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

翁协文联同439人退党


马青槟州分团团长翁协文今晚联同439名党员退党,结束他与马华公会18年关系!

除了翁协文外,另有7名马青槟州分团执委会紧随退党,他们包括马青大山脚区团团长林春名及曾喜庆。而同步在今晚跟翁协文共进退党员当中,也包括至少10位在马青大山脚区团内担任职位的执委。

与此同时,柔佛马华振林山区会属下亦有5个支会领导人合计约1000名党员,在今天宣布退党,至于怡保方面,亦有消息传出这几天内会有多个支会领导人退党。

翁协文正式宣布退出马华公会及辞去所有党职和官职,即包括辞去马青武拉必支团团长、大山脚区团执委、州团团长、马华联委会副主席、马青中委、马青执行中委,以及武拉必州选区协调员一职。

本人在此声明,退党后,将会继续我目前正在进行的非政府组织的工作。
对于外界的谣言,本人今晚要作出澄清。在过去的两个星期来,我本人一直都在国外,没有时间游说任何马华党员退党。对于会萌起这个退党的念头,是因为在回国后,接获一些基层投诉和电话简讯,茅头直接指某某马华领导的不满。

对于详情内容,由于太多,只有简略的带过。其中包括领袖道德问题,华社衍生的问题党领袖弃之不理。更为气愤的是,有些马华党员真的用心在为民服务,作慈善福利工作,但换回来的却是“脸部中刀”(布条被割),这是何种天理?

另一方面,马华领袖只会“用骗”不去履行诺言。308后,槟州马华政权易主,失去了主权,加上党员老迈,无法与新政府力抗,尤其在文宣方面,只好请人代笔,也是所谓的“枪手”。结果,分文不给。

今天,我们这一批有共识的青年,仓促的作出这选择,是因为马华领导层的“不忠、不义、不信、不德、不仁”的行为令我们痛心疾首,才会群起齐集作出退出这18年来我一直“忠于”的政党马华公会。
我再强调的是,我们今日会退党,并不是我不忠爱马华,而是不能接受领导层的所做所为。然而今晚作出这决定,唯一对不起“马华”的是,一群一路陪伴及支持我们党员,千言万语总一句话,在这里向大家作出道歉,并说声“对不起”。

回忆这18年来,忧记当年加入马华公会时只有25岁。过去这么多年来,对于党内的斗争,都历历在目,明枪易躲,暗剑难防,有时更唆使黑社会来恐吓支持我的基层,作出对个人伤害的言论,这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的身上,这就是马华文化吗?

这种生活,我过得真的很累。讲一套做一套,欺上满下,背后插刀的日子真的难挨。这边搞团结,那边厢搞分裂,排除异己,争权夺利,把人民为依归的宗旨都抛在三万八千里,连齐天大圣来不及回救。
我们一致认为不要再被当傻瓜来看待,尤其真心付出在一个自私自利而不能利惠于民的政党,倒不如选择离开,开拓另一条政府和政党所不能做到的慈善工作。

对于未来的憧憬,是一个未知数,慈善工作能做多少就多少,只要有心人不要再伤心加害,相信受惠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电脑专才法案

政府草拟的《电脑专才法案》是撄夺电脑科技资讯领域的权力,在内容上还包含控制电脑科技资讯领域的条文。涉足这个领域的人士注册,尤如封锁了网络资讯,一旦强加管制,将会妨碍该领域的自然发展,同时可能被滥用来压制言论自由,这如同封杀了国家人才。

所不能苟同的是,为什么这项法令说明只有经过注册的电脑专才才可以创造软件或电脑零件给政府使用,难道没有学术文凭的电脑专才是不能使用电脑,那国家怎么会进步,人民怎么会跟上时代。

政府推出良好的施政,人民肯定会支持。但是,如同上述法令,简直是荒谬和开倒车的作法。如果利用这种法令来限制非科技专才,难道不会令人怀疑政府进一步控制网络,很显然的有“专才”在幕后操纵。

天生我才必有用。虽然没有电脑专才学术文凭,但在电脑服务定义提供的“规划丶建筑丶设计丶创建丶开发丶实践、使用和管理信息技术系统”这方面,都有不同阶级人士的专长,在取长补短及互相补助下,同样可以创新。

大胆假设,没有拥有电脑专才学术文凭者,或可能比政府所发出拥有电脑专才学术文凭者更“专才”,更有能力。

所以要坚持己见,始终认为拥有电脑专才学术文凭者,也难以有效保护国家安全,相信这只是一种变相控制人民自由的言论。

令人质疑的是,草拟这方案者的智慧,不然他怎么不清楚苹果创办人史蒂夫、微软的比尔盖茨及面子书的马克扎克伯格,他们都是没有学术文凭的电脑专才,同样可以创造电脑资讯软件。这足以证明,“智慧及创意”,不一定从那些拥有学术文凭者身上才能找到。

对于这项法案获得资讯通讯科技领域的跨国公司、学术人员和毕业生的支持。政府应该拿出数据,而不是凭空想像,这难免引起人民的过虑,因为开始至今,有关法案在任何法律上都模糊,且须由部长委任的15人组成的“大马电脑专才委员会”进行鉴定,以及只能由部长作出批准,其他人士却一概不知。

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

政治捐献合理吗?

近日来闹得热哄哄行动党向人民百姓要求捐献一事,如何看法呢?如果今日掉换角色,国阵成员党向百姓募捐大选基金,不知民间的反应如何呢?

若我们以客观的角度看待这起事情,民联的成立是一个“错合体”,没有一个很强的经济系统来辅助其政治斗争。过去在野如此,如今在朝也这般。惟国阵成员党早已经给民联标为“贪污”来搞政治。

试想一下,如果今日換着是国阵成员党来向百姓募捐,可以肯定的,必定被人“车到脱轮”。那么今天行动党的动作及行为怎么会给网友接受呢?

话说回头,由于反对党的领袖一直炮轰国阵贪污来完成其政治目的,百姓早已不相信国阵的说词,肯定不会捐獻给他们!反而让我觉纳闷的是,为什么国阵的枪手没想到这是假戏真做?

举例在过去这3年多來,某些政客已“捞”的风生水起了,倘若不“假惺惺的在演戏”,就如同被他们一路“车”的政党一模一样呢?千万別介意,这只是我天马行空的说法。

所以我常说,当政治的文宣部,必須要有天马行空的想法,不然就卸甲归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