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星期一

禁赌和禁酒,就能解决问题?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2010.05.30

马来西亚赌球槟州“猫”首长在上星期五宣布了州政府将全面禁止足球赛投注站在槟州设立,这是一项利民的政策。奇怪的是,自从内阁宣布赌球合法化后,整个民联成员党都鸦雀无声,直至林冠英在忽然鸣了第一响“炮”,跟屁虫也随之四起,真的是....唉!

赌球合法化,表面层次上好像是联邦政府在鼓吹赌风,但事实上这项政策是在阻止地下赌球集团扩大。不管你喜不喜欢,接不接受合法化,每一场的球赛都可通过手机、简讯或上网的方式下注,这种情况,四处可见。

货币外流

基于下注方便,赌客就会越赌越大,这场输了,下一场重注翻本,结果血本无归,欠下一屁股的债务,有者甚至向“大耳窿”套现,或者无法清赌债者,只有“溜”人,制造了许多社会问题。

这几天,与一些朋友谈起这项课题,也给予了我见解,赌球合法化将不会致使我国的汇币外流。侃侃而谈间,还提起我国的地下赌球集团可以操控欧盟国家赛事的结果,听起来,这项的“壮举”值得骄傲的。但担心的是,这汇币是否会流落到其它地方。

我个人对赌球没有任何的兴趣及特别爱好,也不去理会场边的球迷热度有多少,更不需要去了解其走势与波动,但却从中探讨出几个见解,我还是觉得赌球合法化是对的。

可是提到鼓吹赌风,又觉得有不是。我深信每个人都会有像我的想法,莫非“猫”首长也一样,感同身受?所以才迟迟不发难,还是另有原因?这就见仁见智!

谈到禁赌之外,这几天槟岛地方政府又提倡禁酒。这回槟州民联禁赌又禁酒了,我本身对禁酒特别有兴趣,更想了解“禁酒”的问题。惟回教党在鼓吹“禁酒令”时,“猫”政府也是不表示立场,但却忽然间给槟州人民迎头一击,宣布槟州也禁酒了。

赌博害人

根据民联议员披露,逐步实行“禁赌”及“禁酒”,是因为赌博能害人及酒能乱性。但我却不认同这种看法!所谓小赌怡情,打赌就会伤感情。所以任何玩玩的怡情娱乐,还是可以舒缓现代社会的压力,但沉迷的豪赌,烂赌就是违背了娱乐的规范。喝酒也是同样的情况,过量的酒精是会伤身的,但适其量是好的!
马来西亚禁酒
如果明白了以上的实况,那完全禁赌及禁酒,就不是明智之举了!回教党是激进派,问题在如何管理。就如吉打州路牌及广告牌已经“呈”上了爪夷文,那槟州的中文路牌几时才能实现呢?不久前,竹林亏损事件,我想猫首长也应该给槟州人民一个交代吧?

2010年5月17日星期一

没完没了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2010.05.16

近来我国政事突发连连,除了东马诗巫在补选期间朝野政党互争取支持选票之外,西马这厢也发生不少令国人感到厌倦的纠纷。我在想,在廿一世纪里,全世界都迈向科技时代的进步,逐渐成为先进国。而我国呢,一声叹息,到底什么时候才撇清种族纷争,团结国人使国家进步?

许多国人都认为民联执政比起国阵来得好,而目前民联也面对许多政客跳槽,或意见渐渐分歧,这显露了民联之间的朋党开始产生朋党背负信义之间的承诺。大家也知道,吉打州在国阵执政期间,并无限制广告牌指定使用爪夷文,但自从国阵失去吉打州政权,以回教党为首的州政府,开始显露出该党真正执政的目的。从拆除宰猪场等事件发生后,又以广告作为政治伎俩,完全使用爪夷文。

引起他族反感

吉打州政府是强制性或限制性与否,我相信商家若是要展示广告,相信不会以爪夷文作为主要宣传目的。或许这些都是州政府渐渐规化的政策,若是如此,将来吉打州的命运将会是如何?会否将大马改为回教国?会否引起他族的反感?

再说,此事的发生,民联其它盟党也装懂非懂似的,并无对此事发表任何的看法,也没向国人交待这究竟是为何?不管如何,我国是多元种族的国家,各民族都须获同等待遇。

有时候我想,民联朋党是否有达致共识来经营州内事,当初在308前又怎么对国人许下的承诺?回教党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建立成回教国,如今回教党加入民联后又是否接受民联的政策?

我奇怪的是,在媒体询及吉打州务大臣的时候,指爪夷文并不会引起非土著的不安。就因为如此,民联政府也不过问华裔商家招牌以华语书写的事实。或许为私下热爱爪夷文,就鼓励吉打州内的商家多采用爪夷文,这是占为己有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马政治永远争论没完没了,又如何做好州内的政事?执政只有短短的两年,就开始违背民联盟党的承诺,私下执行回教党的最终目的。对槟城而言,若有任何对民族不公的事情发生,虽然我处于在野党,不管路人的闲言闲语,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会坚持本身的立场去做好对国人的每一件事。

2010年5月10日星期一

踏实的去执行本身的职务,别再输不起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2010.05.10

自从槟州在野党领袖阿查哈所发表的513事件将会重演,此话一出,已引起全国人民忐忑不安。为什么?这件事情谁点起的怒火,家喻户晓。我在想,阿查哈是否已忘了当初发生情形,而轻易的说出口?哈哈,我想这问题有够单纯,若再燃起513事件,会有可能吗?

相信513事件的发生,年过45岁以上的中年人都知道,他们也是当中的受害者。若要刻意挑起513事件,已不是时宜了。当年我国独立不久,在1969年的大选之下当权派选票滑下。联盟在103席国会议席中取得66席 (国会议席包含西马与东马地区共144席,联盟在沙巴已不劳而获得到另外10席。 东马地区订5月25日为投票日。),马华公会仅占13席,联盟得票率约49% ,席次则较上次大选减少23席,其中马华减少14席。 反对党 (亲马来人立场之回教党、亲华印立场之民行党、进步党及马来西亚华人团结组织) 得票率约51% ,但由于受选区划分影响,反对党仅取得36% 席次, 而执政党则取得64% 席次,恰好占有三分之二关键性多数席次。 联盟候选人在马来西亚半岛当选率仅64% ,落选者包括林瑞安(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工商部长),吴锦波(社会福利部长),韩沙(新闻部长)及马哈迪。

参与之民众情绪高昂

在州议会改选方面,执政联盟在槟城、霹雳、雪兰莪及吉兰丹四州失去优势。反对党在槟城的24席位中获得20席 (这是大马政治史上第一次反对党经过选举掌握州议会多数席次而组成州政府) ,在霹雳州的40席中获得21席,在雪兰莪州的28席中获得14席。民主行动党及民政党(采非种族政治立场)分别发动群众,在吉隆坡展开“胜利游行”,参与之民众情绪激烈高昂。就因如此,才发生513的悲剧。513事件为何?是因为当权者输不起而染成的悲剧。现在已是廿一世纪了,不再适合以513事件作为威胁工具。

我国是多元化的国家,落选的后选人都应接受事实,坦诚接受选举的失败,而不是刻意挑起种族课题,以威胁式来压迫人民。在上次乌雪的补选中,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人民不再受选举的糖果所诱惑,应踏实的去执行本身的职务,才能挽回民心。

应该接受选举成绩

说实在的,现在的政治局势非常的复杂,也是国阵与民联的关键时刻,若在来届大选,选举成绩将会如何?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接受选举的成绩,若输不起,当官又有何用?人民的眼睛渐以雪亮,不会在被诱惑而蒙骗。从政者该有成熟的角度去看待政治局势,而不是凭空想象压迫人民来选择政府。时代不同了,随机应变,才是上上策。#

2010年5月8日星期六

Lim Guan Eng's unwarranted over-reaction to a proposal to shift the Penang Port.

I am appalled by Penang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s unwarranted over-reaction to a proposal to shift the Penang Port. The suggestion was one of the many bandied about during a dialogue between port users and NGOs with the Minister of Transport Dato' Sri Ong Tee Keat on May 6, 2010.

I see no reason why the Chief Minister who's from Malacca, need to get so worked up to the point of branding the proposer anti-Penang? Surely, he can't run the State like his own DAP where he expect everyone to toe his line.

It is through such brainstorming sessions that one can find new, unconventional ideas that may make Penang Port the leading port it used to be.

The Minister of Transport had made it very clear that all views expressed during the dialogue must be respected and studied. If Mr Lim care to read the newspapers carefully, Dato' Sri Ong had never said that plans were afoot to move Penang Port.

It is time Mr Lim stop fishing in troubled waters and waste precious time playing to the gallery. It is time he comes up with ideas to look at ways to further develop Penang, including bringing more trade to Penang Port. And such new ideas can only come about only if Mr Lim can accept out-of-the-box suggestions that may not necessarily be in line with his world view.


Mr Eng Hiap Boon
Penang MCA Youth Chief
0124858861

2010年5月3日星期一

华人票为什么会流失?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 03.05.2010

乌雪补选尘埃落定,国阵夺回了此国会议席,首相也兑现竞选诺言,移交300万令吉拨款给叻思华小,这也是华社一大喜事,同时粉碎了反对党的“口舌之战”,一言九鼎的言出必行,这也显示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开明政策,获得选民的支持。

马来西亚华人
唯这场得来不易的胜利,却引发右翼大马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炮轰华社不投国阵,首相不应兑现竞选诺言的言论,不但严重伤及华裔的感受,也粉碎了“一个马来西亚”精神。

对此,华基政党领袖们也纷纷地发表言论向依布拉欣阿里作出反击,把华人没有支持国阵的焦点转移到他的身上。那就不用费神去研讨和分析了,华人到底是为什么不投给国阵了?

说实在的,华人到底要什么东西,才能恢复对国阵的信心呢?在未来日子里,有什么积极行动可挽回华裔选民的心呢?这种种的问题,从308至今都找不着的答案。但在乌雪这场补选就可以彻底找到明确的答案,不要再欺骗自己,因为在过去,这些华基政党都以巫统一党独大来作为借口,说华人不满巫统所以才不投给国阵,我想这个理由已不能再用了。

乌雪425补选结果,华人选票大幅的流失,比起308政治大海啸还要来得难看,原因出现在哪里,这个问题正使大家忙得不可开交地去寻觅找“替死鬼”!

从过去在北马几场补选,显示本地国阵成员党,在还没上阵前就乱了阵脚,不断的在自我阵营内争夺地盘,索取一些“好处”。拿了“好处”却不做工的满街都是,你说国阵会赢吗?

就以乌雪补选举列。当时有一个主要的政党领袖指,乌雪有8千名党员,如果每个党员都出来投票支持国阵,肯定的,一定顺利过关。但试问成绩结果,这些“铁票”去了哪里?除非这些都是幽灵党员或是“外来的移民”。

就此事,我认为有关政党的组织局有必要的检讨和反省,政党的支持度有多少,事先必须核查清楚,不可信口开河,把党的名誉毁于一旦。

我也相信国阵成员党在经12届全国大选后,尤其在308大选政治海啸后,应该发现问题出现在哪里,各领导层对此也心中有数,只是不敢正面的提出和面对民众。有许多退休政治人物给予了我受教,令我从中领悟,但这可要领导层肯听取才可以。他们都说:“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如果长久下去,再好的“一个马来西亚”也挽不回华人的支持。

基于年轻选民不投国阵,他们不懂过去几十年来国阵的贡献,还是他们眼里有看到偏差行政和不公平的对待?这种种的现象,在面子书或类似的网络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问题是这些领导层是否有去了解?其实不只年轻人不投国阵,乐龄人士也如此,他们要的是国家有所改变。

俗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可是年轻人大都见到的是“长江前浪推后浪,后浪死在沙滩上”。这种迹象在民联老早就把后浪给推向前了,哪会把前浪摆在前端呢?希望我的看法没有伤到任何人或政党,只是见仁见智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