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0日星期三

“身正不怕影子斜,脚正不怕鞋歪”

政治圈子真是“是非之地”,相信这句很多人的都认同。尤其是身历其境者,真是身感其受!

在沉静一段日子后,也自522上《正义之声》电台访谈后,陆陆续续的遭受攻击与抺黑。原以为会冲着我来,始料不及的是,有心人竟把目标锁在“老板”(翁诗杰)的身上,真是祸及殃池。

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但当今社会还有人跟你讲“道义”吗?这两字真的太沉重!

常言道:“身正不怕影子斜,脚正不怕鞋歪”。对于这些嫉妒、挖苦、陷害,真是令我无言,而且脑筋也不转过去。

对于这些诬蔑,我从来就不让步的,但舆论的偏见,仍然可以遵守“你走你的路,让他们去说罢!”

唯,今日无故被对付之人,竟会牵涉到顾主,你说,我会反击吗?以我反斗精神,人不犯我不犯人,肯定不会就罢!

对于今日“老板”在选区内被人悬挂横布诬蔑“出卖国阵”一事,即时“火滚”,不禁令我起疑,难道又是马华的杰作,逼使“老板”出走马华才肯罢休吗?

深一层的反思,“老板”近日内又与李映霞干上,会不会是火箭的离间计,想了又想,衝动是解决不了问题,何不把时间放在工作上,何必与这些无畏的人扯上关系,自讨成了没趣!

反躬自问。对于别人的嫉妒。一是不怕,二是要善于从冷嘲热讽中发现和汲取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在被人嫉妒的时候,不妨冷静分析一下,这些风言风语,有时是逆耳的挖苦,可能会伤到自己的痛处;有时敏悦的批评击中要害,即使是完全无根据的风言风语,也不妨引以为戒。如有人说是“假积极”,那就将“切莫假积极”作为自勉,更加努力工作和鞭策,埋头苦干,多做善事不扬名。

当遇到这种问题时,我猜想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嫉妒,或许我有什么东西或方面的优点值得她来嫉妒,可能是嫉妒者的虚荣心过剩时才会导致的。或许我的太突出,却忽略了你的感受,导致你我关系恶化。对不起,正因为这样才导致在大家弱爱的心理,致使你虚荣心迅速上升。

其实本人平时都很低调,可能在你的周围不缺乏一些嫉妒心比较强的人,只好当面对你说,可能我的高调让你感到不舒服!!

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

李映霞不懂得当执政党

李映霞不懂得当执政党,连地方政府是谁的权限都不懂,愧为人民代议士。即然不能胜任人民之托,不如引咎辞职,免得贻笑大方,愧对人民。

大家都知道,市政局都是由州政府所管辖的,然而身为执政党州议员,坦然不知这是州政府的权限,她又如何胜任当州立法议员,不如回家相夫教子为佳。

对于日前发生地方上民生问题,身为州议员的她(李映霞),竟然把矛头转移给国会议员,显然是在推卸责任,这是不负任责的行为。罪加一等的是,李映霞身为地方上的人民代议士,不但没有履行应有的责任,且一直空喊口号而己,旨在争取曝光力。

本身参与社会工作经验,也知道程序阶级有别,即然市政局由州政府所管辖,为何地方上民生问题要叫国会议员去解决,那这州议员选来何用,即然如此坦白说自己办不到,不如引咎辞职,以免辜负了人民对她的期望,也愧疚人民所给予的支持。


“一位人民代议士,如果他懂得人民的意愿,在政府中提出政冈,国策为民立法作出人民所委托的事项,那就是符合民主的定义。如果代议士不能表达落实人民的欲望与意愿,对人民的诉求不能做决策,那这位代议士就无民主可言了。”

我认为李映霞理应清楚意识到,身为人民代议士,应以维护人民权益为优先,并将本身的职权为人服务,究其因由。若一个执政者,自己没有权力,而要处处求另一个当权者的决定,事事都在“争取”而执政没有实权,那是自己放弃权力而求之于人,这是执政者的矛盾与软弱。

无可否认的,一个真正为民的代议士又是执政者,该有正确的原则的执政者。该拥有主权而不能事事求人“争取”的无主权者。愧为执政党,更加无言与人民百姓交代。

倘若一名代议士,只是注重哪里有示威,不论南下北上,都义不容辞,这种只为曝光率而赴会的YB,对人民而言,又有何义意?

至于对于选区民生问题,如果执政党反映去找国会议员,且还把责任推卸给国会议员,对于这种人的人格,选民迂有待栽决,她适于适合再为人民代议士。
 
 
这是他的助理呼吁人民自便的做法: Ba Collectors 这里很多人想要和我联系吗?请至电给我 03-42968000 MR YDP

我也有很多手下,要看你的情况如何才决定那一个部门:如

Bahagian Perlesenan执照组 03-4280 3944

Hotline MPAJ安邦再也市政局热线 03- 4296 8100

Jabatan Bangunan建筑局 03- 4296 8009

Jabatan Kejuruteraan工程局 03- 4296 8010

Jabatan Lanskap景色美化局 03-4296 8011

Jabatan Penguatkuasa执法局 03- 4296 8024

Jabatan Perancang Bandar城市规划局 03- 4296 8008

J. P.P .& Kesihatan城市服务与健康局 03-4296 8013

Jabatan Undang-undang法律局 03- 4296 8141

Syabas水务局 03- 2282 6244

Talian Operator接线员 03- 4296 8000

TM电讯局100TMNet网路 1300 88 1515

Trafik Penguatkuasa交通执法组 03-4280 7325

Unit Perhubungan Awam公共关系单位 03- 4297 827

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

挟民意岂能欺民智?

若说, 党民主应该涵括党内的言论自由与独立思考空间, 那已沦为朝野政党民主橱窗里的一块画饼, 不能当真。最近, 原行动党副主席东姑亚兹因不认同〝净选盟〞在独立广场的428集会, 而引发的退党风波, 就是活生生的写照。它的关键不在于马来人在行动党有无立足之地, 而是以民主为名的行动党是否还有容纳异见的空间, 这不能以它到底是否迎合主流党意或民意为准绳; 更不能动辄替他贴上〝里通外敌〞的标笺。毕竟, 不能凡事妖魔化, 就会迎刃而解。凡为异议者贴上敌方标笺, 就能为自己的失误与弊弱, 找到开脱责任的藉口。

显而易见的是, 东姑亚兹的上议员连任, 既然已获槟州行动党的推荐在先, 而后却因他反对428集会, 而被党领导层阵前换将, 这种因应异见的手法, 实则与该党平日所批判的现象何异!

一个政党的党格文化, 毕竟取决于党内的主流党意。这固然可通过党的论述来阐释, 但更能形象化, 且深入民心, 左右民众观感的, 倒是党领袖的言行, 尤其是各级议员因应民怨议题的言行态度。

在若干州属, 政党轮替后倘若只沉湎于诿过前朝, 而不思认真的拨乱反正与厉精图治, 民众的直接反应是, 正因为前朝不得民心才会变天, 民众期待的不是泛政治化的指责谩骂, 而是问题的合理解决。

信手拈来,民众向联邦政府纳税, 自是希望能获基本设施的不断提升, 以及政经清明的大环境, 能让其安居乐业, 并行使国民的权利。同样的, 民众向州政府麾下的县市议会缴付门牌税, 当然是期待得到合理质量的民生服务。

举凡是日常的垃圾清理、疏通水沟、社区的绿肺设施、道路与街灯维修等, 这些年来尽归县市议会管辖, 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丝毫不受政权转移的影响。按现有的机制, 全体官委县市议员均由州执政党委任。过去如此, 变天后上台的民联州政府,也是萧规曹随。是以, 在联邦与州、市政府的权责区分下, 县市议员听命于州政府及其麾下的州议员, 而不是国会议员, 乃完全可以理解的。这种情景无关权限的大小, 而是系于它的分野。即便是同一选区内的国州议员, 同属某个政党, 这种权责的分野, 还是存在的。

迩来, 雪州多个地区的民生服务问题丛生, 激起民怨。由垃圾的堆积如山、蛆虫满布, 而至社区的道路、街灯与休闲绿肺等公共设备的长久失修, 堪称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它不可能尽是敌营人马的栽赃嫁祸, 更不可能是〝鸡蛋里挑骨头〞(借用某位新贵女议员回应民众怒呛的用词),毕竟客观事实不容狡辩。

更甚的是, 曾几何时, 甫上台执政四年的民联新贵, 竟也仿效前朝政客打起了十足的官腔, 要有书面的投诉方才处理云云。乍听似是有理, 以为理亏在民。但事实上, 民众经年累月的投诉, 不论是口头或是书面, 均一概不得要领, 已是大马社会的一大特色。

在无计可施之余, 这类新贵政客是不愁没有方便托词的。先是尽把呛声投诉的民众与社区组织贴上〝国阵代理〞的标笺, 以期把真正的民怨, 扭曲为敌营的政治操弄: 然后再把责任推卸到国会议员身上。以为轻轻一句〝国会议员也有责任〞, 即可为自己开脱。可另一边厢, 当来自敌营的国会议员在民众殷切的要求下, 不惜越俎待庖出手相助时, 满脑子泛政治化的新贵政客却又祭出权责的分野百般阻挠。

由此, 身历其境、亲受其辱的民众自不难觑清他们〝挟民意欺民智〞的傲慢。即便是冷眼旁观的民众, 恐怕也会感到纳闷, 为何这些让权位决定脑袋的政客, 竟以为普天之下, 万民皆是脑残之辈, 会认同这种〝贴标笺封口即能为民怨消音, 进而解决民困〞的畸形思维逻辑!

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支持你并不是必然的! 〞

政党轮替本是民主政治的常态, 不值得大惊小怪。一经见证了五个州属的一夕变天, 人民的生活如常; 公家机关尤其是州、市、县级官员, 换了政治的当家主子, 一切的赋税、公务还是照办如仪, 地球并不因此而戛然停止运转, 人们更是普遍相信〝变天〞并不等同〝天塌〞。

民众可以亳不以此为忤, 他们反正不外是希望朝野政党能够发挥良性竞争的精神, 在优胜劣败的前提下, 能把国家治理得更好。然而, 一场308政治海啸所带给朝野双方的得与失, 却是一般民众始料不及的。

放眼所及的现象是:输家输不起, 却又不知所措; 嬴家新贵则事事诿过前朝, 确叫人瞠目结舌不已。于是, 霎时间朝野政客的角色产生错乱。一方面,刚上台的新贵摆脱不了在野的传统角色; 另一方面, 甫沦为在野的老牌执政党人, 却对监督施政的角色,完全摸不着边。

信手拈来, 这类例子不胜枚举。在在皆暴露出双方政客的肤浅, 以及他们低估民众智慧的潜意识。是以, 我们会听到有人公然向新届州政府叫阵呛声, 要它废除某处的高速公路收费站云云, 虽然举凡懂得国州政府权限分野之士, 皆知那是中央政府的职权, 轮不到州政府来置啄。

同样的, 甫尝权力滋味的州级新贵, 选前信口开河许下争取新华小的诺言, 选后意外上台, 当了执政党后, 竟被人揭发从未跟进。发飙之余, 乾脆一推六二五, 说批准建立新校, 实乃中央职权, 一派事不关己的模样。筒言之, 那只是新贵当时的竞选承诺。当选后, 你民众既然要他新贵兑现承诺, 他自然会顺水推舟, 嘱令他人向中央执政党要新华小去。如此一来, 就形成了一幅〝我点餐, 你买单〞的有趣情景。当然, 明眼人一看, 不难看出端倪。这绝不是心为华教的诚意之作, 而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伎俩。

新贵政客的如意算盘可打得响---你敌方纵使能成功争取, 那是我鞭策所致; 你若是做不到, 或是不屑回应之, 到时,已臻泛政治化的新贵准会为你扣上〝无能〞的帽子, 可就是对他自己的光操不练、光讲不做避而不谈。

至此,若有谁还是不识趣, 硬要戳破真相, 他们准会摆出另一副咀脸说, 为华教效力, 难道还要分朝野、国州及你我吗? 其言下之意不外是,我挟民意所提的诉求, 你就有责任去做, 区分你我谁该去做, 就是你存心挑眼, 过于计较。

尽管展现人前的辞令是如斯的似是而非, 可它背后的真相却是令你匪夷所思的。你可能记忆犹新的是:大选前, 他建议要把某社区绿肺转为华小校地云云,那显然是为了选票; 可他上位当了州执政党的州议员后, 这攸关土地的转换使用程序, 恰好是他的份内职权, 但他还在大耍太极, 诸多推搪, 甚至推说那是中央政府或是国会议员的事, 故此绿肺还是绿肺, 原封不动。观乎此, 你还敢相信他的诚意吗?

其实,人们似乎忘了新贵们已上台执掌州政权, 土地的批示分发, 以及县市议会的操作与决策, 已完全操纵在他们手中。一般民众对国州议员权责分野的模糊, 正好成为了这类新贵用以卸责、诿过于人的方便藉口。君不见前不久雪州若干地区的日常垃圾清理工作, 突然出现严重的失调, 以致民怨载道。一众登场发声的州、市议员新贵, 首要关切的并不是马上着令麾下的县市议会,紧急解决承包商更替所引发的青黄不接的现象, 以及垃圾车匮乏的问题, 而是抢时指称垃圾的堆积,乃由敌营人马蓄意嫁禍而起。戏言之, 原来这些垃圾皆是国阵人士以〝五鬼搬运〞之术搬来的, 旨在为难雪州的民联政府。

乍听此言, 不敢不信, 因为国阵的形象确已几近妖魔。然而, 到底还是事实胜于雄辩, 垃圾堆积如山毕竟是事实, 它断不可能因为某政党观感的好坏而改变。

新贵政客必须明了的是, 他们的上台掌政, 主要乃因前朝的施政太〝烂〞所致。他们目前所获得的支持, 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当民众呛声埋怨时, 不思改进检讨, 反指对方是〝鸡蛋里挑骨头〞。这何尝不是前朝腐败的再版。

是以, 任何以为诿过于人即可为己开脱责任, 或掩饰自己的无能者, 最终难免会重蹈前期权贵的覆辙的。

2012年5月20日星期日

马来西亚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开始在武吉丁雅开跑


马来西亚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将于本月23日(星期三)开始,每个月的第二及第四个星期三,从晚上8时至10时,武吉丁雅饮食中心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

民族中兴基金会属下槟州复兴社援组署理干事洪财贵强调,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主要的个社会性及公益性团体的非政府组织,在全国各州属都有设立分组为民服务,主要是在小城镇和乡区为低收入者提供义诊。

“我们无意跟任何朝野党团角力竞逐,但却准备随时挑起政党所不屑及不愿为之的公益事业。这是因为我们始终秉持公义为先,价值导向的处世原则。这跟时下一些政党所服膺的利益导向方针,恰好形成强烈的对照。虽然我们没有现金可派,但我们的施医赠药在纾解民困,尤其是为社会低入息者提供免费医疗服务方面的意涵与作用,相信不会比派钱来得小。”

他指,民族中兴基金会作为一个有良知的民间团体,在为子孙福祉打拼的前提下,只有为大众“求好”的良好意愿,作为支撑我们奋斗向前的原动力。跟它只是一字之差的“讨好”,既然向来都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那就干脆留给机会主义的政客继续专用。

他说,做慈善义诊工作这一年来,我一直感到很开心,因为我一直觉得既然可以帮助人,何乐不为呢?况且我们这一行善组织都是在推动社会关怀、流动义诊与人文教育,这皆是草根性工作,以深入民众群,一直以来都保持这个实体形式上对弱势群体的关注。

他表示,在过去几个月来,我们已全面展开全免费的流动义诊车服务,并且从柔南一带来到北马的槟州、吉打、霹雳、森美兰等。我们也和国内多个社会性及公益性团体达到共识,在全国各州属为民服务,包括沙巴和砂拉越,主要是在小城镇和乡区为低收入者提供义诊,反应令人鼓舞。

他指,上述当地的群众,若有任何询问,可以联络马来西亚复兴社援组全国总协调林春名(012-4098861)或他本人(016-4152612)。

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揭开山寨版的政治搜秘

儿时阅读《西游记》,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书中的邪妖, 不管如何挖空心思, 千变万变, 想要迷惑唐僧师徒, 但最终还是一一逃不过孙悟空的金睛火眼。

年长后, 再看大陆版由六小龄童主演的《西游记》电视连续剧, 重温同样的桥段, 却有完全不同的感悟。那是触类旁通, 累积了生活体验所致。

诚然, 生活中的邪妖形形色色, 已是令人防不胜防; 可政党政治里的邪道妖魔, 更令一般升斗小民对政治望而却步。朝野党团之间的对峙博奕, 已浮上台面供人观赏的〝奥步〞伎俩, 虽是冰山一角, 足以叫人瞠目结舌; 而那些不让你看到,却又让你意识到政治手段何其龌龊的,当然更多如恒河沙数, 令人对民主政治简直是失去了信心。若是让你走进政党的内部深层, 一睹同室操戈的惨烈, 相信大家都会不期然对政客们的〝同志〞称喟, 打从心里发出冷笑。

现代人活在资讯科技时代, 却只能幻想在科幻世界里具备孙悟空的金睛火眼, 洞察政海一切的邪道妖魔。其实, 纵观现实中的政客言行, 以及周遭的一些现象, 这本身就是一面照妖镜, 让芸芸众生看个明白, 我们又何须金睛火眼!

最令人发噱的是, 若干已成为过街老鼠的当权政客, 为挽回舆论上一面倒对他们不利的劣势, 不惜装神弄鬼设立起网站。他们一忽儿以〝中立人士〞自居, 说的却是尽拾当权者的牙慧, 为若干垂死挣扎的政客张目吆喝, 与广大主流民意背道而驰; 另一忽儿, 却又摆出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 让人以为这会是催生独立思考的平台。

但习惯于〝党论制作〞的文字写手, 毕竟还是需要听命于按月发薪(或按篇发薪) 的老板的。是以, 没两下子, 不消旁人祭出照妖镜, 这些与党论无异的论述, 即已原形毕露, 自砸〝中立〞的招牌, 为本已江河日下的党誉, 徒自增添败笔。

对于这一小撮仍在操纵党机关的政客而言, 在当前形势比人强的逆境里, 既然已陷慌不择路、末路狂飙的凄凉, 当然不会放过任何假公济私的机会, 动用党部资产来经营操纵这些网站, 以期能替自己涂脂抹粉、扳回劣势。

打〝论述战〞既已节节败退, 备受雇佣的网络兵团自然也不能就此闲着。于是, 仿效《西游记》里的妖精, 摇身一变, 立时成为了搜秘揭密者的权威化身。乍看, 还真让人以为驰名国际, 令美国当局也头疼不已的〝维基泄密〞(WIKILEAKS) 网站, 已登陆大马设立其中文版网站。细看再三, 却察觉这原来不过是山寨版的膺品。
原汁原味的〝维基泄密〞 所揭的大机密, 多与官方密件电文相关, 亳不使诈。前不久, 它发布一则时值20069, 美国驻马使节人员与我讨论政局发展的交流内容, 即是一例---没有主观的评述; 更没有无中生有的捏造和谩骂。

惟独是打着〝华〞字旗号的山寨版, 这一阵子发布有关我即将在五月杪跳槽行动党的所谓〝揭秘〞, 却是名符其实的伪劣膺品。除了重复马华现当权派的一贯〝打翁〞口吻, 并指称我将联同翁协文、江雪霞与李华民等人加盟行动党云云, 却始终不见为文者拿出证据。或许, 稍为可让这一拨网络雇佣军牵强附会的是, 这几位被点名跳槽者都跟蔡细历唱反调。按照这位党老总时下的意旨是, 举凡对他的领导有微言, 或抬杠者, 一律视为反党。即便侥幸不被开除党籍, 也应自行退党, 再不然就乾脆给你造谣、播谣, 说你跳槽通敌, 从而达到人格谋杀的目的。

这一切都是老掉了牙的旧伎俩。既然已被识破是另一回合的党内抹黑行动, 它的公信力还存多少, 自是不言而喻。

2012年5月11日星期五

PKFZ案---逻辑思维的扭曲

尽管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 案断断续续仍在聆审的过程, 但这并不意味着举凡是与PKFZ项目相关的议题, 一概不可议论。

就以此前备受热议的PKFZ项目债券来说, 明白它的来龙去脉者本来就不多; 真正懂得它的运作者, 更是凤毛麟角了

其实, 整个问题的徵结,系于政府的财困,无以承担项目的开销, 故而转由开发项目的总承包商发起集资, 通过两家公司来发放债券, 用以提供融资予该项目。诚然, 以这种模式来搞政府建设项目,可说是罕见的。

既然,有关的债券非由政府发起, 政府自然无须承担任何的风险责任。由于后来发现PKFZ的开发项目涉嫌虚支冒领与诈骗超支, 备受巴生港务局起诉, 故时任港务局主席的李华民奉命暂停付款还债, 道理是可以理解的。这不同于耍赖, 更说不上会令到政府的诚信破产。

然而, 我当时(20096月杪)的这项决定很快即被财政部所否决推翻。理由是它足以动摇投资者对国内债券市场的信心。港务局的6亿多元,就此转进了总承包商专为一众债券持有人而设的两家公司之账号, 用以摊还PKFZ项目的置地与开发天价。众所周知, 这两项引起举国哗然的天价, 正属当前PKFZ弊案里的关键。

转瞬间, 六月卅日的付款期限又将届临。今年另一笔高达7亿3337万元的巨款, 预料又将按期缴还。当下,港务局的债台高筑是众所周知的。它必须割肉补疮, 以财政部的贷款来摊还高息债券, 则始终是问题的关键。时至今日, 即便是自贸区的租赁率达到百分之百, 倘若财政部坚决不肯下调4%的年利及延长摊还期限, 该自贸区恐怕也不易于久撑。

奇怪的是, 到底这涉及纳税人数以十亿元计的国家项目, 是否还撑得下去? 抑或是就此夭折下马? 交通部及其麾下的港务局全无交代, 是职权已失, 作不了主? 或是全无规划, 任由客观形势自由发展?

若然, 其债务势必会愈滚愈大。时至2051, 它到底是否会累积至马币125亿元之巨, 以印证〝普道永华稽查公司〞(PriceWaterhouseCoopers) 在其相关的独立稽查报告中的预测,无人敢于断言。大家都希望政府会介入处理, 可偏偏财政部对交通部要求下调贷款利率的申请, 拖了4年之久, 还是迟迟不愿回应。这是令人倍感纳闷的。

在野党从打响第一炮, 怀疑项目存有舞弊, 而至及后对我日提三问, 以期能从中得分。到了目前这阶段, 却突然急转弯, 变得噤若寒蝉。这究竟是因为江郎才尽, 无以炒作?  抑或是其对整个事件的视野格局, 本是如斯的偏狭, 只图能从揭弊的过程中得利, 却对如何有效保障纳税民众的利益无动于衷? 历史自有公平评说。

与此同时,执政阵营的成员党似乎有意无意地置身事外, 是真个笃信党政分家, PKFZ弊案看成是部门事务? 或是以为沉默就能大而化之, 让弊案悄然从民众的记忆褪失?

然而另一边厢, 一些执政党人的执意护短, 却是足令国人哗然的。他们的惯性反应是, 举凡敌营挑眼反对的, 己方就必须维护到底, 不分是非黑白。体制内任何主张查弊打弊的声音, 就等同与在野党串通唱和, 务必铲除而后快。

就我个人短暂的经验而言, 部门要自行清理门户, 查弊尚且可以, 但若要打弊、除弊, 则算准不易, 毕竟检控权力, 操诸于总检察司手中。

尽管我不是念法学出身, 亦非商界翘楚, 可还分辨得出啥是虚支冒领的诈骗, 啥是商界许可的牟取暴利! 任何硬要全民以天价〝买单〞---以超乎市价多倍的价格来支付公家的项目或买办, 这肯定已不是一般的牟利, 而是里应外合的诈骗和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