言,傻了眼,无法相信这是由家长心里所说的话。这个个案,也不禁令我想起三字经里面有一段经文“养不教,父之过”。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父母为了隐瞒自己的过失,竟然可以找借口推缷责任。

试想想,如果那孩子在场听了家长这般“鼓励”的话,心里肯定无比的欢喜。但可悲的是,可能这社会又会多了一个“威龙”。

虽然华人社会一直在强调重质不重量,但在这种情况下,质和量都没啦。就如有些政治人物所比喻的变成“木材”。说回“教不严,师之惰”,听起来蛮有道理,可是呢,我想所有的教育是从家庭开始。若同样以上述个案举例,我想是“父之过”多过于“师之惰”吧!

小弟只想借此机会与各位家长及教育工程师共勉之,不管你喜不喜欢,这是事实,教育的工作必须由家长及教师们的合作才能一气呵成,并不是以针锋相对的方式来完成这一个神圣的工作。惟有双方给于密切的合作才能达成共识,才能培育出“龙凤”,而不是“威龙”。

刊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31.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