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6日星期一

优先铲除捣乱者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08.15

不晓得大家还记得吗?上星期那“寄居论”主角阿末依斯迈在巫统升旗山区部大会上,搞了一个怕没人知晓的动作,再次引起人民的愤懑。巫统升旗山区部刻意安排煽起民族团结的举动,有违国阵成员党的原则,并称这名为国阵“倒米”的领袖为“民族英雄”令我发笑的是,举剑称英雄虽然威风得很,但却是愚蠢的动作,其诛心之论应加以慎之。

这个星期我在观察,只有少部份政党或民间团体对此事件发表己见,其它的或许当他耳边风、或报馆被谕示禁刊、或畏惧被受对付?我还是认为,巫统敢于发表如此的言论,我们还是必须慬慎看待,不能任由他继续发表具有煽动性的言论,破坏全民团结的概念。

对于巫统升旗山区部封他作“民族英雄”,我想问是哪一民族的英雄?可能你会说:“一看就是指马来民族的英雄。”但马来西亚国内的马来人,有多少是认同这名民族英雄的?依我国政局局势来看,马来民族早已四分五裂,团结更甭谈,因为不是所有马来人都支持或认同的。英雄,是指对人民有贡献、以正确的管道为民为国,方称得上英雄,而不是煽动人民情绪,挑衅人民耐性的。若肯让我纠正,阿末依斯迈只不过是在槟州巫统区部称“英雄”而已,根本不配当民族的英雄!

早前阿末依斯迈在一场补选上发表“寄居论”,经已让人对他的言论感到愤恨!他不仅不道歉,还挑起民族的情绪,谁又能容得下他?而且,巫统对他的惩处太过轻率,刑罚尚未满期,又将他放了出来,狺狺狂吠。

违反“一个大马”的精神

从这事件和土著权威组织看来,得见巫统的处事态度,与执政时手法并无两样,国家衰退就败坏在这些害群之马手上。如今国家已面临许多债务,民不聊生而苦不堪言,国家不进而退,他还想当什么英雄?像依不拉欣阿里和阿末依斯迈的每当发表的言论,出口就是煽火警告,虽说是为马来人争取权益,实为利己不利民,他俩的举动,和“黄巾贼”又有何异?

首相纳吉这边厢推广“一个大马”的目标,另一边厢对这些不遵循的地方领袖视若无睹,不采取行动对付。谁人都看得出,其言根本就是唱反调,违反“一个大马”的精神,人民对此也丧失信心。国阵政府对这些人不采取任何行动对付,或证明巫统认同其说法,给其它民族一个暗示或警示,顺其者赏之,逆其者诛之。

因此,国家欲求得进步,必须对这些人杀鸡儆猴。欲平定国家的不安,铲除这些捣乱者才是优先做的,不分种族,共享繁荣富贵,才是大马需要的治国之道。

2010年8月8日星期日

翁协文批黄伟益奉承主子

马青槟州团长翁协文向黄伟益提出疑问,如果蔡细历及黄燕燕是“虾兵蟹将”,那林冠英是什么?

根据黄伟益形容,天兵天将是“虾兵蟹将”,那林冠英岂不是也一样,从马六甲飞象过河到槟州助阵,一举夺下政权。

也是马华槟州宣传局主任翁协文今日斥驳行动党槟州宣传秘书黄伟益狗口长不出出象牙,在贬低别人时,也影射自己的“主子”为虾兵蟹将。

翁协文表示,“我们槟州马华有足够人才出来竞选,不必要天兵天将前来助阵。不像行动党领袖“怕输”,必须选择“安全区”才敢竟选,308也是如此。

我奉劝黄伟益别自取其辱,为了奉承“主子”,口不择言的作出批抨,却忘了天兵天将是“自家”的拿手好戏。可能也是在暗喻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甘拜下风,真的比不上。

黄伟益可能是心理不平衡,没有行政议员可做,不如下届别竟选了,当起跟班较为舒合。岂我从来未在全国大选竟选,又何重作冯妇,黄伟益可以是在形容自己?

如果林冠英要挑战蔡细历和黄燕燕在来届大选到槟州竞选,那林冠英本身为什么不去蔡细历或黄燕燕的选区呢?这根本是无的放话。是好汉,就敢敢的过去吧,别就是隔空放话,捞取政治宣传。

章瑛认为马华真的不能建威中明德正校,现在行动党执政槟州了,那章瑛身为当地的国会议员兼槟州华教特别事务主任,就责旁贷负起责任,协助把华小建立起来,而不是三天批抨,四天指责。

2010年8月6日星期五

马华槟州宣传局:批民联没有交代疑案


马华槟州宣传局主任翁协文今日反驳首长林冠英的言论,该局指出308过后,林冠英强调执行任务透明化,同时没有停止过指责前朝及中央政府,觉得费解的是,州内多宗的疑案都不能一一向人民交待,当民联政府出现任令众人觉得可疑的课题,就忙于转移视线,强调透明化有待人民重新评估。

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及副总会长拿督斯里黄燕燕叮咛马华所有成员积极处理华社所面对的问题,这样才是一个所谓的从政者的天职。不像林冠英一直制造课题,转移视线,掩饰自己处理不当的举动。

下届大选固然重要,我们认为槟州有足够的人才来出来竞选,还不必要动用到天兵及天将来助阵。该局也呼“猫”首长林冠英如果Pandai(醒目)的话,回顾308大选前对人民的承诺,不要逃避,一一实现所提的承诺,而不要让槟州选民大失所望!

也是马青州团团长的他,更要强调的是明德建校一事,2004年8月开始马华槟州联委会,一直扶持着明德正校至今,从未间断。他也回应大山脚的国会议员章瑛女士,大山脚这个国会选区在2000年就归于行动党的国会选区。该局也觉得很纳闷,身为三届的国会议员的章瑛明显的,除了捞取报章的免费宣传外,308后对明德迁校又做了多少事情?不要单是埋怨其他政党不做事,应以实际行动来处理。

308后,民联当权,尊贵的章瑛国会议员更被委为华教事务局主任,那么,她是否应该协助明德迁校做出一些反应,或是整天在报章隔空喊话呢?指责他人不做事,试问自己又做了多少?

2010年8月4日星期三

我国确是良好投资的地方 必须杜绝滥权官员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08.02

联合国日前公布全球经济数据指马来西亚外资在2009年猛挫高达81%,看似让人觉得对国家是个严重的打击,也让外资对我国失去拥有的信心。然而,我国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慕斯达法却否认这样的说法。

慕斯达法对于这个报告仅以“重质不重量”的说法来应付众人的质问,草草了事。有关课题对大马全国上下的人民都息息相关,我质疑慕斯达法的说法是否在掩饰实情,还是刻意对此事件表示不关注?目前我国经济都一直沉于谷底中,身为一名部长应该知道大部分人民的生活是处于困苦当中,慕斯达法务必着手解决人民的问题为先,方为上策。

即使联合国<<2010年世界投资报告>>中指出我国比较于邻国如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家,萎缩额远超过世界水平37%的平均萎缩额,大马是必拟出良策解之,若是持续退步,国家的债务持续提高,对人民却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大马也可能导致破产的局面。

以国际局势与大马政治局势来作比较,能与国际接轨就不该存有种族之分,或是偏袒某个族群而保留股权,迈向现代科技的发展进步却是当今全球的需要。很明显地,我国政治对种族政策还抱着一线的希望,以种族政策发展全民国家,这有可能使国家进步吗?若以慕斯达法的说法指这并不严重,这证明他不正视外界对我国的评价,可说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于外资来说,马来西亚的确是个良好投资的地方,除了拥有天然丰富的资源之外,我国的特点就是种族多元化,加上国人语文能力足以应付多国的商业交易,大马人可说是占上优势。外资对马来西亚已失去信心,就连大马国人也一样,如大马首富郭鹤年、杨忠礼等人,都逐渐将生意迁移印度尼西亚或新加坡等邻国投资。若我国中央政府还是逃避问题而不以正面相对解决的话,相信马来西亚将被论为“贫国”。

无可否认,一个国家会被外资对它失去投资信心,莫过于贪污和法律不公所造成的。我国的贪污程度已让人民忍无可忍了,滥用人民纳税钱已形成官员的习惯,在管理方面也差强人意,而且许多司法不公事件也渐渐暴露出来,甭谈外资,连人民对执政都没有信心了。就因如此,如果首相纳吉真的用心提倡“一个马来西亚”的话,希望他也会对此事显得关注,以民为本则不容忽视。

大马的政治阶层,官员在进行管理国家确实有不愿意面对问题或以无法处理为由而推卸,到了今天最关键的课题,他们仍然安逸在一个建基于谎言和盗窃的系统上。在这情况之下,我们必须杜绝类似的官员作风,全国人民一同向他们说“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