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6日星期一

注重民生更重要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07.25

我国政局一团乱糟糟,不管是国阵或是民联政府,已经让全国人民失血(财务)过多,导致国债日益增加。许多不透明的课题,在处理过程中不断的延后,也许是在包庇涉贪污者,任由他逍遥法外。我国的政治很明显地是,包庇涉案者却排斥人民的知情权,莫过于只为一棵大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苦了人民

治国应以民为本,我国现处于政治、经济、种族、宗教等的恶劣性的斗争,这又是为了什么?一个早前20年前的马来西亚,是远比其它邻国来得先进、富裕,是国家何等的幸运。20年后的今天,就因为贪腐、利朋党、官与商之间的不良交易等,不管国库再有更多的资金,也因此被掏空,负债累累,苦了人民。

在经济滑落当儿,人民在生活上的压力更是百上加斤,中央政府应该在适时关注国内民生。若人民再继续地被经济压迫而深受影响,就会引起民怨,揭竿而起为他们的权益斗争。

即使有些从政者不改变其本身执政方式,不理会众人所求之意,固执坚持己见,到最后会是走上政治的悬崖,到时寻无回头路,政治路上就因此结束,或受众人排斥。

漠视他族

像我国非政府组织的土著权威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因种族政策强行压迫政府争取保留土著股权和废除非土著的福利,却遭众人辱骂,而巫统被他的施压下就俯顺他,漠视其他族群的请求。这情况,看似他的权力比起巫统还要大,或是怕他会号召土著起义来反政府,促使巫统不得不屈服于他,要说详细一些,这就是霸道!

近日他在处理回教党回巫统的问题,他却认为若回巫无法合作的情况下,建议解散回教党及巫统,重新创党来团结马来人,这可行吗?我认为巫统不要再为他的欺压而低头,他的举措目的是刻意搞乱国家的政局,抛出一些棘手的问题让国家鸡犬不宁。我认为还是注重民生更为重要,至少可以帮助无数的贫困家庭,也挽回民心。

为政以德

这土著权威组织根本就是“土著主义”或“回教民族主义”的化身,主张着种族斗争的权益,不理会国家政治局势及民生,势必强夺保留土著股权,目前已不再被人重视了。现在的民族也懂得提升自己的族群,迈向国际科技化,并提高族群的生活素质,哪有种族斗争的理念?依布拉欣阿里或想将种族斗争政治化,呵,我笑他生在不同的时代了。

在孔夫子《论语》中有提及,仅次于学的为政篇,就注重“为政以德”的理念。书中所记载的,施政需以德化为原则,而从中不存有任何杂念私欲。我们应该懂得参考,并极力做出改变,变则通矣。只要从政者以德服人,人民自然会主动向善,而高拱无为之治。

2010年7月18日星期日

前言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年一度的马青代表大会的时候了。回顾过去一年,我想是马华就难渡过的一年,不过都一一的给我们渡过了。

这一年来,由民联执政的槟城州政治局势充满了“疑点”。在林冠英领导之下的州政府除了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及中央政府以外,其余的政治理念就是搞小动作取悦州内的选民。不断的把个人形象提升,而把敌对的政党领袖抹黑。这样的策略,无形中使到外来投资者对槟州止步。使到槟州人民,叫苦连天。

另一厢,正当我国首相拿督斯里那吉在推动“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时,也受到很大的阻力及困扰。由于一些国阵高层领导一直与首相唱起反调,使到这项的概念的进度受到障碍,缓慢了起来。

回想过去几场的补选,国阵都得不到华裔的支持,身为华基政党的我们。应该挺身,倾巢而出的为人民找出他们(尤其是华裔)的需求。而不是在勾心斗角的爭出位。今天身为马华先锋队的我们,理应把矛头对外,扮演监督的角色,时时刻刻要对民联政府的施政加以督促。

2010年7月10日星期六

文告:民联青团拉队到槟州民政大厦“踢馆”一事感到幼稚和令州民蒙羞。

马青槟州团长翁协文遗憾身为执政党的民联青团拉队到槟州民政大厦“踢馆”一事感到幼稚和令州民蒙羞。

马来西亚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如要发泻心中的不满或不同的看法,都有其他管道来表达,为何动用“踢馆”的这一招,行为如同流氓。

槟州政府设立言论广场,为何不好好的利用?当时州政府在提倡时,不是说有什么言论可以到那儿去发表,但如今却没有善加利用,反而言论变成“行动”(踢馆)?

此举,显见民联是扶不上了台的政府,倘若他日执政中央,岂不是天下大乱,随心所意,任意的到处“踢馆”,拆人招牌,这是林冠英推行的“猫政府”或另有议程?

民联执政槟州2年多了,如今还是改不了在野的作风,四处招谣惹事,还以身犯境,令人不敢恭为。

50年来,国阵确实在施政上有些不公,但也不至于拉队“踢馆”,这种思维,以沦为“非土著版”的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

“林冠英必须为此作出道歉,这有愧于民的委托,不但没有整顿好槟州的行政,更任意由属下胡非作歹。”

308,人民因不满国阵的施针,无计下才另投民联政党,是希望它能改变人民的生活。如今,民联执政了,不但没有以人民利益为依归,反而大肆的破坏,吓跑了旅客和投资者,令槟州的经济继续走下坡,最终受害的还是人民。

民联政府的嚣张与霸道的态度令人不敢恭维,只准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为何指责槟州政府静悄悄推行种族固打制,让土著享有的拨款远远超过非土著的言论,却要到槟州民政党总部踢馆,这是民联所谓的言论自由吗?

试想,民联政党批抨和指责国阵50年来,何时有过到民联的总部“踢馆”?槟州民联政府应该反省,它现在是州政府还是流氓?

2010年7月7日星期三

废除奖学金是国家的损失 马青不向土权组织低头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07.05

自土著权威组织在其《土权之声》创刊号中,要求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来扣留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一事,我觉得土著权威组织或以爬到巫统的头上来了,露出其尾,试图要控制整个大马政局,这明显地中央政府逐渐失去其执行力,并受外来组织严重打击。

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是以什么身份,似乎要不得政府援引内安法将魏家祥扣留?它是霸权,或是独裁者组织?只因魏家祥与依布拉欣阿里对废除奖学金争议,何须劳动内安法来对付?

我个人认为,废除奖学金对一个国家来说是极大的损失。因为奖学金的用途是栽培国家人才,鼓励这些优秀生进一步的深造,回国后为国家尽一份绵力,助提升经济的发展。难道这不是国家的责任吗?若有必要废除奖学金,也轮不到依布拉欣开口。土著权威组织的成立,导致大马中央政府不能认真的发挥执行力,惟有浪费时间在解决肇事者。

颁发奖学金是一个很好鼓励大马的优秀生的举措,而依布拉欣阿里是不懂搞教育,或是借题发挥向全国人民展示自己的影响力有多大?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况且奖学金是鼓励各友族的优秀生,并非单一族群。既然是合理的,没有煽动性的,依布拉欣阿里以内安法令来扣留魏家祥的说法就不正确了。

呵呵,恰恰相反,首相纳吉所提倡的“一个大马”及依布拉欣阿里所领导的土著权威组织,这根本就是一唱一腔调,双重标准了。事件既然发生,依布拉欣阿里指本身不畏惧内安法或煽动法,已显明他对中央政府掀起挑战书,也显明他强行为土著权威奋斗到底。我说依布拉欣阿里啊,激石成火,激人成祸哪!

我还是建议依布拉欣阿里不要学着狮虎学咬人,以这个年代来说已不中用了。他这么的举措,自以为能够激起马来族群的愤怒?相信许多马来人都懂得分辨是非了,何须由他领导土著权威?用土著权威做更多的善事更好,不要因为权威而搞乱政局,只会令人憎恨。

对于依布拉欣阿里反击魏家祥,马华马青也不会向他低头,更不会袖手旁观,对这名失意的政客在政治制造混乱,而引起各族群的尴尬场面。他领导土著权威而发表这么的谈话,他的落伍思想和封建主义,只会让马来人本末倒置。

不管如何,我还是希望首相纳吉特别关注此事件,这是不容再次发生的,土著权威容易煽风点火,可能导致整个国家的不安,若再发生类似事件,国家各族群又如何团结起来?恐怕到时候只能见到悲痛的一面。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还是谨慎看待土著权威组织。

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翁协文:废除奖学金谈话被歪曲 “家祥,马青与你同行”

(大山脚)马青槟州团长翁协文呼吁华社力挺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不要畏惧、也不须退宿、不须辞职、也不须道歉,并强调马青将与你(魏家祥)同行。

魏家祥遭人刻意歪曲废除奖学金课题,在这一课题上就需面对内安法令,令他感到纳闷。

“明显是有人存心歪曲其谈话和要他辞职、道歉,甚至要可能面对铁窗之灾。”

翁协文日前声称,魏家祥被批评为“野蛮”,质疑对方这样做有隐议程,很明显对方是为了得到廉价的宣传。

“魏家祥提出政府废除了公共服务局海外奖学金的隐忧,是佐证他的立场,是保留原有的制度照顾全民,何以会触犯马来特权?”

2010年7月1日星期四

HOPE Programme for Malaysian Students 《再闯高教门》希望基金会

HOPE 希望基金会:《再闯高教门》计划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CNFiXXzgcM
希望基金会协助各个种族、各个宗教,协助那些无法在国立大学取得一席之位的莘莘学子,在私立大专学院获得进修的机会。

HOPE Programme for Malaysian Student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PJSGR4MQtE
HOPE programme coordinates the placement of students who are unable to secure a place in local public universities into academic programmes offered by privat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regardless of race or religion.

Official HOPE Website : http://www.hope.org.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