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9日星期一

变相向买家收装修费,致使楼盘“廉屋贵卖”。

在新推出新的楼盘时,为避开当局的“限价令”,但上有政策,往往下有对策,发展商与购屋者玩心理战术,搭售装修的方式变相加价,将“廉屋贵卖”。意思是,发展商利用买家为了图方便无需装修的“优势”,将楼价与装修费用等包含在屋价内出售,造成新盘变相加价出售,但这却致使“廉屋贵卖”现象。

其实发展商在申请兴建高楼住宅图测时,都没有列明把装修费包含在内,因为不同的楼价,都有不同的阶级。发展商只是利用楼盘的“技巧性”做法,利用购屋者的“图个方便”的心态,献议或在不接受配套情况下,就买不到梦想屋。发展商其实这种“六月刈菜假好心”的做法,造成“廉屋贵卖”的情况日趋严重,致使许多廉价屋单位的购屋者无法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廉价屋原本是解决中低收入群“无壳族”,让他们有能力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但如果发展商搭售装修的方式变相加价,本来已经决定了要认购,但却超了预期,也这个因素,可能造成购屋放弃了购屋的念头。

“廉屋贵卖”近年来也随着土地价格和建筑材料高涨后频频发生,尤其是中廉价建筑屋,发展商没有给购屋者选择余地,连装修工程也包含在屋价,致使购屋者付出的“变相”屋价,比政府规定屋价还多了几成。

发展商不能让购屋者自由选择心意的装修商吗?其实中廉价屋本来就是为低收入群的房屋计划,但变相的售屋手法,却造成购屋者失去了消费人的基本权利。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文件规定,“合理费用”包括了对房屋的装修费等相关费用,铺装了地板,装配了洁具、厨具等,但发展商“走漏洞”,使得中廉价屋问题不断发酵,献议的屋价远远超出政府规定,让人怀疑发展商试图从中低收入群榨取金钱。

如果购屋者已对‘幸福家居解决方案’样板与本协议约定的总费用进行了充分考虑,确知较通常市场价格偏高,但鉴于发展商的品牌价值、技术、设计、服务理念等因素,购屋者都会认为公平合理,完全同意并没有任何异议自愿接受本次‘幸福家居解决方案’发生的各项费用。”

市场分析,银行为了舒解购房者主要面临的风险,也提供了装修贷款,但有减低购房者的压力吗?其实羊毛出现在羊身上,购屋者增加了货款。此外,在未来房子作为二手房转让时,装修款项不在评估范围之内,这样一来房屋总价将被低估不少。

在“限价令”等调控措施的大背景下,开发商使用各种手段进行规避不足为奇。但究竟限价政策还将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整个楼盘市场还处于探索之中,想要研究一个兼顾购屋者和开发商双方利益的办法出来还需要一个过程。

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火箭与马华大不同

日前与“火箭”元老喝茶,他不禁感叹行动党逐渐走入“家族”政党,与马华竞选文化大不同。虽然马华在308与505两届大选遭受巨大的惨败,但在党选却一届比一届精彩。除了在党党选期间互相暗中抹黑破坏的事件,小道消息满天飞,更在报章上铺天盖地的揣测性报导。

“火箭竞选是不允候选人在党内外呛声,大多数都是上层发令下来,只要有名气或攀上高层的,随时有机会上位,倘若不听话者,分分钟成为党内异己对象。”

听闻上述一般话,也不觉得有惊奇,这就是“火箭”数十年的风格,是吗?非也!其实这也从林吉祥掌权“火箭”后期开始,才慢慢提拔将儿女为党内要职。

行动党竞选也与各政野党更有奥炒之,拥有最大权力者,就是“话事人”。就槟州而言,不像其他执政党,赢了党选高职就有机会当首席部长职。还有无论你在担任党主席,还须听顾问或秘书长的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并非无中生有,而是真的发生了。

行动党最大的隐忧是,“元老”太多了,中央高职一坐,就永不退下来,造成新人没有机会发挥,如果不是民心所变,“火箭”想要在大选“腾空”,可能还要再等40年,因为有志年轻者很难有表现空间。

至于马华刚好相反,赢了中央高职就有机会当部长,名利双收,上了位就有“直达天听”的地位,进入国阵或执政州属核心当领导,获取更大的权力和利益。

所以许多马华党员,尤其在两届大选失利后,有者更不惜大量投资金钱参与竞选,从支会、区会和州委改选都得部署争票,耗费不菲,尤其在许胜不许败的心态下,往往都会使手段,有者更层出不穷。

另一点是,马华争夺目标是万逾位的大大小小的有薪官职,当然有时也可分配到所衍生的工程,这便可坐收惊人的巨利。不知“火箭人”会以马华的恶质文化引以为鉴吗?

说实在的,各政党的党选,名义上中选了可以为民服务。事实上,真的如此吗?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一把尺,只是不愿加以的丑化,即使受到党外人的批评,也不得承认。

马华与行动党的党选另有一点不同的是,前者都是本土化,后者往往都有天兵论。从今届槟州行动党党选的成绩,外界与媒体虽都指“胜者皆本土、败者皆天兵”言论,但林冠英却不服气,指是阴谋论。听闻啼笑皆非,如果这是早已设好的“剧本”,为何是在成绩揭晓后才来澄清,而非在选前,是谁在自打嘴巴。

我𩇧常佩服老蔡,对于他在505大选后表示会对马华大选成绩不如上届会作出负责一事,他今天勇于担当责任,为马华树立良好形像,这可能“火箭”领导层所不能及的。当然,也希望马华其他领袖一样,拿得起,放得下,为年轻人作为一个好榜样。

2013年10月12日星期六

不被钦点领袖情归何路

蔡细历那边厢强调“海纳百川”,这边厢却不断指责老二,且要老二一起走。无疑的,老蔡经己摆明马,今日的马华“没我就没你”!

更为可笑的是,蔡细说马华是时候敢敢来,让年轻领袖上位,不要暗中来”,同时也钦点20名马华年轻领袖是时候上位了。当然这包括其子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在内。

昨日在记者会上拉老二齐下车后,同时也唸出的一系列接班领袖名字,包括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柔佛行政议员郑修强、副总会长颜炳寿、峇吉里区会署理主席李俊涌、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埔来区会妇女组主席黄友凤、昔加末区会主席李煌治、马华法律局主任兼麻坡区会主席郑贝川、亚罗亚也区国会议员古乃光、吉里望州议员林万峰、马六甲联委会主席颜天禄、甲州马华法律局主任黄妙霞、敦拉萨镇区会主席丘应权、敦拉萨镇区团团长陈国勇、泗岩沫区会主席林熙杰、灵北区会主席陈锦传,以及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

对于以上被蔡细历点名的“年轻领袖”,一点不感惊奇,90%亲蔡派人马,足以证明,就算老蔡退位了,其实还是继续当“太上皇” 垂帘听政,牢牢掌控大权。

退位提拔新故然是好事,证明马华有意改革,让年轻一辈的续位,重整马华。但遗憾的是,老蔡个人只选性让年轻人上位,并不是由党中央代表所遴选出来的人选。

蔡细历所言,2016年举行大选时將增加300万名新选民,届时有700万是35岁以下的选民,所以年轻的马华领导层比较容易与年轻选民打成一片,较容易引起共鸣。

听闻如雷乍醒,蔡细历他所钦点年轻领袖局限来自3大州,马华年轻领袖都被他拒于门外了,那么这些不被点名的年轻领袖,届时何去何从?

纵观这两点,足以证明蔡细历私心较重,或许他真的认为马华以成为“蔡氏”公司,党务由他个人说了算。其一,可能老蔡对于党选没有信心,深怕会被老二取而代之,唯有率先提出“蔡廖齐走的退位方案,进而稳住掌控权。

其二,老蔡虽明言提拔年轻领袖上位,但却只钦点自已亲属人马,根本儿与他所言的“海纳百”背道而駞,印证了老蔡是讲一套做一套的领袖,只是不知何时买机票去荷兰?

上台要有机会,下台要有智慧,如果老蔡真的是负责任的领袖,临走的时候,是否会“拖人齐走”,这是老蔡所谓的有责任的领袖吗

2013年10月11日星期五

蔡细厉的阴谋论

蔡细厉的阴谋论

剩下一个星期,1020马华特大 将会是个揭露马华领袖丑恶的过程。蔡细历用总会长的权力来召 开特大,除了要铲除廖派人马之 外,还有许多暗中的计谋也会一一的浮出台面来,相信蔡细历也 惧怕其挑战派暗中将他推下台,卸其颜面。

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近来蔡细历走访全国见中央代表的政治 谋略,已经显露出他对总会长的 职位耿耿于怀。早前他公开表态 不竞选,原以为他在幕后还能劳 控整个马华的局势,赋予蔡派领袖继续领导马华。他没顾虑到, 目前的局势是对他造成一种威 胁,很可能会被身边人出卖,逼使他不得不加以防范,趁早将敌 对赶尽杀绝。

如果在1020特大过后,能够俯 顺蔡细历的要求,相信他将会开 始布署他的领袖,壮大其势力, 淹没整个中央代表,让其他派系代表也逼使顺应他们。到时候, 蔡细历将带领其派系领袖重新入阁,并安排入阁部长职、上议员、各州行政议员、乡委会等 职,逼使其他骑墙派无法得逞。

这次的特大,蔡细历的确要挫挫廖仲莱的锐气,让他没有保留的余地。马华中央代表大会将在年 底12月22日举行,蔡细历就能够顺理成章的控制整个马华局 面,在攻打总会长之职,安排颜 炳寿对垒魏家祥,让其儿子蔡智勇不劳而获的中选为署理总会长。其他中央要职再另行安排, 因为他认为,其势力之大足以挫 败廖派,即使廖派人马出来竞选 也不构成威胁,他始终相信,廖派势力是斗不过他的。

不管结局如何,有云”胜不骄, 败不馁”,蔡细历的高傲和强 行,终会落于惨败。毕竟马华不 是他个人私有,他应该顺应基层 的要求,拯救马华形象,带领马华挽回民心,而不是只关注内斗,或扶助太子上位,其他资深 党员只能被他忽视,埋没尊严。

政党是人民所委托的。胜与败, 关键在于马华党员的良心。良心何在,身为马华党员不应只为自己的利益而让人牵着鼻子走,也 应该要顾及华社对马华的改革要 求。马华若再不改革,必然让华 社对马华失去信心,在政治上远抛外。到那个时候,马华还有作为吗

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

“蔡总是海啸,马华须换新领导层。”

虽然在20111228日退出了加入18年的马华,但如今认为蔡细历对付党内异己的手段及性爱光盘事件,导致华社不满马华,并在大选中把马华给拒绝了,藉此认为第13届不是华人海啸,而是蔡细历海啸所促成的。

确实地,性爱光盘事件不单只影响蔡细历,也影响马华候选人,也令马华党员抬不起头了。结果在大选时也清楚表明华人铁了心拒绝了马华。

然而蔡细历毅然不理会马华党员的感受,只照顾他与在马华内的朋党纯粹个人利益,勿视了党党的利益,除了奉上马华3国会议席之外,更遴选党内朋党没有胜算的候选人上阵,执意割爱有胜算的人选上阵,结果,造成马华在本届大多个城市地区的国、州议席都败下阵来。

蔡细历无可否认是通过党选中由2400名中央代表票选而当上总会长,但事实上,华社迄今都无法接受一名如他这样有过性爱丑闻的人,来当华裔代表。其实华社(包括我在内)对蔡细历的所作所为而感到羞耻,由始至今都与他划清界线。

当初在我退党时曾表明过,只要蔡细历下台的一天,我翁协文会再回到马华的怀抱。

马华确实是一个好的政党,问题在于领导层身上,所以认为马华需要改头换面和大换血,全面的改革与重组才能重新获得人民的接受,但并非还要等到另一届党选。

马华党员如果还是爱党,就应该保留党严,不应该让蔡细历蝉联总会长职,因为这个名字在马华将是遗臭万年,祸连大家!所以呼吁马华党员用良心去投票,别为了让一个涉及丑闻的总会长,使我们的道德荡然无存,让马华和有党员,甚至大马华人成为全球人的笑柄。

在这个时刻能站出来拯救马华的,只有本身蔡细历离开马华,这样马华才有重生的机会。因为蔡细历己成为了票房毒药,一直成为反对党攻击的目标。

打从蔡细历当上马华总会长至今,从未见他带给马华任何正面的长进的丰功伟绩,有地只是总会讲和吹捧他自己。更被林吉祥屡次消费败家仔和巫统的绊脚石。

另一方面,蔡细历更名留史书,成为马华创党66年以来最严重的打击。藉此也建议在今年冬至的马华党选,把2400名中央代的名字一起写进史书,好让世人永远记得,马华党员再次选出拥有性爱光盘事件缠身的总会长。如果真的让马华去荷兰,那就不必再浪费时间,刻不容缓。

马华如果要重振士气及整顿,那就在此最危难的时刻团结一致,共度时艰,全力支持新的领导班子!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新动力老将残兵”

“老将残兵”如何推动新马华;新瓶装卖旧酒,如何“改革”?  

马华新生代领袖组成的“新动力”在全国走透透,推动“马华,要改”运动,讲解3大改革建议,即:加速落实党领导直选制、国州议席候选人遴选新机制及重新登记党员计划,却是开倒车毫无新意,走回旧风格。

打从推动“马华,改革”(新动力)开始,原以为会有令人惊喜,且知,都是换汤不换药,如何在未来取得突破,当然,有你们自己讲自己爽。

马华“新动力”言论似乎立志出众,说改革从基层做起,春雷乍响,有这批不怕当炮灰的新血出来“救党救国”,或还有一线希望,且知这也不是当今马华主流翻版,昙花一现。  

马华“新动力”想改变,当然,我们期待会有新的思维,从逆境中重生,这不是讥讽,而是事实。年轻人有这股冲劲是好的,让我们为了希望而鼓掌。  

遗憾的是,这所谓的“新动力”,都是自欺欺人,那接下来的策略又是什么呢?该不会又是拜访马华各区会,与“过去式”的马华谈笑风声吧!  

看来马华还是走不出那框框,原以为“新动力”是注入新生代后,会全新改革,由“新动力”发动与马华新生代一起改革。但其实并非如此,继续走回原路,还是停顿在原有的思路,毫无进取。  

诚如周虹伶所言,“新动力”的成立仍有党无派,即然实属马华,为何选择性会见基层,却当年青派马华没存在似的,还相当个别选择性,还是听上头指示,只拜会“自己人”,那与成立的宗旨且不是背道而驰,还是另有议程。  

如果“新动力”只纯粹与山头主义者有“挂钩”,尤其是旧思维的区会领袖,导致都无法突围,且忽略了党内不少青年才俊,这种只注重于赋权党员的问题上,根本激不起年轻马华的认同,那如何谈“救党救国”,更别想让社会接受。

2013年4月8日星期一

刘备借荆州,蔡细历送议席。

前马青槟州团长翁协文痛斥蔡细历烧坏掉脑袋,典当掉了华社的资产,愧当华社的代表,理应辞职谢罪!

也是民族中兴基金会署理会翁协文揶揄蔡细历有如吴三桂,断送汉室江山满清,只为个人议程,完全没有顾及其他(马华党员)的感受。

辛存先见之明,早日退出马华,否则也成了千古罪人。

马华之事原与我无关,但蔡细历断送的是华社资产,身为华社的一份子,应有血有泪,不应该把我们先贤艰辛所创立的资产,如此轻易转送他人。

在政治角度上,蔡细历更不应该如此的抵估自己的党威,何为比较有胜算,难道马华真的是日落黄昏了吗?

显见蔡细历是个短见或是只为个人议程的领袖,他曾几何时有听到地方领袖的心声?若有,絶非会不听取民怨,甚至党员的声音,一意孤行的在关键时刻,作出令人惊叹的举动。

试问一下,在我国政治上,要争取多一个席位谈谈容易,如今更何况是无条件转送他人。若是他能体会印裔社群会被忽略,那他是否有感受过华社被忽略的情景。

大家必须要切记的,古有刘备借荆州,今有蔡细历送议席,往后是否会完壁归赵,想必大家心里有数。

为了华社的利益,我们不能再相信蔡细历了,应该更明确的选出能真正代表华社的领导,更理智清楚的明白谁是华社的代表。

近一步息指,马华迄今总共借出3个国会议席给巫统,而州议席则借出2个,即分别借给印度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相信蔡细历可能怕输,还是选择做政治逃兵,一而再的断送马华资产。

如果在来届大选,国阵仍然再执政,耽忧的是,华裔的声音会越来越少,那马华在朝义意有何用。希望前马华同志们能醒觉,别成为了华社的刽子手

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

“政党盛行流动战车”

大选将至,各政党及候选人纷纷推出属意的竞选战车,先拔头筹的展开一连串的宣传,为大选争霸战铺路。当然,候选人也在其战车上推出其肖像和宣传品,以迎接第13届大选的来临。 其实,竞选战车的盛行,皆因为我国出现了一种抄袭的风气,你抄,我也抄,免得输人又输阵

竞选战车在国外其实己盛行许久,基于费用庞高,基金有限的情况下,产量少之又少。当然,若竞选失利,战车或会成了废铁,精心细算下,实不划算。反之,候选人高票中选,战车也随之身价百倍。

如今,竞选战车的盛行,无论是朝野政党或候选人,都称来至他的构思和策略,以博取宣传。当然,有那个候选人或政党诚恳表示他的构思源自何处,否则就成了抄袭,那费尽心思的策划就成泡影。

其实这些都是竹篮打水,无论是朝野政党或候选人,大家都忙着开竞选战车到处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见选民提升自己的民声民望、发文章阐述自己的政治抱负。或许也会让人怀疑如此高调的宣传,在大选中是否能胜出,他们会是以什么样的姿态或直接牵动选民的心坎。

谈起标榜自己形像的战车,当然会卖花赞花香。就如由翁诗杰与小弟联手推动的民族中兴基金会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在全国各地推跑了3年多,无形中也成我们的标志。只要流动义诊车开到某处,当地人民都会撬起母指头,同时也不忘问:你们几时再回来

说真的,与其把这些资源浪费在个人或政治私欲上,何不把造福在平民百姓身上。当然,这或许是少之又少人能做到的,那有人愿意把钱献捐在不求回报的施医赠医方面。可能你会笑他儍,但他又儍得开心,坚持与毅力值得我们赞美。



2013年2月23日星期六

庆完元宵准备大选。

元宵节后就会大选吗?这个提问其实己不能成 为课题了,因为距离2月24日的元宵节只有数 日之遥,近期是否会大选,大家也不得而知, 惟有猜测。无论如何,第13届大选务必在今年 内举行。

其实,何时会大选,回想我在两年前所提的课 题,与我预测的微差,大选日期也不会令我感 到意外,惟推测大选可能落在今年中旬。
为何如此大胆推测,根据马来西亚歴届大选日 期,即从第一届的1959年7月15日开始,大选 年届多数都届满5年。
导开始,大选日期都以他个人灵感而作出决 定。

第一届--1959年7月15日;第二届--1964年4月25日;第三届--1969年5月10日;第四届--1974年8月24日;第五届--1978年7月8日;第六届--1982年4月22日;第七届--1986年8月2日;第八届--1990年10月21日;第九届--1995年4月25日;第十届--1999年11月29日;第十一届--2004年3月21日;第十二届--2008年3月8日。

政坛不时传出,首相纳吉将在元宵节后,随时 宣布解散国会。其实这都是以讹传讹,探视民 情,何必作出多端的猜测?就让“它”届满吧。 但令我啼笑皆非的是,林吉祥可说政坛的老前 辈,任职国会逾廿载的反对党领袖,目前可说 是任职最久的国会议员,他领了“议员薪金”廿 多年,难不成不知道历届大选日期吗?或假装 不在意,或是选择性健忘?

何时大选,对人民而言,只是用手中的一票, 选择自己满意的领导人,带领人民在未来5年 内,走向发展的另一个里程啤;若是执政者做 得不好,5年后,我们可以再次投票,然而在自 由民主的马来西亚,都是以一人一票选出来 的。

所谓“愿赌服输”。但从308后,尤其是华基政党 支持者,在他们所属的政党执政后,态度嚣张 霸道,无视法纪的存在,自认有“神”的庇佑。 若更深一层的去分析,一个国家如果交由他们 来领导,国家将会演变成怎样的局面,真是不 堪设想。

大选消息甚嚣尘上,无论日期落何时,如果有 意竞选的侯选人,应该随时有所准备,时时刻 刻以民为重,而不是只为大选而展开工作。就 算今天解散国会,明天投票,应是以效绩为 重,而不是指责与抺黑。若是如此,每届大选 只要站出来骂骂几句就可当人民代议士,那岂 不是”有奶便是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