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星期一

生物識別系統

 很多人認為政府花了好幾百萬,好幾億,費時好幾年研究了一個「生物識別系統」(Biometrics Systems)來辨識幽靈選民是大馬的一個笑話!但我可不這麼認為,凡是都有兩端,我們必須分柝其利與弊。

對此,我們必須瞭解什麼是生物識別系統。它是對生物特徵進行取樣,提取其唯一的特徵並且轉化成數字代碼,並進一步將這些代碼組成特徵模板,人們同識別系統交互進行身份認證時,識別系統獲取其特徵並與數據可中的特徵模板進行比對,以確定是否匹配,從而決定接受或拒絕該人。

這項措施其實可以追溯到古代埃及人通過測量人體各部位的尺寸來進行身份鑒別。現代生物識別技術始於70年代中期,由於早期的識別設備比較昂貴,因而僅限於安全級別要求較高的原子能實驗、生產基地等。基於微處理器及各種電子元器件成本不斷下降,精度逐漸提高,生物識別系統逐漸應用於商業上的授權控制如門禁、企業考勤管理系統安全認證等領域。

用於生物識別的生物特徵有手形、指紋、臉形、虹膜、視網膜、脈搏、耳廓等,行為特徵有簽字、聲音、按鍵力度等。基於這些特徵,人們已經發展了手形識別、指紋識別、面部識別、發音識別、虹膜識別、簽名識別等多種生物識別技術。

對於政府采用「生物識別系統」來辨認選民的資料,這是可取得,也表示著大選時不會再有幽靈選民的存在;弊端是,萬一投票當日,身份證無法顯示出個人的資料,或是電腦技朮上的問題,那豈不喪失其資格了嗎?

即然政府決定采用「生物識別系統」,那就應該采用最新高科技及最簡單的指紋識別,衹要不斷其手指,相信世上決不會出現兩個同樣的指紋。倘若不相信選委會的中立度,在選舉時,雙方陣營皆可委派最親信的人選來監督。

對於「電子系統」可否有保證,我認為是見人見識了。其實每一樣東西都有它利弊的存在,相等於不可能每一根手指的長度都一樣長,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感,衹是不敢表態。

另一方面,如果采取用不退色墨水,也不見好。同樣的在數十年來,每屆大選或補選,都有政黨高喊不公。雖然花費不高,但也不見其制衡和其速度。

我個人認為,有時不要為了反對而反對,應該除舊立新,采納最恰當的措施,電子系統化的「生物識別系統」是將來的必須要進行的,現今是否適宜,有待探討。現在還不需要遺憾,將來也不用後悔

内阁决定明年起不再为大马教育文凭

如果内阁决定明年起不再为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的特优生提供海内外奖学金,这是一项开倒车的政策。

所谓:要留住人才,必需先“锁”住人心。如果政府因为最近公共服务局(JPA)奖学金引发风波而改制,这等于封锁了本地莘莘学子出国深造的机会,那如何谈得起作育英才?

其实政府为国家未来栋梁提供基本的奖学金,这是责无旁贷的,所以不要在公共服务局(JPA)奖学金课题上因为发生一些小插曲就改制,这等于抹刹人民基本的要求而丧失民心。

我们一直强调要留住人才,但如果我们不珍惜人才,导致人才外流,最大失意者还是国家。所以国家领导者必须要有良好的施政方针,凡事三思而后行。

经济若要转型,就需大批的“秀才”,这样国家才会有希望,才会有进步。反之,如果以固打制分配额,久而久之,国家人才日渐被埋没,在培育人才的努力与恒心就失去其意义。
 
客观来看,领取奖学金出国留学对每个人乃至每个家庭都是一个重大决定。无疑的,有机会出国留学不仅仅是学知识学技术,也是了解及融入其他国家社会的一条重要通道。此外,留学生活会极大地开阔视野、真实体验多元文化、锻炼独立思考的能力。

主观而言,许多贫苦家庭,为了孩子的教育,不计辛勤劳苦的,三餐不继,都是为了子女们能考入高等教育学府。也曾经有一句话叫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因教育可以改变了一个国家的面貌。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前途,教育也能改变个人的命运, 民族的振兴,国家的强盛,都与教育脱不了关系。所以教育事业是一项长期的国家重要工程,教育事业的发展不容忽视,更不可停滞不前。为此,我们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强国必先强教育,只有一流的教育,才能培养一流人才,建设一流国家。

针对当前我国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很多人关注的“洼地”。虽是老话题,但从某种意义上表明,我国教育改革还需要下狠功夫,将之推向更加实质性方面的改革。

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永远无法到达;再长的路,一步一步也能走完。教育之路,任重道远,难点众多,需要政府、学校和社会各司其职。

倘若政府不再为本地优秀生提供海内外奖学金,其受影响的范围也相当的广泛,学生会不再因为有奖励金而“打拼”,可能会在求学时期半途而辍学,影响的不只是下一代,进而造成国家的损失。

2011年8月24日星期三

三庆佳节








 

在这个8月,是迎接三庆佳节的月份,包括了国庆日和开斋节之外,也是我华族缅怀与感恩先贤的节日。

在中华民间信仰历史记载中,中元盂兰胜会已经成为重要的一项民俗感恩与缅怀先贤的节日。尤其是居住在海外的华侨华人以及华裔,不但没有忘记中华传统文化与固有道德,还以身力行,发扬光大。


“中元节”,或称“孟兰盆会”,是道教和佛教祭祀地官大帝和超渡法会的节日,此举正好和中国的鬼月祭拜不谋而合,因而中元节和盂兰盆会便同时流传下来。此节日在民间信仰,已经成为重要的一项民俗。

而中元节最为民间乐道的是“目莲救母的故事”。目莲凭着慈悲心,救渡其亡母,结合所有僧侣及众神的威力,不但拯救陷在地狱的母亲,脱离苦海,早日投胎,同时也解救别人的父母,让他们也脱离苦海。这种习俗一直传承下来,于是就成为中元普渡的仪式。

但一直令我不屑的是,一些政客,为了达致本身的政治思维,捞取政治筹码,假借在庆祝中元盂兰胜会的场合,说三道四,作出一些不正实的言论,侮辱这优良传统美德。可能这些政客是接受英文教育,不懂缅怀与追思的含义,却在众目睽睽下,以领导权威,做出误导性的言论。

我华族缅怀与感恩的宗旨是,“缅怀前辈,激励后者”。而传统的中元节,是引导群众文明纪念,不是政客表演的舞台。而这种观念,不管你认不认同,都要接受,必竟主人家是要纪念和追思五湖四海的先贤,以表彰他们的贡献。

在这中元节日里,主人家总喜欢发动推行积善,为地方上教育慈善福利略尽绵力,这是我所认同的。然而为身地方长官,应动用政府机关,为人民百姓作出应有的职责,而不是在点算敌对政党的以往的过错,往自已的脸上贴金。

身为政治人物,必须言行一致,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应该讲什么话,这是必须懂得的。并不能像“史泰龙”一样,拿着机关枪,枪口一直对着前方的开,始终认为只要把对方射到满身子弹就是“胜利者”。

其实并不,可能过去的中元盂兰胜我未参与,而未来的中元盂兰胜会,应该是“做好事”,“行好心”,“说好话”,这样才能获得大众的鼓掌。

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复兴社援组医药治疗服务

民族中兴基金会属下复兴社援组全国组长翁协文强调,不用猜疑我们这个组织能维持,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我们会两个星期一次的以中西医来为大家提供义诊。

我们这个活动,半年前早在柔佛推行,为公众提供医药治疗服务,目前全国有五辆流动义诊车在全国跑动,即括沙巴和砂拉越。

目前在在武拉必免费开放为公众诊治及针灸治疗中医师有陈锦材、 梁天财、 蔡益铭及 王汉强。也因为有你们4位中医师及各位肯献身的义工人士,今晚才能为75位病黎诊病及推拿和提供免费的医药诊疗。辛苦大家了!

民族中兴基金会属下槟州复兴社援组组长胡沅兴强调,我们是个社会性及公益性团体的非政府组织,在全国各州属都有设立分组为民服务,主要是在小城镇和乡区为低收入者提供义诊。

行善不怕迟,且行善是无分国界、种族和等级的。无论你是谁,都能随时为身边有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

很多人或许会猜疑,我们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义务工作能维持多久?但可以告诉大家,这条路虽艰辛难行,但我们始终坚信抱著只做慈善为目标,而不会光说不做或不说不做,还要少说多做,现在只怕别人说我们太迟做了。

在此的向各个保证,我们将“与您同在”两个星期一次的为你们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2011年8月4日星期四

孰真!孰假!

行动党投机主义兼种族主义        一边指责别人极端一边制造种族仇恨

槟州民联政府一边操弄种族情绪,一边却反过来指责马华种族主义,是一种彻底投机主义兼种族主义的政治伪善行为。

就以槟州行政议员阿都马烈一边污蔑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为极端种族主义者,一边质问巫统为何没有捍卫马来人,试图挑起马来人种族情绪,其目的就是分别在华裔和巫裔社群之中挑起矛盾,制造种族互相仇恨的局面。

“马华从来不反对绩效制,也从来没有质疑任何族群,包括马来人、华人和印裔族群的才华、能力和竞争力。”

“我们质问槟城政府的是,为何首长林冠英一边得意洋洋的宣称槟州工程项目都是以公开招标方式进行,在公开招标之下得标的承包商高达99%为土著承包商;但黄伟益又在另一边说槟州工程项目,20万以下的项目都没有公开招标,而是直接发给土著承包商。”

那么,到底林冠英和黄伟益谁在说谎,谁说的是事实?为何在林冠英的领导之下,槟州华裔的竞争力竟然严重下降,以至完全无法跟马来承包商竞争?”

对于林冠英和黄伟益至今都不愿直接正面的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只是不断带人游花园,以抹黑、污蔑陈清凉来回避问题,试图转移视线。

我可以坦荡荡的说,林冠英和行动党,在还没做州政府之前,大义凛然的指责国阵的30%土著固打制,如今自己在槟州执政后,州内工程项目99%都由土著承包商获得,非土著承包商只有区区0.2%,而林冠英对此竟然还沾沾自喜,毫无愧疚。

“如果林冠英真的不认同30%土著固打制,以及支持全面的公开招标,那么他就应该说服其民联友党,将废除30%土著固打制列入民联的100天维新计划里。”

2011年8月2日星期二

行善不分你我


《民族中兴基金会》赞助1万份《光华日报》报纸,通过在中元节期间宴会活动,为北马义务消拯队总会筹募队员关爱福利基金。

周一晚在大山脚打响首炮,筹获500令吉。这也是集群的力量,以积沙成塔的方式,实践慈善福利。

我们一再的强调,这是一个超越政治推广慈善、福利及教育事业的非政府组织,只是借此机会略尽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