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0日星期五

媒体自由也是改革议程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 25.04.2010

对于乌雪补选当中,许多课题都成为朝野政党及众口嚣嚣,甚至一些国内政府的弊端也逐渐暴露出来。因此,这场的补选,可说是国家未来发展的关键性,大马人民的决定,取决问题接受性与否,我认为是国阵和民联的一大对决。这对决的补选结果,也表达了人民对国阵和民联的看法,以手中的一票来表达支持朝野政党候选人的功绩。

近来,有关最受欢迎的第7台清谈节目《非谈不可》,也被涉入成为补选的争议课题。此节目的资深制作人黄义忠因不满政治介入而突感愤然辞职,也因设下“三不”条件而表达心中的不满,同时被指该节目包含种族主义的色彩。

我的看法是,有关节目的概念在设立一个平台,公开予朝野政党和评论员来针对国家课题的看法及检讨,只要不对人身攻击或针对某党的政策,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除了能够让公众清楚知道政府的运作程序对与否,显示官员与人民直接性交流,也对国家来说是个改革的大方针。

国家政策应该逐渐开放,迈向民族和谐及公正的国家,才符合首相纳吉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也表示国家迈向民主化。媒体从业员在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作为一个提供朝野政党与社会团体的对话空间,不仅是推动全民议政,也公开的让人民评估朝野议员表现的民主空间,促进我国迈向民主化过程的重要平台。媒体的诚信来自民众的信任,若持续打压媒体从业员,也代表着政府掩人耳目,形同只许官员点灯,不许百姓点火。

黄义忠愤然辞职一事,就因为接获两宗从首相署和首相夫人转发的投诉后,没有展开全面和公平的调查,就对《非谈不可》的嘉宾人选和讨论议题,设下诸多不合理的限制。对于黄义忠的指责,并不是没有根据,这样的指责若不作响应,首相夫人罗斯玛却成为民联及众人的箭靶。

首相夫人曾在纳吉当上首相后几天,并公开发言指不干预政治;无可否认,今天民联政党直指首相夫人干预《非谈不可》节目,此举对首相夫人来说是相当棘手的问题,要如何向大众解释此事?真是一发不可收拾。黄义忠所制作《非谈不可》节目,并不受民众的投诉或反对,反而深获人民的赞许,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至少我们可以更关注国家未来的动向。

我相信,首相纳吉会知道,媒体自由也是改革国家政策之一,他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也表示对待各族平等,媒体也一样地不受任何约束。那些在补选中所发言中伤任何民族的政治领袖,是违反及破坏国家人民的团结,纳吉用心改革的政策也毁于一旦。经一事,长一智,现在信息的发展蓬勃,许多事情也隐瞒不了人民的智慧,问心无愧,干脆直接向人民交待自己的善与恶吧!

2010年4月19日星期一

“乱”治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 19.04.2010

今天的马来西亚政治动向及走势,让人民看了摸不着头脑,也可以一字形容,那就是“乱”!

首当其冲的是,每当国家领导在高喊改革口号时,除了敌对的阵营大势反对之外,自已阵营的人也跟着唱反调,有者更在报章上发表不能被接受的言论。

难到使人民怨声四起,这样才是治国方针,若长期如此,如何挽民心?

纵观308政治海啸,反对党选前喊出了否决国阵三分二国会议席的口号,结果,国阵不仅失掉了三分二多数国会议席,也在一夜之间失掉四个州属政权,连原本已在回教党手中的吉兰丹州在内,共有五个州沦陷。

它虽然仍可以简单多数继续执政,但执政党会输得这么惨,是因为选民大举背弃国阵,结果像一次火山爆发,吹起的阵阵“反风”。

民不聊生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国的族群政治和偏袒土著的经济政策,早已埋下少数族群不满的伏笔。国阵的骄惰,政治上的不公和贪腐现象,在基层积累反感时日已久,这股情绪终于汇成巨流,在大选中伴随着其他因素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另一因素是,在308前,百货膨胀,使到民不聊生,人民才抱着一股怨气投给民联,用他们来发泄愤怒。这是在过去两年来,我们所听到大部分的国阵领袖所应用的败选理由。其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原因,可能是选民给民联的“大炮”给蒙骗了!

例如反对党领袖在大选时,编了许多美丽谎言,如能夺下政权,必定恢复第三张票予人民及土地拥有权等问题。结果,在执政两年来,民联政府真的创下先举,施行了“三拆”政策,引起了各族的不满。

然而对恢复举行地方政府选举方案,一味的把责任推给中央政府,这是哪门的道理。

民联政府在无实践诺言时,总会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但他们是否有想到,即然民联已执政2年了,根本就没什么所谓的前朝政府。

各位民联领导者,希望你们别介意,我吐出心中不快,这可也是人民的心声。

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林冠英为何动怒?

今天的马华,随着翁诗杰领导时代而落幕,他的“三拼”施政方针,有利于大马华社的政策也渐渐消失,或说是死于胎腹中。哪知道,新任总会长蔡细历也来个与华社团体相互交流,并邀请华团成员代表一同出席马华会长理事会。这证明了,在“三拼”中的“拼政治”,还是受到后者的认同。

这几天,我们也很明显的看到此项壮举,得到了华团领袖的认同,但是却触怒了槟州“猫首长”,与此同时, “猫首长”还说:“若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决定参与马华会长理事会会议,民主行动党就会重新评估与该团体之间关系!”趁机施压于华团代表,切勿参与马华会长理事会,令人发指又百思不解。

聆听华团心声

最让人民误解的是,华总会成为马华或国阵的傀儡及秘密武器。有这样的反应,就证明了“猫政府”对本身没有信心及立场。乍说今年的农历新年,“猫政府”也和华团联合举办新春节目啊!哪就不怕人民将华团看成是猫政府的傀儡及秘密武器吗?此举也印证猫政府的言行也不一致!我认为“猫政府”也能够邀请华团与行动党一同召开最高理事会,参与政党都必须聆听华团及华社的心声,同谋良策以解之,何必狂出重言?

记忆犹新,我之前在此专栏也述写过,呼吁华团关心华裔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前景,同时与华基政党互动,促使大马华裔对政治产生兴趣。若华团不能与政党讨论有关社稷的问题或处境,做为政党的领袖又如何知道问题的所在?是不是要听信谗言或外面风声消息,相信行动党也不认同这一点。

马华邀请华团参与会长理事会,并不代表华团与马华有任何瓜葛,或是偏向马华的政策,这么说对华团有欠公平。再说,也得看看华团领袖的心态,若是真正为大马华裔社稷着想的话,我们应该鼓励有关交流。相同的,若华团参与行动党的会议,只要不超越政治,秉持中立,相信大家也能够认同及期望交流的成功。

不能容纳华社诉求

林冠英身为一名槟州首长,却不能以胸怀雅量,宽大为怀的心来容纳华社的诉求,反而让人觉得林冠英形同“独裁者”,毕境华团不是行动党或槟州首长所占有的团体。心中若是狭窄,没有包容心焉能照顾槟州子民?

恕我直言,我仅抒发对事情的看法,并不是要人身攻击。人民在生活中都会遇到一些问题,也有可能牵涉于政治中,人民可以不参与,但务必关心政治,因为政治每时每刻都在改变;作为华裔团体,问题当然不单是出自于民间而已,也可能与政治有关。

我不明白,当华团受邀出席马华会长理事会会议当儿,林冠英为何如此愤怒而反对?行动党要重新评估华团与行动党的关系,难道行动党与华团较早前已达成不可告人之协议?与此同时,槟州子民是否也应该重新评估林冠英的“独裁”施政方针?这问题有待大家去探讨之,也敬请槟州首长林冠英明鉴。

文:翁协文
刊登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12.03.2010

2010年4月11日星期日

翁协文:高渊停车费课题上 赵善辉言论矛盾

(大山脚9日讯)槟州马青团长翁协文抨击赵善辉为隐瞒及逃避本身的责任,在高渊停车收费制的课题上,他是没有力于争取,更不能以在任3届都不是成员为由,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他说,根据威省市政局各小组名单,凡是各小组,只要是在任的市议员,都自动成为成员之一,不明为何赵善辉要睁眼说瞎话,说是威省市议会内唯一投反对票者,因“孤军作战”,只好附带3项条件下,才转投支持票,这显示赵善辉有欺骗高渊市民之嫌。

“我原本不想理会敌对党的家内事,但身为一名从政者,做不到的东西,竟然找一个不成理由的借口来掩饰职责,真是华社的悲哀!”你和伴侣对睡房佈置的看法是否一致?

他也质疑赵善辉的诚信度,说他是威省市议会内唯一投反对票者,但因“孤军作战”,他只好附带3项条件下,才转投支持票。

“我现在质问赵氏,如果坚持的反对,为何要最终还要赞成,言论非常矛盾,希望他能拿出证据,向高渊广大市民厘清事实?”

翁氏认为,如果赵氏真的反对,那又如何会出现3个附带条件,还是他本身在市议会内根本就没有提出,若有,请出示证据与证人?

2010年4月5日星期一

辞职重选挽民心,能吗?

文:翁协文

308政治海啸,安华因错过披甲上阵的机会,在4个月后,人民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芝莎辞去国会议员一职而制造让安华补选上阵峇东埔,继而酝酿916变天的预言,让全国人民以为出现了一道曙光,岂知,则是制造了一股不安的气氛,影响了国家经济。

续而是前槟州第一副首长法鲁斯,因为他已不再是安华心中所属的人选,必须辞职,制造机会让他心腹上位。然而民联对辞职重选不以为然,三言两语就要某某国州议员辞职补选,这样才能还政于民,这样才能挽回民心,但真的能吗?

我在全马政坛走动的这段期间,所听所闻的,其实人民真正需要的并非这样,这只是政治人物为了捞取民心所耍的手段。

在3月4日,马华中委有三分二的票选中委辞职,同样的制造了重选。但随着在328重选落幕了,槟城升旗山巫统区部也依样画葫芦,集体总辞,以完成阿末依斯迈“回锅”出任区部主席。

这明显说明了,过去政客若要“回锅”,只要懂得拉拢党员,就有机会“翻身”。也就是说,政党的大或小并不是问题,只要有心机者,都可以使用辞职重选这一招,以完成过去政客的“回锅”。

惟马华中委重选与巫统升旗山区部的“回锅”有大不同。巫统的“回锅”是一心一意的要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回来,而马华的“回锅”是要过去领袖挑战新的领导,来完成“未完成的任务”。

成员为首相倒米

从分析来看,这两个不同“回锅”的重选有很大的区别,一个是将被华社拥护的领导“除去”。相反的,另一方却把华社憎恨的领导给“复活”了。这也显示了首相推行的“一马”概念,听取民意,国阵基层根本都“收不到”,还是装着不明白这个讯息。

我很欣赏首相所推行的一切,但是,他的成员们却为他“倒米”。自首相上任以来做了许多利于民的事,但常常都被一些事故给毁了。试问一位首相还有多少个5年?

可能我所写的会引起政治人物的共愤,但这却是我心中所思,因为政客完全没有尊重民意,一厢情愿的做出心中属意事。



刊登:异言堂.光华日报 2010.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