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

治安与经济

每日翻阅报章,“军火”案件如千层浪的一波又一波涌起,致使国民心惊胆战,希望当局亡羊补牢,严加防范,否则一旦如掠夺案般那么多,这个国家迟早变成索马里。

社会治安问题向来是棘手的问题。除了警方加以巡逻之外,民坊自愿性团体也扮演了不可缺角色。不过说实在的,我国经济尚未复苏,低收入的人民生活困苦,加上没有得到贵人的协助,唯有铤而走险,做出不道德的举动,到处抢劫偷窃来维持生计或养家。若是如此,有样学样,人人岂不是步入歧途,走上穷途末路,断了自己前途。

我们必须加以改进,除了拼治安,也该迈向国际正轨同行。无可否认,我国目前的情况已大大落后于许多邻近的国家。尤其在这数个月以来,政坛上的内哄让国民不得安宁,不管在朝或在野的政治领袖,都须负起一定的责任,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本钱再继续恶斗下去。为了平民百姓,是否应该平息政坛上的纷争,携手共同为民谋利,造福人群。

我常常提醒自己,身为政治领袖的出发点必须“以民为先”,不管来自哪个政党,得民心者终得天下,但却不是只挂在嘴边说说而已。因此,对于领导干部来讲,执行力的本质就是领导力,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就是以我们躬身力行的影响力、感召力,来带动和提升团队的执行力。

我们要搞政治,首先必须要懂得政治。不信,你们看看“政治”两个字怎么写?“政治”的“政”左边是一个“正”右边是反“文”。也就是说,“政治”不是正就是反;“政治”的“治”是三点水加一个台。所以,搞政治的不是上台就是下水。不对吗?今天,参与政治者就是要懂政治,这样你的政治生涯才会发展好,反之,你去搞政治,迟早把自己搞死。

官场斗争牺牲品

有很多投机者在当地参政议政,有一些发言权,利用第一手消息从中捞取利益。“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举一个例子,红顶商人胡雪岩却最终因为和朝廷要员左宗棠过从甚密,由于得罪了朝廷其他要员如李鸿章、张之洞等人,最后身不由己地深陷于官场斗争中,终于破产。他败亡最主要的原因是官场斗争的牺牲品。终其一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也许这就正是政治与利益相致的地方了,即不择手段地达到目的,没什么上流下流,没什么有耻无耻,随即见机行事、撒谎行骗、溜须拍马、赌咒发誓、偷窃扒拿、落井下石……等种种功夫居然都找到了“用武之地”并且还是无往而不利,使他飞黄腾达。而这恰是一般是贪污腐化、卑鄙无耻、藏污纳垢及虚伪肮脏的所为。

我本意今次是要讨论“治安与经济”,结果不少读者提供我意见,于是我自己也来想想,试图分析一下。这里的分析半点也没有“影射性”,因为这是事后的感想,与写作时的计划与心情全然无关,主要是纯感情性的,与理智的分析。

刊登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 下午二时四十三分

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

翁协文:月杪接佳音 恒中免税单据露曙光

(槟城21日讯)恒毅中学申请免税单据进展露曙光!槟州马华联委会署理主席翁协文预料在这个月杪,恒中董事会将收到财政部发出的好消息。

他说,据他了解财政部已经向恒中董事会发信,有任何问题会直接与董事会联络,“至少在现阶段董事会也清楚知道申请进展还欠缺什么文件。”

他表示,希望此事能在这个月杪内获得解决,为免下个月遇到农历新年拖延问题的进度,他本身也会再度跟财政部跟进。

他在针对马华答应协助恒中扩建计划,向财政部申请免所得税单据进展,接受《光华日报》访问,如是披露。

光华日报 2010.01.22

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居民抗议声中 大山脚添霸市遭否决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 凌晨十二时二十分 ( 光華日報)


(槟城18日讯)联邦政府已正式否决拟议中及引起争议的的威省大山脚阿儿玛霸级市场计划。
贸消部全国高级总监拿督依斯迈亚末即向《光华日报》记者指出,贸消部已正式否决“特易购”(Tesco)在威省大山脚阿儿玛再添分行的计划。

他指出,由于接获来自非政府组织及居民的抗议行动,再加上贸消部发现威省已有7家霸市,一个以部长为首的委员会已在不久前正式否决大山脚霸市计划。

“我们已否决有关计划,有关决定已在一个委员会内作出。”他说,由于反对声音来自非政府组织及马华公会等分别提出抗议,我们决定否决该计划。

不过,在问及有关计划已获得槟州政府批准,且也受到一些方面的欢迎时,他承认有一些方面希望引进霸级市场,不过,却认为该区的霸市已过剩,所以部长才作出否决的决定。

翁协文:违反3项规定

马华公会槟州署理主席翁协文指出,马华公会是在2008年11月介入,并将问题提呈给马华总会,由总会长及州主席向内阁提出反对。

他表示,槟州马华也在去年8月向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翁诗杰提出这项问题,由总会长将问题带入内阁,反对大山脚再添霸市。此外,他声称,也发现有关计划的土地与一些民联议员疑有利益上的挂勾。

“我们积极给予协助,同时发现有关霸市计划违反了三项规定,包括每35万人口才有一家霸市,以及在4点5公里内不可以同时超过两家的霸市等。”

2010年1月17日星期日

烧烤肉干会污染环境?

最近在面子书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华人农历新春期间不准街边烧烤“肉干”事件,也引起了我对此事的好奇。市议会的负责人以空气污染为理由,在一声的旨令下,引起了在野党的成员纷纷地在各自的面子书里,发表各自的看法。我了解到,这也难怪大家对此事件的反应。

农历新年是我们华裔最大的庆典,烧烤肉干,蒸烤年糕及其它传统的食物是必需品。然而在这经济低迷的状况,有了这项旨令,同胞们就会加重负担。使这个庆典蒙上了一定的缺陷及遗憾。

经过几天资料收集,议会也仿效首相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概念来处理这个事件,可以拿出来摆卖,不可在街边烧烤。我觉得很疑惑,难道在家烧烤就不会污染空气吗?这是否也意味着,将来临的盂兰胜会及九皇大帝的庆典在向市议会申请准证时,会不会面对到同样的理由而被拒绝呢?那么在来年友族同胞的开斋节庆典期间,也会不会一样的情形出现,烧烤沙嗲、鸡肉可以顺利的得到准证吗?

最令我啼笑皆非的是,发出不允许在路旁烧烤肉干的竟然是以华人议员居多的槟州政府所提倡,除了指构成环境污染问题之外,也会引起种族敏感。我想了很久,这到底是那方的“家乡话”,可能槟州首长是来自马六甲人?

其实这几天来,在我的脑海里一直困扰着这个问题?有许多来自外州和本地的朋友不停的拨电问我,“烧烤肉干”真的会污染环境吗?吃“肉干”会引发种族课题吗?真的,我不知道原来“肉干”会引发那么多的后遗症。

乡土小吃风俗

追溯槟州政府在提倡槟州美食,肉干也是其中的一种,它突出了乡土小吃风俗。在我记忆中,吃肉干也是潮州人过年必须品,年长一辈都会大量购入“肉干”,作为新春佳节美食之一。

有一位潮州朋友告诉,在他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家大小都靠父亲一人维持家庭经济,全年都是稀粥粗饭下肚,只求一日三餐。但到过年时,就算家里没半点钱,父母亲都会向亲朋戚友借点钱,办一些年货,然而唯一不缺的就是“肉干”。

当时好奇的我,就问明其原因,原来吃“肉干”也是潮州人的文化,尤其是在过年期间,家里怎样穷,都会购买一些“肉干”存放,在亲戚到来拜年时,可以供品尝,如果连“肉干”都没有,全年都会被人瞧不起。

然而对这些潮州籍贯的文化的真实,我也不清楚其真伪,只知道穷人家过年,“肉干”比金钱看得重要。

其实我本人是借此真人故事,告诉华裔子弟们,吃“肉干”也是我们中华文化之一,也相信一年只烧烤一次“肉干”,不会污染环境,更不会引发种族课题,这都是“忧人多心”之举。



刊登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 下午三时一分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一个马来西亚

针对3间教堂于周五遭到滋事伤人抛掷汽油弹一事,感到极度的伤痛。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都和谐共处,发生类似的事件,可说是一件最可悲及可耻的事。

我国一路以来施政以来都以三大民族为主,人民的风俗习惯及宗教信仰都得到政府的重视,这种情景也得到多个国家的首领认同及赞扬。首相也提倡了“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因此,他呼吁政府执法单位尽快的把滋事分子绳之以法,早日给于人民一个交待,好让人民再过着和谐的日子。国人必须了解到,每当国家发生类似事件,受伤的不只是单方面而是广大的社稷。外资们及从商者们都会受到其波及。

呼吁各造有关人士及团体以冷静的心情来处理,不要再让事件再恶化,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才来后悔莫及。

2010年1月9日星期六

负面的新闻

2009年刚过去数天,一年里来在全国发生的事件何其的多。这些新闻,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不管是正面或是负面的新闻,媒体都一一的在报章上报道,正是忙透了我们的媒体朋友。近来,我看了一些媒体在其报道“回顾2009年十大新闻”的项目里,都选择了把负面的新闻排行到10名内。难道就说没有一个正面的新闻可以挤进10名内吗?

记得,多年前一位媒体朋友对我说,报馆要大事报道负面的新闻才能得到读者的青睐,报份才能提升。这样才能符合读者的口味。这也形成人们在选择购买报章阅读时,都会以报章的头条报道为准绳。尤其是对负面的新闻,特别喜好。

这样的做法会对我国的政经文教带来了什么样的效果呢?我想借这个机会向读者反映我个人的看法,而我今天的言论不代表及针对任何一方而发的。1)政治:这些负面的报道,会让全民对政府带来消极的看法,慢慢的就会引起国民对政府的不满。对于政府要施行的每一份计划都产生了很大质疑,成了发展路途中巨大的绊脚石。2)经济:在外资的眼里,对于这样的报道,就形成了投资者对我国的投资止步了。直接或间接地使到我国的经济蒙上了不必要的损害。3)文化:在不觉不知中,人民的思维就被这些负面的报道先入为主,在脑海里留下了一个负面的印象,形成了一个不健康的文化。国民在分析某个事务时,都会被这些思维所影响。尤其是年轻的一代,我们所谓的主人翁,未来国家的领导者,都会被消极一面所影响,那将来会否带着积极心态去处理事务吗?这种文化是不是我们所要求的呢?4)教育:常言道:“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看起来,知道的大约都是负面的新闻。然而,慢慢的就形成一种负面的教材了。学者们都会被负面的新闻有所感染,那将来将会形成一个怎么样的社会呢?

我想,每一天当我们在打开报章之前,都会发现到一些类似的新闻,据说;某某某被阿窿追杀,车祸死了多少人,某某某被抢杀了。这些新闻成为国民关注的问题了,而不是国家某某建设被某一方面认同了,或是政府推行了一些有利于民的计划,值得赞扬的新闻被关注了。反而,很奇怪的是大多国民都对正面的新闻产生质疑。对于那些“据说啦,传说啦,可靠消息来源”的负面的新闻加以相信。

回想起,5年前在上心理课程时,从美国来的詹姆士讲师说了一些例子,他说在某个国家,要是当地的报章一直强调某些族群常发生自杀事件,那么接下来数个月,我们就会一直见到那一个族群的自杀在提升。

我想在这新的一年里,我希望我们可以见到较多积极及有推动力的新闻被标上报头,而不是一些负面的新闻。

刊登于:光华日报 04.01.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