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9日星期一

变相向买家收装修费,致使楼盘“廉屋贵卖”。

在新推出新的楼盘时,为避开当局的“限价令”,但上有政策,往往下有对策,发展商与购屋者玩心理战术,搭售装修的方式变相加价,将“廉屋贵卖”。意思是,发展商利用买家为了图方便无需装修的“优势”,将楼价与装修费用等包含在屋价内出售,造成新盘变相加价出售,但这却致使“廉屋贵卖”现象。

其实发展商在申请兴建高楼住宅图测时,都没有列明把装修费包含在内,因为不同的楼价,都有不同的阶级。发展商只是利用楼盘的“技巧性”做法,利用购屋者的“图个方便”的心态,献议或在不接受配套情况下,就买不到梦想屋。发展商其实这种“六月刈菜假好心”的做法,造成“廉屋贵卖”的情况日趋严重,致使许多廉价屋单位的购屋者无法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廉价屋原本是解决中低收入群“无壳族”,让他们有能力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但如果发展商搭售装修的方式变相加价,本来已经决定了要认购,但却超了预期,也这个因素,可能造成购屋放弃了购屋的念头。

“廉屋贵卖”近年来也随着土地价格和建筑材料高涨后频频发生,尤其是中廉价建筑屋,发展商没有给购屋者选择余地,连装修工程也包含在屋价,致使购屋者付出的“变相”屋价,比政府规定屋价还多了几成。

发展商不能让购屋者自由选择心意的装修商吗?其实中廉价屋本来就是为低收入群的房屋计划,但变相的售屋手法,却造成购屋者失去了消费人的基本权利。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文件规定,“合理费用”包括了对房屋的装修费等相关费用,铺装了地板,装配了洁具、厨具等,但发展商“走漏洞”,使得中廉价屋问题不断发酵,献议的屋价远远超出政府规定,让人怀疑发展商试图从中低收入群榨取金钱。

如果购屋者已对‘幸福家居解决方案’样板与本协议约定的总费用进行了充分考虑,确知较通常市场价格偏高,但鉴于发展商的品牌价值、技术、设计、服务理念等因素,购屋者都会认为公平合理,完全同意并没有任何异议自愿接受本次‘幸福家居解决方案’发生的各项费用。”

市场分析,银行为了舒解购房者主要面临的风险,也提供了装修贷款,但有减低购房者的压力吗?其实羊毛出现在羊身上,购屋者增加了货款。此外,在未来房子作为二手房转让时,装修款项不在评估范围之内,这样一来房屋总价将被低估不少。

在“限价令”等调控措施的大背景下,开发商使用各种手段进行规避不足为奇。但究竟限价政策还将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整个楼盘市场还处于探索之中,想要研究一个兼顾购屋者和开发商双方利益的办法出来还需要一个过程。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