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星期六

乱象

今时不管您打开报章或时下流行的面子书,您都会发现到一件又一件看了使人会怒发直升的感觉,这又是谁的错呢?面子书的用户错吗?报章的错吗?不是,是那些说话没经过大脑的大人物错。那又有谁敢出来纠正他们呢?高调论政的呢还是PLP的呢?都没有。只有FB的用户最敢说话,但是,他们所说的,那些所谓的大人物听得到或看得到吗?我看,你由你说,我由我作,这样才有希望改革!

2010年10月13日星期三

双十话马华民政

槟州国阵青年团在10月10日办2010年开斋节门户开放
十月十日,是台湾的国庆节,也是中华民国诞生的纪念日,故称“双十节”。说起这个日子,我们再回历史看看,自满清统治中国以后,种族歧视因此显得严重,同时对汉人施予惨酷的环境下生活,加上政治贪污腐败,民不聊生,帝国主义在文化和经济上也对中华民族受到侵略辱国,迫使国家走上灭亡的厄运。

已见中华各个民族即将面临存亡的关头,孙中山先生便号召其同志而进行革命的工作。当时孙中山先生也知道,若不推翻这腐败的满清政府,中国的命运就因此告一段落,所以他决心扛起改革的使命,拯救中国。

到了1894年从那时候开始,正是甲午战争之时,孙中山先生组织“兴中会”,革命运动就因此轰轰烈烈的展开。经过第十一次的革命,就在1911年10月10日,革命军气势浩大,锐不可当,满清政府眼见大势已去,只好宣布退位,满清三千多年的君主政体就此结束。

从上述孙中山先生革命成功的历史,便是后人的借镜,我们都从历史吸取许多教训。近来,除了新人结婚登记为纪念日,在这2010年10月10日,三“十”合一,其意在“十全十美”,是百年一遇的吉祥日,我国政坛也掀起“双十”的热潮。

说到这一天,马华和民政也择此黄道吉日来进行会员大会,马华一方召开的重组改选,另一边厢则是民政的特大会,其中的“倒丁大会”更是引人注目。但是,这双十日子正当是台湾人民薄海腾欢的日子,展现安定与繁荣;不料,我国政治与台湾恰恰相反,以华裔居多的国阵朋党,即马华和民政,却陷入党内派系之间的暗斗,并以会员大会来决定谁主皇朝。

党内派系之间的恶斗,只会两败俱伤,对任何一方并无益处。加上其目的只不过是争夺权位,利用任何手段而取得。而且,还是煮豆燃豆萁,相煎何太急呢?台湾双十庆与马华民政却是天渊之别。台湾的双十正是革命成功,将贪污腐败的满清政府推翻,并建立起“中华民国”使国人团结,以民为本;而马华和民政却展开另一场的战争,为名利夺权位,却无将人民的寄托为上。

人民或许得知,国阵和民联之间的差别在哪里?各有千秋。以乍之见,孙中山先生就是因满清统治中国以后,种族歧视显得严重而迫使国家走上灭亡的厄运,才发起革命运动来推翻前朝政府。这么看来,以历史作为借鉴,我国或许会有第三股势力的出现,而掀起改革运动,杜绝贪污腐败,来挽救社稷和国家所面临的安危。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10.11

2010年10月6日星期三

国阵民联都有不足

那天晚上,我正好在吉隆坡公干,在忙着处理业务当儿,不料收到一则令人惊讶的手机讯息,指土著权威组织又在隆雪华堂前闹事,原来当晚是黄明志“呐喊—年轻人的反叛与行动”的对话活动。约50名的土权成员进而在门外示威,也践踏和焚烧黄明志肖像,导致活动被迫取消。


据了解,有关活动是申请获准证后而举办的,而在外的闹事者,不仅是非法集会,反而也没有被警方逮捕问话,并从容他们和平解散。若以上的事件与上次警方逮捕赵明福哀悼会的出席者,恰恰相反,这是否证明警方畏惧土权?

我国政局混乱,中央政府却不敢向土权施于严厉处分,有失政府和警方的声威,也造成种族之间失去和谐相处。这事件发生看来,都归咎于种族之间磨擦而燃起的火花。

当种族与种族之间的情绪煽动发生时,我国国阵政府对此却爱莫能助,这也包括民联政府,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个非常棘手的课题,一旦发言有失,就会遭到任何一方的谴责。同时,若发生种族之间冲突,人民百姓就会因此遭到祸害,殃及国家安危。

其实这问题很简单,任何国民在这国土上,土生土长的人民都是马来西亚人,不管你是来自哪一个族群,马来西亚也属于大家的,不分你我。大家务必携手共同团结,爱护这多元化的国家,友族之间的和谐,这也是每个国民的基本责任。

民联议员的贪腐滥权 也得向国民交代

虽然国阵执政偏差,施行单一种族政策,这已不适合当今的局势了,强行不公施政会遭人民排斥;而民联虽在308大选狂胜后,到今天的政策也逐渐显得懦弱,尤其是行动党和回教党之间的尴尬局面,加上某个民联议员的贪腐滥权举措,民联也不能给予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这么说,不管是国阵或民联,都有其不足之策,这都是人之常态,得意忘形助,自私自利。在来届的大选,人民也是被迫着二选一,意指从这两粒烂苹果中选一粒较好的。若在政坛上出现第三股势力,人民的选择又当如何?

民联政府除了行动党和回教党之外,民联首领的政党——人民公正党,其中有许多党员和领袖都是以青蛙式“跳槽”过党,但是其思维乃存着种族之间的不容所处。乍看最近将要举行的党选,党内领袖你争我夺,相互呛声不是,为了权势,为自己利益,或是为人民夺权?

甭说他们,我在政治领域也体会不少的经验,身为一党之领袖,人民的寄托就必须扛起,委以重任,以人民权益作为出发点,尽能力做到最好。但在国阵及民联当中,又存有多少这样的政客呢?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