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星期五

感谢彭文宝认同 社团应超越政治

马青槟州团长兼国阵马华武拉必州选区协调员翁协文很感谢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的认同与支持他的看法,社团确实要超越政治,方可鞭策政党的施政。但遗憾的是,还有许多民联议员却不存有这种思维,无法跳出框框。

翁协文表示欢迎愿与彭文宝分享这施政议程。不过,在要打造一个公正、透明与清廉的社会,他认为,民联还未达到这个水平。

他揶揄民联在打造公正、透明与清廉的社会上还欠“火候”,凡事没有十全十美,因为要找出一个完美无瑕的“10美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不可再自欺欺人。

他也认为,同行动党与马华并非敌对的,只是政见有所不同,不同阵线作出良性竞争是好的,都有同一方针,打造全新的社会,争取人民的利益。而两线制的出现,是让人民有更多机会作出选择。

彭文宝虽坚持只可在社团晚宴谈政策,不可将政治色彩带入社团,但是否如同他所言,所有的民联议员都同出一辙,欢迎各政党的参与,而不是以“权威”牢牢的控制。

他说,民联执政槟州后确实要改善及推行多项惠及人民政策,不过在透明度有所保留,如给予华校与独中的拨款上,就玩弄权贵,不应以“有需求”来分配。就如拨款予独立中学当儿,每年不敷都超过百万令吉,但分配到却是最少的,这是否代表最多人支持的华校,就不用再分配到多一点点?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医者父母心

华陀

看病难,看病贵,是每个市民不可回避的问题。惟医者父母心,这就见人见识。

治病救人,本是医生的天职,古代就对大夫(医生)这一职业就有著“悬壶济世”的美誉。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医患矛盾屡屡见诸报端,似乎医生们已经摒弃了治病救人的宗旨,都开始利用各种手段、各种名目谋取个人私利。

细想一下,其实也不尽然。多数医生还是克尽职守,兢兢业业的,只因为少数人违背良心的做法,挫伤了广大患者的心。

前天与一名多年好友用膳时,就大发唠叨指责现今的医生已没再有“医者父母心”的心德。他忽然感慨地说:医生看病,除了要有医术,最重要的是要有医德,不应该只向“钱”看。

可想而知,这位朋友说的也不无道理,在金钱社会里,有谁会“咸”钱多。就算家财万贯,每日都“金钱”赛跑。 尤其在经济的大趋势中,其实医院也顺应时代进行改革。

其实医生也应该敬业乐业,激励其不断提高医术以更患者的欢迎。但却被一些“心思活跃”的人改变了其味道,抓住了病患者的心态,提出了高额的医药费,简直是明抢病患者的血汗钱。

而有良知的医生受到效益工资的束缚,谋私利的医生更加有恃无恐,让广大患者则成为了受害者,那些良心与现实较量之后的高额医疗费用只能由普通百姓承担,因此上“看病难、看病贵”也就成为了一个广泛的社会问题。

古云:“医者父母心”。作为医生要始终具有治病救人的良知,处处为患者考虑。虽然医务工作者已经有了严格而具体的职业道德规范,但“医者父母心”的古训并未过时,它应当位于医生职业道德的核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