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提高旅游业,不顾游客安全!


数日前,槟岛峇都丁宜沙滩附近海域又出现水母攻击人的事件,这已不是新鲜事了,早在数年前也在该区发生过,如今水母再次来袭,是不容忽视的,因为这是关系到游客的安全。

虽然峇都丁宜沙滩风景迷人,也是槟岛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槟州政府为了担心影响旅游业而不设立警告牌要求旅客注意,却引发槟州广大民众及朝野政党的争执。

峇都丁宜的海域上所出现的水母,大部分是占有毒性强的水母,根据理大水母研究人员指出,出没槟州海域的水母中,也包括对一些人可致命的毒性“箱子”水母,因此要嬉水的游客务必做好防范措施。

根据美国《生活科学》杂志报道,世界十大最危险海洋动物评比中,箱子水母凭借独一无二的致命性问鼎最危险头衔。一旦被箱子水母的触须刺到,除非立即救治,否则很难活命。因为箱子水母的毒液会使人剧痛难忍,陷入昏迷无法游回到安全地区。箱子水母的攻击几分钟内就会导致心脏病和神经系统损伤。

槟州政府的举措确实让人失望,明知峇都丁宜海域上出现螫人水母,在该处设立告示牌是合乎道理,我不明白为何州政府在报章上公告指不设立警告牌,并以打击旅游业作为借口,这是否意味着隐瞒危险,实有欺民之嫌。形同草菅人命,又有何异?

就以澳洲国家来说,该国的沙滩海域上不时都有水母或鲨鱼的出现,澳洲政府为避免伤人事件发生,也在沙滩上设立警告牌,让旅客知道海域的危险性。澳洲沙滩景观不比峇都丁宜逊色,又怎么会影响旅游呢?

排放物污染海洋

欲提高槟州旅游业,州政府不仅要协助旅游业做宣传招揽外地游客,也应该照顾游客的安全,我认为这是州政府的基本责任。水母出没槟城海域由来已久,要解决水母问题必须多管齐下,也包括执法及教育行动。

此外,我相信这也关系于排放污染物直接排进海洋引起的污染问题。不但破坏大自然,对峇都丁宜海域水质也构成一定的影响。

若槟州政府执意为提高旅游业而不顾及游客到海边的安全,我建议在峇都丁宜戏水的游客避免到水母群聚的海域外,潜水者最好穿上长袖、长裤式的泳衣,以防止遭到水母直接性的攻击。

文:翁协文 刊登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2010.03.22



箱水母(Cubozoa)名称源于“Cubo 立体;zoa 动物”,也叫立方水母,是腔肠动物中的一纲。大约有20种,海生。水螅体小,水母体大。会主动猎食鱼类,蟹类等动物。独居。其触手对于人体有剧毒。身体构造方面具拟缘膜(Velarium)。 《更多小知识按此》

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马华党员已成投票机器


打从2008年3月至今,好多的马华党员大都觉得自己已经成为投票的机器。2008年3月是全国马华从支,区会的党选,2009年10月10日又是蔡派所召开的双十特大,2010年的3月28日又来多一个重选。真叫那些爱党的党员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啊。

这些领袖们各自持着救党,爱党及诚信等的不同的名堂来达到个人的政治目标,不理党的尊严及党格。简单来说就是不顾一切的代价来换取个人的利益。

如我们回顾马华这次党争的源头,都是由上届领导层留下来的疑案,才会弄到今天马华的局面。加上有一些过气政客欲想翻盘。我想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唯一的机会可以让他们东山再起。

在这期间,我在出席节目时,有位老党员与我分析,他说啊:“由创党到现在,现今的马华领袖是最没有素质和原则的,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还学人家搞政治?把整个党搞到这个地步"。我听了这位元老的话后,一直在想,最后,我才了解原来这位元老的那些话,他带给我们的讯息是,每个领袖都没有政治目标及斗争,全部都以个人利害为目标,只懂自相残杀,失去了原本的原则,加上小撮人搞离间,情况就变得如此了。

在混乱中忽然有一议员在报章上放话,恳求黄家定复出来稳住整个党。这两天,我们都可以见到随着他的言论,全国各地的区会纷纷来支持这个建议,我想黄家定也心理有数,搞不好一个不小心又被人套上一个没有诚信之徒,因为当年他亲自夸下海口说永远不问政了。

这几天,我陆续接了很多短讯,其中有一则,是社会人士的看法,他说到:“知识份子很不满这些辞职的中委,巴不得在下届大选把国阵拉倒,马华这么喜欢斗,那就继续吧”。这显示一点,人民再没兴趣理这代表华人的政党发生何事了。

同样的中央代表在3月28日投下的领导班子,真的可以团结吗?不会到时不满意,又来多一个党选。一个重选就可以把全部东西忘掉吗?



文:翁协文 刊登:光华日报2010.03.14

2010年3月8日星期一

需符合资格的爱心 . 令老人受苦

文:翁协文
母鸭生的鸭蛋拿给母鸡孵,孵出的小鸭会跟母鸡走,不会随着母鸭走!

308前,槟州人民希望民联能为州民做出改变,就顺应了行动党的口号,把票投给民联,希望槟州再有转变,投给了火箭,进而将它扶上台。

惟,在槟州民联政府执政2年来,并没有带给人民很大的惊喜,每天只顾及着政治舞台秀,玩弄政权。为了收集更多选民的资料及收买乐龄人士的心,想出了回馈金计划,这明显是一种低劣的政治手段,让许多槟州老人无端受苦。

无疑的,回馈老人计划是好的,但当局没有规划好这计划前,不应该无端端的让老人家受苦。就报章上看到一则令人气愤的报导,州政府在公布乐龄人士上网查询回馈金受惠名单后,许多乐龄人士到某一州议员服务中心查询时,该服务中心的职员却把门上锁,让这些老人拒于门外。

这对于吃闭门羹的待遇,可说是在愚弄老人家,幸好是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否则州政府如何作出交待?如果不是乐龄人士不懂电脑操作或家里没有电脑,在情急之下,他们才会前往议员服务中心询问或登记,没有理由身为代议士服务中心可以拒人于外的。

最近又听说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宣布从今年4月开始,发放乐龄人士回馈金予“符合资格”老人。不明白的是,为什麽是需要“符合资格”的老人,难道所有居住在槟州超过60岁的老人不符合资格吗?

当我在听到有关新闻后,更加气愤,之前已愚弄老人一次了,这次又搬出什麽大道理,什麽需要“符合资格”难道一心想回馈感恩老人的计划,还须是有投票给民联的人选,还是背后存有什麽议程?

对于发放100令吉回馈金计划,确实令人作出了许多假想,到底林冠英葫芦里卖什麽药,这个充满爱心的计划,为什麽会有附带条件,需要“符合资格”。这一环,林冠英还须作出解释。因为“须符合资格”一说,让人有受骗和无奈之感。

其实要是真的援助和感激乐龄人士,州内举凡60岁的乐龄人士就应该有权享有,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宣布,唯有“符合资格”的乐龄人士才能受益,难道年龄有得假冒吗?还是相关计划是州政府在对乐龄选民进行政治筹码和一种变相的贿赂?

槟州民联政府执政两年来,在回馈乐龄人士还要捞政治本钱,这种虚假有条件必需符合资格的爱心,真的不敢让去猜想。这也令我回忆起老人常说一句话,“母鸭生的鸭蛋拿给母鸡孵,孵出的小鸭会跟母鸡走,不会随着母鸭走!”

但今天槟州人民把民联政府抬上台后,这只小鸭不但不会跟着母鸡,而是在自已长大后,下海游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