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星期一

失落感!

 所謂失落感,指的是原來屬於自己的某種重要的東西,被一種有形的或無形的力量強行剝奪后的一種情感體驗。    

  失落感是一種是由多種消極情緒組成的情緒體驗。如憂傷、苦惱、沮喪、煩燥、內疚、憤怒、心虛、傍惶、痛苦、自責、焦慮、不安、抑悶、悲傷、恐懼、孤獨、嫉妒、沉默等等,最嚴重的失落感還經常與絕望、輕生、自殺等消極情緒聯系在一起。

    一般來說,所謂失落感有以下幾個重要的特點。

    第一、失落感產生的基本條件:即原屬自己的,卻被奪走了﹔而且,對於他來說,這個失去的東西是至關重要的。不重要的或無足輕重的東西的失去,盡管不是一件高興的事,但是事過境遷,不會產生失落感。所失去的這種重要的東西,可能是有形的,可能是無形的,也可能是兩者皆有的。例如:對當今知識分子來說,他們所失落的東西不僅僅是有形的東西──物質待遇、工資待遇﹔而且也有無形的東西──體現知識的價值、知識分子的價值。而且對大部分知識分子來說,這往往是兩者交融在一起的失落感。

    第二、失去的過程──被強行剝奪走的,是個人力量不可抗拒的。當今,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知識分子會產生失落感?是知識分子的無能?是知識分子不爭氣?是知識分子自己無所作為?都不是。被知識分子視作為最為珍貴的東西的失落,不是知識分子心甘情願失去的,而是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剝奪了的。剛開頭所舉的失去丈夫的妻子的失落感,其丈夫也是被強行的力量──車禍──剝奪走的,也不是作為妻子所願看到的。如果因為是“自己的責任”或“自己的無能”而失去了某個本應該屬於自己的東西,那麼一般不會產生失落感,而隻會產生其它性質的情緒體驗:如“懊喪感”“后悔感”等等。

    第三、失落感是一種是由多種消極情緒組成的情緒體驗。如憂傷、苦惱、沮喪、煩燥、內疚、憤怒、心虛、傍惶、痛苦、自責、焦慮、不安、抑悶、悲傷、恐懼、孤獨、嫉妒、沉默等等,最嚴重的失落感還經常與絕望、想輕生等聯系在一起。甚至可以這樣說,幾乎人類所有的消極情緒都可以包容在失落感之中。當然,並不是說每一種失落感都得全部包容上述的消極情緒,有的所包含的成分可能多些,有的少一些﹔有的反映的程度可能強烈一些,有的則可能輕微一些﹔有的是以其中的一種成分為其主要表現,有的則主要表現出幾種來。

    那麼,如何去看人的這種失落感呢?

    第一、人的一生,是面臨各種問題挑戰的一生,失落感是人在面臨挑戰時的反應之一。因此,從某種意義來說,它是一種正常的心理現象。無論是幼兒、少年、青年、成年和老年,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遇到各種各樣的挫折,都會經歷各種各樣的心理危機,失落感不過是心理危機的表現之一。它使人的心理從原來的“有序”轉變為“無序”,經過“失落”的這一特殊階段,經過痛苦的思索、抉擇和努力的超越,再從“無序的心理”轉變為“有序的心理”。這時,人經受了一場考驗,人的心理品質和心理能力也就有了提高。因此,失落感是人生歷程中的一種“正常”的心理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

    第二、為什麼有的人經常產生失落感?而有的人卻不怎麼容易產生失落感呢?而對於另一些人來說,為什麼有了失落感也不輕易表露出來呢?這個原因比較復雜,與許多因素有關。(1)與人所失落的東西的“價值”有關。如果所失落的東西的價值很高,是他生活中極其珍貴的東西,那麼,失落感就會強烈。(2)與人的性格特征有關。有的人比較堅強,有的則比較脆弱。一般來說,堅強的人不太容易產生失落感,而且即使有了失落感,也會用一層“面紗”將其遮起來。而對於那些性格脆弱的人來說,則容易產生失落感。(3)與人的適應能力有關。一般來說,人的適應能力強,即使遇到挫折,他也會想辦法去對付自己遇到的困境,想法渡過這個困境,而且很快地就得到某種“補償”。因此,對於這些人來說,失落感是極其短暫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計”。而對於那些應變能力極差的人來說,一遇到挫折,就再也想不出好的辦法,除了感情上的痛苦之外還是痛苦,除了悲傷還是悲傷,整天為痛苦、悲傷所籠罩,失落感極其強烈。(4)與人的自負心、虛榮心有關。一個人如果心胸豁達、開朗、明快,對什麼事情都能想得開,那麼,這種人一般不太容易產生強烈的失落感。但是,也有這樣一些“小人”,私心厲害,什麼都斤斤計較,遇事好出風頭,虛榮心極強,也特別自負,那麼,這些人一遇到什麼“風吹草動”,總是與自己的利益、面子、榮譽等聯系在一起。這種人如果真地遇到嚴重的挫折,那麼,他們一定為強烈的失落感所陷而不能自拔。

    為什麼說失落感是一種消極的心理現象。

    既然說凡是人都會產生失落感,而且又說它是一種“正常的心理現象”,那麼,又為什麼說失落感是一種“消極的心理現象”呢?    

    強烈的失落感會使人沉在痛苦的感情中,忘掉了如何去改變、戰勝自己所面臨的生活危機。失落感是一種消極的情緒體驗,而情緒就是情緒,決非是一種理智。因此,一個人一旦被強烈的失落感所左右,他就會在傷哀的痛苦中苦苦地掙扎﹔他就不會聽從理智的指揮,而整天沉湎於這種情緒之中﹔他就會忘掉了他以后“應該做什麼”和“怎樣做什麼”的重大問題,最后,甚至被痛苦的失落感所壓垮。  

    強烈的失落感會摧殘人的身心健康。一個人的失落感越是強烈,他所受到失落感的摧殘就越是大。強烈的失落感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焦慮和不安,意味著長期的精神痛苦與身體的痛苦,意味著徹夜的難眠,意味著食欲的嚴重減退等等。那麼,所有這一切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身體的消瘦、體重的減輕,意味著人的低抗力的減弱和免疫能力的降低,意味著過去潛在於身體內部病灶得到“表露”,意味著一系列與植物神經系統紊亂相關的病症的出現……而所有這一切的“根子”是:強烈的失落感。

    有時,強烈的失落感會使人產生一種極端的行為,而將人推向絕路。強烈的失落感還有一種“特異的功能”,即使人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使人做出他平時不能做出的極端行為。譬如,強烈的失落感會使人產生一種“輕生”的念頭:“這樣生活下去又有什麼意思呢?還不如與他‘一起走’吧!”再如,強烈的失落感會使人產生強烈的‘報復感’:“既然是你將我搞得如此狼狽,倒不如咱倆一起‘同歸於盡’。”“就是因為你‘搞的鬼’才將我搞成這樣子,我也‘繞不了你’,你也將會與我一樣。”於是,一些很蠢的、違犯法律的“人間悲劇”就在這種念頭下產生了。結果呢?不僅害了自己,又害了他人。值得嗎?

    那麼,如何正確對待、處置強烈的失落感呢?

    要提高勇氣,面對新的現實。一個人之所以有那麼強的失落感,主要是他沒有勇氣面對新的現實,而只是沉湎於那個太被理想化了的過去。人,往往容易動情,尤其是對於那些性格過於脆弱的人,更是如此。他們往往將失落的過去當作為最美好的東西來回憶,因而越是將過去認為最美好,就越會加深自己的失落感。而事實上呢?隻有實際的生活才是我們所需要的。盡管現實是“有缺陷的”,但它能改變過去。因此,要提高勇氣去面對現實,大膽地接受現實的挑戰,而不是逃避現實。

  理智地思索失落,尋找新的“補償目標”,從中尋取新的前進動力。怎麼辦呢?整天沉湎於這種失落感?整天放在嘴上叫?都無際於事。隻能默默地干、努力地干,將干出工作的社會效益來激勵自己,用它來作為“失落心靈的補償”。當然,文人的社會效益是書、是文章,當它被轉化為“社會的效益”的同時,也會給自己帶來若干的“經濟效益”。這樣一來,由於有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作為補償,失落感就不那麼強烈,有時,反而能將它作為自己前進的“內驅力”。   

  結交新的伙伴,從新的交往中獲得感情上的安慰,以更快地驅散失落的陰影。失落,會導致你的心靈空虛,會使你感到惆悵、不安和不知如何辦才好。此時,你千萬不要忘掉,不要將自己“封閉”起來,要積極地多找一些朋友,建立新的信任和關系,如果那樣,他們也一定會為你分憂解愁。當然,在找新的朋友時,一定要找那些“善解人意”的朋友,一定要找能對你提供“基本關懷”的人。這些人,能同情你,安慰你,鼓勵你,為你出主意、想辦法。有的人表面上看,很同情你的不幸,可是一轉過身,就嘰笑你,就會幸災樂禍地到處散布你的不幸。因此,找尋新的朋友時,一定要慎重。不要因為自己“空虛”,“逮”著一個人就將他作為自己的知心朋友。

    調整生活內容,讓充實的工作來驅走失落感。失落的“朋友”是憂傷。在憂傷的心情下什麼事情都會干得沒有勁。然而事物發展的辯証法就是:憂傷不會自動離去,隻有以充實的生活,有意義的工作才能趕走憂傷。因此,當你在遇到重大挫折后,不要讓生活變成真空。在短暫的休息調整(這是完全必要的)之后,要及時地調整生活的內容,多做一些對人生、對社會有意義的工作,這樣,強烈的失落感會被另一種有價值的生活所替代。失落感“失落”的速度可能會快一些。

    總之,就像一位心理學家所指出的,正確的態度是:“逃避不是辦法!我們從‘失落’中檢視自己,從中學習生命的真諦,從中發掘珍貴的人生。”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