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星期二

全国各独中统考生多了一个升学管道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06.27

前几天我收到从吉隆坡捎来的好消息,我听了感到非常高兴,马华前任总会长兼班丹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翁诗杰所宣布的,就是澳洲南昆斯兰大学正式接受我国独中统考文凭的考生,在无须经过入学考试或面试,直接进入该校3科系深造。这消息一出,除了让全国各独中统考生多了一个升学管道,也以华裔学生为主的目标取得一个优势。

翁诗杰他也说,南昆斯兰大学是希望基金第一个争取到直接接纳统考文凭考生的大学,接着也希望从英联邦国家着手,接洽到更多国家大学接纳独中统考文凭。

我认为,除了翁诗杰,也是董教总、独中董事会及教职员们所付出努力的成果,将独中的教学模式逐渐成为东南亚各国的楷模及认同。虽然,我国教育制度实施不公,对华裔受到很大的打击,这么多年以来,华社依然坚持独中的教学理念,支持独中办学是正确的、肯定的、不受质疑的。据查资料指出,南昆斯兰大学是澳洲的一间国立大学,在世界排名属4星级的著名大学,独中生凭着中上的成绩,就可以直接进入南昆斯兰大学深造商科、商贸科和信息工艺系。

统考文凭能够获得国外世界级著名大学的招徕,我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统考文凭在马来西亚却不受政府的承认?这个问题,相信国内华社都有一定的不满。正好最近继政府决定废除公共服务局海外奖学金后,在行政偏差及多重标准的情况下,已注定非马来学生没有特权,在偏差的教育政策必须靠自己或社会组织来资助升学费用。另一边厢,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不拉欣阿里建议说,用赌博税收及酒税提高,而充作一个非马来学生奖学金之用途,这个说法显明是冲着华裔而来,也表明自己靠自己之意。

感叹的是,副首相慕尤丁将小六评估考试及初中评估考试都废除掉,意味着将我国教育水平降低,犹如将国家的教育领域开倒车。我国所实施种族政策之下,不但不能提升国家的经济水平,反而走向贫瘠谷底的坑洞,并与政府通过的“第十大马计划”协助国家转型为高收入国的说法恰恰相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哪!
设立一个基金会

如今南昆斯兰大学接纳统考文凭考生直接入学,并形容承认统考文凭与A-Level同等水平。此外,我国独中生也能够轻而被昆斯兰大学录取,比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及录取更容易得多了。

大家都知道,教育乃立国之本,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当然,出国深造也需要一笔庞大的资金来培育人才,我相信翁诗杰也会寻求社会组织的管道,设立一个基金会,供品学兼优的华裔子弟,在不愁经济能力的情况下,也能够完成大学的读书生涯。翁诗杰的付出,总算得到华社们的欣慰,再接再厉吧,翁诗杰!

2010年6月25日星期五

五十步笑一百步

来自Simon Chin的电邮:向來秉持超越政黨,中立及獨立自主的華人民間社團組織,我们主张文化教育事业活动,拥有维独立主导的权益使命。我會非常歡迎及欣慰看见州政府在這方面的主動撥款誠意,然而政府乃管理众人之事,造福人群为本位,適时分配人力财务資源本應是作為民選政府的義務,并不存在利益交换,相反的是无条件的奉献及支助。倘若我們苟同事情正如人家常坚持的手法「Wau tolong lu,Lu tolong wau」,五十步笑一百步,换汤不换药的模式持续发酵, 這是人民在教育政府的事務上再次失責,二线轮替对人民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2010年6月23日星期三

公平待遇

文:翁协文 异言堂 2010.06.21


近来我国政坛上棘手问题可真不少,朝野双方相互争议,而造成巨大的伤害,非老百姓莫属。尤其是首相纳吉所拟定的《第十大马计划》,上星期的专栏我也提过了,这次我又有新的看法。

这《第十大马计划》中,很明显地首相纳吉始终没有顾及所有国民,纯粹偏帮马来人,尤其是巫统朋党中的利益。不顾及外人的评论,宁愿保持土著固打制,而放弃全民公正的政策。若土著权威组织续与国阵保持密切的关系,在来届要获取人民对国阵的信心,是很难的一大挑战。

根据《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中已阐明,马来西亚是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当然最高元首是国家最高的领导人,并由首相所领导的行政部门、国会及联邦法院领导的司法部门三个主要机构组合而成。就因如此,在国民的权利中,有关宪法的定义也引起众人混淆,经常为马来西亚人(特别是非马来人)所引来的争议。

保护土著特权

自从马来西亚独立当儿,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国家独立推介礼上,已强调来自各族的国民都是马来西亚人,并加强马来西亚人的身分认同和培养归属感。我不解的是,土著权威是个怎样的组织?它是否比国阵朋党还高高在上?为何首相纳吉会顺从它们之意,它在社会又扮演着什么,贡献什么?

或许它的解释是,“权威”意指权利的威信,或不畏惧地强行施压政治,控制整个政局?当年的“保护土著特权”的政策上,在政府各领域都实行固打制,以当年国家独立时来看,是为保护当地原住民,而不受其它族群侵占他们的基本权益。尤其是到马来西亚工作的华裔和印裔族群,是掌握当地大部份的经济领域,这并不包括马来人在内。

要明确的是,马来人和土著是不同的,不过至今这已没有甚么区分了,这就是自认土著的马来人所感化的?土著权威组织是保护本地原住民,或是马来人?后来所推行的“新经济政策”是掩饰“保护土著特权”之说法,来保护马来人权益,却不包括土著。

自认大马主人

当年的“新经济政策”,原意是为了重新设立国内经济系统,并给予每个族群一个公平的地位,希望通过这项政策,消除农村社会贫弱问题,让马来人(或土著)在经济领域上至少占有30%权利,原因莫过于自认是马来西亚人的“主人”,应享有特别的地位,其它族群就对此偏差政策感到不满而争论不休。

当今的“新经济政策”已转型为确实的“拐杖政策”。这制度不但没有废除,反而变本加厉,侵蚀国家经济蛋糕的三分之一之外,其它利益皆占为己有。

我不相信首相纳吉还不知道这已不再是现代的政策,强调“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另一边厢又实行不公的政策,只会让人感到矛盾。 若他是继承其父敦拉萨的政策,这已是落伍了;若以“一个马来西亚”为优先,任何方面,各族就应该获得公平的待遇。

2010年6月19日星期六

全民政策取代拐杖政策

文:翁协文 异言堂2010.06.14

自马哈迪时代的开始,新经济政策实行至今,仍不能完全扶助国内的马来人。虽然新经济政策实行了几十年,大家也明了最后的结果,只是一小部分的马来人从中获益,而其它马来村内的马来人,根本都没有得到什么东西?有关政策说是扶助马来人提升他们的经济,但结果看来是被滥用了。

到了纳吉时代,在他所宣布的《第十大马计划》下,很明显地保留新经济的模式,还是继续地让马来人行着拐杖的政策,也违反了他所提倡的“一个大马”计划。或许,他心有苦衷,在最近的两个补选中,已失去其它族群的支持,因此,为保住自己的江山,宁愿削弱其它族群的福利,进而力保马来选票的基本盘,加上土著权威组织的施压,不得不奉行他们所要求的,要不然可能又引起国内的不安。

在我分析中,马来人若继续靠新经济政策来扶持,到最后只会使自己的族群渐渐落后,不能与国际接轨,是可悲的事情。而土著权威组织突然冒出许多种族主义浓度的口号,不理会他族的感受,形同“抢夺”国人钱财、权力占为己有,这和强盗又有何异?他们所发表具有种族煽动性的言论,却未受到任何的对付,只让国人憎恨。

赢了颜面输了支持

土著权威组织所发表的言论,也证明了他们的目的,保护马来土著特权,保留30%的固打制,而首相纳吉俯顺他们的用意,让他们赢了颜面,却输了国人支持,这又有何用?我还是认为,首相纳吉应该勇于摒除新经济政策,这才能真正提升马来人的竞争力,毕竟大马是个容纳多元种族的国家,务必寻策公平照顾各族国民,而不是偏帮马来族群。

如今《第十大马计划》下的宣布后,除了马来族群继续实行新经济政策之外,却令他族大失所望,乃存有不公的政策。在来届大选要收复失地,让人民支持票回流,保住江山难矣。

另外,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嘉拉所发表之“国家破产论”,表示大马在9年后将面临破产,那我想知道的是,既然国家面对这样的危机,那他又有何解危之策?到目前为止,国人还正在等待佳音,未来将是如何,却无人知晓。

为了小树放弃森林

我想不通的是,新经济政策继续实行和国家破产论,这两课题是否产生了矛盾?新经济政策是采用国库来扶助马来人经济,另一边厢又指在未来9年内国家将面临破产的窘境,两个课题同时发生,对于国家政策方面来看,领导者若是为了一棵小树而放弃整片森林,那国家还有未来的希望吗?失策也,愚也。

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政府不该再继续扶助马来人了,应该发动全民政策才是重要的,让国家振兴起来。匹夫啊匹夫,你的责任又在哪儿呢?

2010年6月8日星期二

新内阁终于成功改组了

文:翁协文 刊登于:异言堂2010.06.07

新内阁终于在6月4日成功改组了,也不必辛苦媒体朋友们每天在报章及网络上猜疑和影射了。首相虽说是“轻微”的改组,但却很明显的显示出很多缺点,狠狠的把整个“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给画上污点。

这次的改组,目的好像只针对两个政党,那就是马华及人民进步党。很多马华高层领导曾经在报章上说过,如在大选“落马”的领袖都不会被受为上议员及正副部长。但是今天大家都有目共睹,不单只被委为上议员,还接受副部长职,把那些中选的中委及民选国会议员置于一旁。相反的人民进步党的卡维斯却炮轰说,不明白为什么失去党职的上议员还可以继续受委为副部长?因此引起了党内外人士的攻击,始终也逃不过林吉祥的攻击与大做文章,把“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唱得一文不值。

这一年来,我国首相所施政的方针可说已开始得到人民认同了,已得到独立调查的赞赏,调查的结果的指数是68%,如今如再次重新调查,会是什么指数呢?是上升,还是下降?

首相上任以来,经历了多场补选,成绩都是输多赢少。如今如再面对补选,人民的选票将投向那方呢?民联又会采取什么话题来进攻国阵呢?很明显的在诗巫的补选中,林氏父子采取的策略是打“槟城牌”,这次我相信这个所谓“轻微”的改组肯定会被利用成为一个课题。这样一来,首相就辛辛苦苦把一年来的努力毁于一旦,就好像福建人所说的“功德做落草”,白忙了一趟。

未来第十三届全国大选的成绩,我猜想每个国民都心里有数啦。首相想在短期内,收复失地及赢取民心,这谈何容易呢?再加上国阵成员党里,各怀鬼胎,各施各法,使到国阵施政的方向迷失了。若要挽回这局面,首相必须要得到特别的秘方才能把局势挽回。

国阵各成员党必须要认真去“面壁思过”,把处事及管理的方式重心规划,真真的去理解国民要的是什么?不要把人民在308的教训给遗忘了,每天只懂得把食指往别人指,就不愿意的去反省。从来也不愿意去了解问题的存在,只采取“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政策”,这样的动作,国人是不会接受的,一不小心,来届全国大选的教训是把国阵赶出布城,那时才来惋惜,已经是太迟了。

回想起,每次我们在观赏武侠片时,好人永远都不会阵亡,阵亡的都是坏人。但是现今的社会刚好相反,不管是好人或是坏人,没有好好的去策划及施行的话,同样的,都会阵亡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