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5日星期二

忠与诚

忠于国、诚于民,这是政法工作的政治性准则。但在我们进入21世纪,人们的思想观念的确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个个性张扬的时代,什么是时代精神?忠诚是不是落伍了。

随着时代的变迁,是有许多东西会流逝变化,但闪烁着人性中最真实的东西、最可贵的品质是不会变的的,相反随着岁月的流逝它更显的弥足可贵。

其实忠诚对我们并不陌生,追溯中华民族悠久灿烂的古代文明,为后世的我们留下了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先辈们的人格魅力和品格素养经过千年的积淀,形成了今天中华民族伟大的品格。

忠诚的中心内容就是真诚和善良,它是为人最基本的要求。忠诚折射出一个人的品质与人格,折射出这人是否是以一颗真诚与纯良的心去看待这个世界。在生活中,我们为人父母,为人子女,为人朋友,需要忠诚;在工作中,我们为人下属,为人上司,为人同事,也需要忠诚。家庭讲忠诚,才能和睦相处,白头偕老,朋友之间讲忠诚,才会亲如手足,生死与共。

人之所以为人者,在德与才,且以德为先,德之不存,才从何而来”。“以德为先”的标准。如果一个人没有“德”,没有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的’爱、诚、信”,这 “德”是就包含“忠诚”这第一要素。相反如果他对他所从事的事业是忠诚的,他对领导布置的任务是守信守诺的。

有忠诚就有敬业,忠诚和敬业是相互融合在一起的。忠诚在于内心,敬业在于工作上尽职尽责、善始善终、一丝不苟。忠诚敬业是一种自发的最基本的职业态度,是珍惜生命、珍视未来的表现,同时也是我们工作的强大动力。

翁诗杰:党政两面虽一无所有 我未被打沉!


本期《友情人》专访人物为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这位也是可以侃侃而谈的大人物,几乎曹观友发出每个问题都有问必答,完全不把曹观友当成“敌对党”的身分来看待。

这次专访中,翁诗杰有一些私人的谈话,感觉上是很精彩,但精彩部分的全都是“闭门谈话”。

记者问翁诗杰几时才愿公布,他回应:“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时候到了,他会发言。”

难得《友情人》邀请了马华这位大人物做专访,在槟城,基于“敏感”因素,属于行动党的曹观友在找国阵领袖寻求“专访”时,是一种苦差。

然而,翁诗杰可不去想“国阵”、“民联”的问题,就一口答应曹观友,令曹观友也不能不好奇的问翁诗杰为何愿意接受他的访问。曹:是什么原因让你同意接受这次的专访?在槟州,马华民政领袖几乎都不接受访问。

翁:很多人惊讶,尤其是曹观友做为这次谈话的主角,对我来说,不同党派政界朋友见面交流辩论,甚至在某个课题上站在同一阵线,所以这不是新鲜事,应该说早有前科。

附势人肯定离我去 芸芸众生不忧没友

曹:在马华被形容为独行侠,你曾回应说这些标签对你有欠公平,其实在目前的情况(卸下总会长的身份后)你会不会感觉孤独?

翁: 独行侠称号源于在早期马华的岁月,约90年代初期的的党选,我在不受看好及没有获得当权派祝福下,连中双元马青总秘书和马华中委,当时,在领导圈子中有孤 身上路感觉,真正原因是当时马青的领导班子有共同的嗜好及志趣,在党务公事之余集体行动,但我没有,我嗜好比较独行,久而久之就贴上标签,开始不以为意。

现在党政两面一无所有,你问我会不会孤独,在政党圈子里,跟红顶白,趋炎附势的人当中肯定离我而去,因为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吸引他们围绕在我身边,这是官场 惯像,反而在芸芸众生中,我并不孤单,在我下野一年多以来的日子,从不曾意志消沉,也不曾轻言放弃,我是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与非政府组织的民族资源中心进 行非政治性的活动,我不是一个人,北部有翁协文,还有很多无名英雄才能成其事。

记:你说你不是一个人,你现在还有朋友吗,例如党内?

翁:我去到那里都不怕没有朋友。

蔡细历挑战辞职

他凭什么“逐客令”?曹:你近期发表的马华改革不足,成为无关紧要的的政党,并被蔡细历挑战你辞职,你甚至说不介意你的照片被取下,在这样的僵局下,为何你坚持留在马华?未来还会留在马华?

翁: 最近的口声之争源于“irrelavant”的说法,有人翻译为不合时宜,跟大局或社会民众脱节比较沾上边。这些话我也曾经说过,只是当时我还是马华总会 长时,大家不会有其他反弹,然而,现在我讲的同一句话,我国如果长远这样下去就会大失民心,就会“泡沫化”,结果引起蔡细历极大的反弹。我提出的“当权派 可以从总部的历史走廊移走我的相片”,主要是回应他(蔡细历)说,我充其量成为马华历史的一部分…

(记者打插: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留在马华?)

蔡细历是党员,我也是党员,即使他是马华总会长,他凭什么有这种君临天下的权力叫党员离去?

他没有这个权力,何况我在1981年加入马华不是受他感召,他今天下逐客令,我凭什么要听他的?我就是要看他如何落实这个逐客令?

我今天坚持的1981年带着批判性的精神加入马华,不像其他人凭空而降,我将这20多年来讲过的话,包括自己写过的文章都收存起来,做为鞭策之用。

这些是对我的交代,让我从政立场始终如一。如果一个党自我乖离入党路线,做为党员的我将如何决定去留,这是另外一回事。

我今天还保存马华的党籍,并非因为眷恋什么或永久党员的身份,或以图有一天在马华卷土重来,这个已经不是我从政的最大考虑,如果一个政党已经沦为远离民众,不得民心的话,长久下去,这个是不是有良知的政治人物争先恐后去争夺领导权?

“维基”说法确有其事 客观事实不怕承认

曹:根据“维基泄密”,你曾经向美国驻马大使坦承华社被边缘化,从做大生意到小档口业主都知道,只是马华不能承认这事实。这言论不会否定国阵典型的种族主义的方程式吗?

翁:其实我当时确实有这么说,我是回应美国外交官当时的询问,我是总结华人社会总印象后再作出这个分享,如果说这是我个人的印象则是掠人之美,我说的是,我跟美国外交官说,即使是我选区的小商人也有这种印象非常深刻。只要是客观事实的话,不应害怕承认。

公众人物言行 有示范性作用

曹:马来西亚政治出现越来越多的个人丑闻,即使在民主意识较成熟的美国也不能幸免,一直强烈主张公众利益的你如何划分公众利益和个人私隐的界限?

翁:我们尊重每个人有私隐,公众人物也是如此,但这是私德问题,我也是凡人,我不是道德警察,我所强调的是,做为公众人物,言行操守暴露在人前,对整个社会有示范性的作用,所谓民之表率,如果有道德上的瑕疵而人所周知,最终有着恶劣的示范。


投票只是表面 难作革新指标

曹:上届大选的投票结果显示,超过50%的半岛选民是反国阵,这股反风在城市地区更显著,尤其是年轻选民,您认为这个迹象会不会是迈向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

翁:很多人有这种期待,但不能单靠选票或者是政党之间的席位增长,这可能只是一个层面,不是唯一的指标,今天要打造全新大马,要如何从人民的思维方式是否起着革命性作用,投票往往很表面化,可能霎那间对政党的情绪以及政治人物及政党的评估。

纳吉处境很严峻 民联矛盾待解决

曹:在这样的情况下,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和政策、不同的转型计划、派大选糖果足以抵挡这个现象吗?您认为民联是否还有一个公平的机会在来届大选组织新政府?

翁: 纳吉处境相当严峻,问题在于他从2009年上台以来几项改革项目,其实我当然相信他确实很想力挽狂澜,问题在于逆境当中,他必须与时间赛跑,这些政府转型 计划、经济转型以及新经济模式以及政治转型,这些其实最终取决于人民的满意度,成效才是最重要,要看执政党及政府机关整个运作,是否做到同心同德?这是最 大的考虑,时间非常紧迫。即便是这种情况下,国阵即使失掉江山,让大马出现政党轮替,以目前的民联情况来看,很多内部基本矛盾有待解决,即使赢得江山之 后,要治理江山才是头痛的开始。

是国人就能上阵 不会那么早退隐

曹:如果党不派你在来届大选中上阵,您有什么计划?

翁:这(问题)已经是明日黄花,只要我是大马人就有权力上阵。

曹:在你的政治生涯中,什么是让你最有成就?

翁: 其实我还没有退隐,还不是做总结的时候,回首过去,我不认为有条件踌躇满志或心满意足,摆在眼前的是,我当初所憧憬的社会改革到今天,一路走来时有颠簸, 即使在交通部的26个月间也做了一些改革,一些尚处于实验阶段,还来不及对外公布就下野出局,过后,我所知道的是,这些当时辛苦经营得来的改革的初步成果 都被后来者全面抹杀。

平台考本身寻找 大马有两极可能

记:你的政治生涯还长吧?

翁:现在流行说改变跑道,要改革,政党只是一个平台,平台在于本身寻找,能不能够自己创造,我不认为平台被人收了就完了,不是这样的。

曹:您认为2050年的马来西亚是怎样的?

翁:我是实用主义者,从两个极端来看,如果社会一直在进步,虽然时有干扰障碍,但最终还是积极向上,如果大马真正打破种族隔阂,真正是一个跟其他国家相差不远,是一个只讲求绩效与需求,讲求如何提升整体国民竞争力的社会。

另外一个可能性是倒退,如果让种族和宗教严重的两极化,这种两极化让人民陷入种族和宗教的对立,甚至是隔离,甚至是整个社会走向民粹主义,那我们可能沦为第三世界社会比较落后的一群。

《汪洋中的破船》 激励我继续走

曹:面对生活的种种挑战,你有什么纾解压力的方法?

翁: 其实我总结我走过的路,有人说坎坷有人说崎岖不平的道路,我非常深刻牢牢记住,当遇到挫折考验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可以扶持慰藉,甚至给予鼓励的话,最终还 是靠自己,我过去是从书本及音乐等方式来自我鼓励,当年没有面子书,励志电影也不多,有一本书,在大学时代给我震撼,是留台朋友送给我--台湾郑丰喜的 《汪洋中的破船》,后来改为《汪洋中的一条船》,那时秦汉还没有拍这套戏,在我需要激励我会听军用进行曲,还有抒情的怀念金曲等....至于宗教还处于摸 索的阶段。

记:现在还有阅读《汪洋中的破船》吗?

翁:我时时保留这本书,很珍惜这本书。

無量心 生福報 無極限
無極限 生息息 愛相連
為何君視而不見 規矩定方圓
悟性 悟覺 悟空 心甘情願

放下 顛倒夢想 放下云煙
放下 空欲色 放下懸念
多一物 卻添了 太多危險
少一物 貪瞋癡 會少一點

若是緣 再苦味也是甜
若無緣 藏愛 在心田
塵世 藕斷還絲連 迴首一瞬間
種顆善因 陪你走好每一天


唯有 心無罣礙 成就大願
唯有 心無故 妙不可言
算天算地 算盡了 從前
算不出 生死 會在哪一天


勿生恨 點化虛空的眼
勿生怨 歡喜 不遙遠
纏繞 欲望的思念 善惡一瞬間
心懷懺悔 陪你走好每一天

再牢的謊言 卻逃不過天眼
明日之前 心流離更遠
浮雲霎那間 障眼 人心漸離間
集苦連連 不斷的出現

無量心 生福報 無極限
無極限 生息息 愛相連
凡人卻視而不見 規矩定方圓
悟性 悟覺 悟空 心甘情願
簡簡單單 陪你走好每一天

当火会烫手被教给小孩子时,仍然会有很多被烫得缩回去的动作在历史中不断被重复。而没有被教给的东西,也有很多被小孩子所发现。

人的悟性,是一种神奇的事物。不同的悟性,同样的环境,同一个事件可能会有很多种不同的结果。心鹜神游,不可预知,奇妙无比。眼睛,心灵,表现,人生的过程其实是不断悟的过程。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可见悟是一直到生命结束都在不断进行的。

悟界不是指教别人的做秀和个人英雄的自我表现,而是不断完善自我心智的内修。悟界更是一种自省和自律。悟界更多的本意,是为了更好地改造客观世界。但是首先要通过改造自我或者主观世界,然后才能更加得心应手地更好地改造客观世界。

是故悟界不单纯是一种心智的活动,更是一种言行的活动。悟界也是一种做界。

2011年10月23日星期日

海阔天空


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
風雨裏追趕霧裏分不清影蹤   天空海闊你與我可會變(誰沒在變)

多少次迎著冷眼與嘲笑   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
一剎那恍惚若有所失的感覺 不知不覺已變淡心裏愛(誰明白我)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被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
風雨裏追趕霧裏分不清影蹤 天空海闊你與我可會變(誰沒在變)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被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永遠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被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被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被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一撇一捺即为人,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包含了作为一个人所要拥有的一个重要特质,那就是忍!作为一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著这个世界赋予我们的一切,有好的,有坏的,更有我们所必须忍受的!


常言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一句名言谁都会说,然而有多少人真正学会忍让,学会宽容,如果多一些忍让,多少悲剧将不会发生。

是可忍,孰不可忍。人生有很多事,需要忍。人生有很多话,需要忍。人生有很多气,需要忍。人生有很多苦,需要忍。人生有很多欲,需要忍。人生有很多情,需要忍。

学会忍,是人生的一种基本谋生课程。懂得忍,游走人生方容易得心应手。当忍处,俯首躬耕,勤力劳作,无语自显品质。不当忍处,拍案而起,奔走呼号,刚烈激昂,自溢英豪之气。

懂得忍,才会知道何为不忍。只知道不忍的人,就像手舞木棒的孩子,一直把自己挥舞得筋疲力尽,却不知道大多数的挥舞动作,只是在不断地浪费自己的体力而已。

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脾气粗暴,动不动就大发雷霆。有些人则慈眉善目,忍辱礼让,有一副谦恭待人的好气度。修心必先修德,养身须先制怒。也许有人会说,喜怒哀乐是人之常情,生活在充满矛盾的世界上,谁不曾遇到过生气别扭、令人气愤发怒的事呢?然而,生气发怒无论从人体养生还是修心养性上讲,都是有百害无一利的。一个人如果能做到宽怀大度,忍辱不辩,自然就能远离是非,无忧无虑,度过一个逍遥自在的人生。


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很多让一般人感到生气的事。但是如果我们能把发怒的心态转换为感激的心态,就能化怒气为祥和,到达高尚的精神境界。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能力;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长了你的智慧;感激斥责你的人,因为他让你学会了忍耐;感激生命中所有结缘的众生,因为他们的存在使你的人生丰富多彩。

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盗亦有道,祸不及家人,就是道上的一条规矩。所谓“辱不上父母,祸不及妻儿”。我们在社会上走动,做了什么事,就应该敢担当。就算被人揪算,都是勇于承担。

而复仇者,在揪算时,就不应该再对仇人的家人进行报复,也就是祸不殃及到家人。如果以别人的家人做人质做要挟,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则为人所不耻。钱和权,无耻的风俗可以是规则,但是江湖道义要高于它。

在江湖道义面前,中原一点红可以放弃为钱杀人,御前第一护卫可以放弃权益而自杀。这说明在群体生活中,在我们看到的“潜规则”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准则。这个江湖道义可以驱使着人们去为了他人送死。当然,有的以正义为名,有的以私欲为名。

如果你问我该不该揭发政敌家人的私事。我会说,除却道德议题,事情的最新进展未必会对一心想扯该名政要后腿,尤其是,如果幕后黑手是来自敌对政党,想在大选来临前藉丑闻终结他的政治生涯,并一举瓦解其盘固的基层势力,我却不认同。

今日的马来西亚,活生生的让我们见证了政治的“谋杀”,揭发政敌家人私事,藉丑闻打击他人的政途。纵然我对对方口没遮拦、傲慢和不时缺乏口德的态度没有好感,不过我还是认为,在政治上不应该祸及家人。

你尔我炸,就算能够在短期内抵损他人形像,但在水落石出后,他的遭遇不但不会让他的势力就此被瓦解和收编,反而很可能产生更多,和更激烈的地方反弹,对方随时面临被唾弃的厄运。

从最近的揭发政敌家人的私事事件中,领悟到利用评级打击对手的常用手段,只是依葫芦画瓢,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这在中国的历史上或称是一种因果报应。


提到“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就联想到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描述当时武林盛传一句话:北乔峰南慕容。而“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慕容家的绝学。从人身哲学的角度讲,也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本身的意思是:你怎么对付我,我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你

当初我看天龙八部的时候也研究过这个问题,有点心得。其实,“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功绝学而是在精心研究对方武功的基础上,借对方招式的缺点来克敌制胜。

我理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是一种短时间内对招式的速记和模仿,但真正发挥威力,靠的是内功心法,不是招式,所以慕容家才会多代人共同收录天下武学,实际是心法,或者这门武功的特点弱点什么的。

至于强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不是从头用到尾,别人出什么都模仿,他模仿的是敌人的杀招,是那最致命的一击,并且比对方还快还强,所以一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出,战斗很快就能结束了。

我想看过天龙八部的人,都会知道这句话,如果不理解其中之意,不如就学学南慕容家的祖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

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抵达霹雳州万里望新市镇组屋


目前在全国跑动的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己抵达霹雳州万里望新市镇组屋,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

由民族中兴基金会属下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除了免费开放为公众诊治及进行针灸治疗,同时也设有免费验眼服务。


“在万里望新市镇组屋,我们将会在每两个星期后重返,为这里的居民服务。目前全国有5辆流动义诊车在全国跑动,当中包括了柔佛、槟城、马六甲及霹雳等,一共有逾1000人受惠。我们也将会到霹雳州5个地区为人民免费治疗,这包括和丰、布先、华都牙也、狮尾新村及万里望新市镇。”

这5辆流动义诊车,其中有2辆是由班丹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翁诗杰所报效,其余的就是由人民报效给该社援组。这流动车外形与一般的救护车没有分别,里面除了有救护床、冷气设施、氧气筒及医药箱外,还有一部发电机,该救护床是给市民在进行针灸治疗时所使用的。

流动义诊车将会去到一些比较需要协助的地区,为当地居民免费诊疗,他们的诊疗是以中医为主。中医师除了为前来看病的居民看诊,也会为居民进行针灸治疗。

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霹雳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开跑


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将于本月15日,星期六,上午9时至中午12时,在霹雳州的万里望新市镇组屋(Lorong Kledang Timur 10),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目前全国有五辆流动义诊车在全国跑动。

民族中兴基金会属下复兴社援组全国总干事翁协文强调,我们是免费开放为公众诊治及针灸治疗,中医师有叶汶杰及许佩雯,同时也设有免费验眼服务。

“我们是个社会性及公益性团体的非政府组织,在全国各州属都有设立分组为民服务,主要是在小城镇和乡区为低收入者提供义诊。”

也是民族中兴基金会全国署理主席翁协文指,民族中兴基金会成立1999年,多年来不断扩大其工作范围,从单纯的社区基础活动,努力扩展至多维领域范围,以从事慈善、教育、技能学习及以保护妇女和儿童。


目前,由我们所提倡的复兴社援组,已偏布在全马各地,全国各州属积极的在进行慈善福利工作,主要是组织社会活动,促进和推动社区成员之间的互相关怀的社会的精神。

他再强调,这是一个超越政治,积极推广慈善、福利及教育事业的非政府组织,我们致力宣传扶贫济困、诚信友爱、互帮互助、奉献社会的良好风尚,推动慈善文化进入社区及乡村。

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自愿治安队


在民间社区自愿治安队积极通过全体队员的共同民努力,完成了上级下达的各项工作任务指标,全面加强了乡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实现了社会治安状况的进一步好转,为社区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创造了良好的治安环境。

自愿治安队平时防范工作做到定岗、定人、定责。在治保会的周密部署和全体队员的严密防控下,在几次重要安全、保卫工作均相当顺利。同时,积极协助街道有关安全保卫工作。

民坊自愿治安队,你们辛苦了!

自愿治安队的精神,以服务为本,精益求精,克尽己任,维持治安,效率和专业水平,深信定能带来安宁,并向罪案挑战。

2011年10月6日星期四

发飙者言__蔡细历要我辞啥?







翁诗杰

逆行官场(5) 4-10-11
月前, 当槟州马华党员告诉我说, 蔡细历总会长在州级党大会上发表〝有哪个当官的不贪? 〞的妙论, 我半信半疑, 只因我当时不在现场, 且媒体只字不提, 充分体现隐恶扬善之风。

此前, 他也高调批判槟州首长夫人, 在甲州当选州议员后, 只见专于〝服务〞丈夫云云, 立时骂声四起, 指他用词含意猥褻。当下, 立见他的网络兵团勤于救驾消毒, 拼命在〝服务丈夫〞一词上死命瞎掰胡扯一番。这一幕我倒是历历在目, 其情景跟前些时候在〝推特〞贴文中恫言要以4个字母串成的英文单字 (Four letter word---相等于中文的三字经粗口) 问候在野党政敌所引发的口舌之争, 并无二致。同样也是瞎掰一场, 硬把粗口单字说成love (爱) ,令人啼笑皆非。

这一回, 他在马华党代表大会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众发飙, 气急败坏的要我辞职, 却又含糊其词不敢正面回应记者的提问: 是辞党职还是国会议员职? 真是莫名其妙。

其实, 任凭是普罗大众都知道, 国会议员是民选的, 不是他蔡某赏赐委任的, 他没有予取予夺的权利。口出此言, 既暴露出他手执党权的狂妄及对国会民主的刻意轻蔑, 也不难窥探出他主政的度量与格局。他可以按本身的意愿, 动辄替他麾下的亲信宣布退休、弃战, 不再出征大选, 可他凭什么也不能践踏班丹选民给予我民主委托的尊严, 而狂妄的要我辞职。

辞卸国会议员职的戏码, 他蔡某本人应该印象犹深。2008年元月, 他就曾因性爱光碟丑闻的东窗事发, 而承诺辞卸拉美士国会议员职, 但结果只是虚晃一招, 玩假的! 理由是他不懂需向议长呈辞的程序。这话煞是妙极, 推得一乾二净, 可它出自如此一位资深政客的口, 确是匪夷所思。你相信吗? 我就是不信, 也不敢置信! 可我扪心自问,并无光碟案缠身, 何以也须呈辞? 蔡细历确须说清楚、讲明白。

若说, 他要我辞卸的是党职, 那显然他是忘了我在马华党内已无职可辞。仅剩的永久党员身分, 既不是他犒赏的, 而我当年(1981年) 选择加入马华, 也不是因为受到他的感召所致。

日前, 我接受网络媒体《大马局内人》(The Malaysian Insider) 的专访, 畅谈时局选情, 曾评及马华若不认真改革, 将继失民心而渐趋没落。这句由衷之言惹火了蔡大官人, 遂下逐客令, 既破了马华的历代传统, 也在大马政坛上首创先河, 诚属〝吾党之光〞。

此举已昭然若揭的把整个马华视为他蔡细历的私产。我既作此评论, 即等同已对他的领导失去信心, 但这跟对马华的期待却是两码子事。然而按他的思维逻辑, 这就是大逆不道, 应该乱棒打出, 从此在马华消失。

其实这起事件之前, 他这种〝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的治党规则, 已在此前马六甲州的江雪霞事件, 露出端倪。同样的, 江雪霞这位甲州马华妇女组主席, 只因出言批评蔡细历的〝服务丈夫〞论而获罪。先是蔡大官人的甲州亲信百般要她自行退党, 不果之余, 复又恫言党纪制裁云云。

观乎此, 敢情党纪是用以压制党内异见杂音的, 对偷腥败德、损害党誉的丑行, 却一概以个人私德为由而宽待之。观此政治文化与氛围, 我是否成为马华历史的部分 (借用蔡细历的原话: be the footnote of MCA’s history) 已无关重要。反正眼看着自己的肖像与偷腥败德者并列一堂, 毕竟不是啥光采的事。

翁诗杰颜面何在?







麻将公会 10月4日 傍晚7点30分

今届马华大会据说不谈派系枪口一致对外,但根本就遮蔽不了明眼人双目,把枪口对准并连轰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就能遮羞么?那蔡细历在大会上公开呼吁翁诗杰辞职,那又是什么呢?

翁诗杰乃班登区国会议员,是合法的民选代议士,蔡总是马华总会长,却非国州议员。2010年党选,蔡细历终于把敌手翁诗杰挫败,翁诗杰下台后也大势已去,在马华已是无足轻重的过期人物。然而党内过气人物并不代表他没服务。翁诗杰在班兰区已为两届国会议员,2008年以2962多数票蝉联,并非无功无劳。蔡细历公开呛翁诗杰,和用刀捅自己党有何差别?起码翁诗杰还是前总会长,如此让他难堪,蔡总安的是什么心?

当然,翁诗杰乃独行侠也,胜任总会长后依然还是独行侠,至今打回原形,已无所谓“派系”可言,看来蔡总心中的巨石已除,还能借团结之名,垄断马华大权,遮手遮天。反正老子已威力无比,自然欲把当初的政敌斩草除根。我无可置疑,蔡细历对翁诗杰怀恨在心,2009年整顿党纪而企图开除任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党籍,随之裁决为冻结党籍,党争之火一度燃烧,最后暂时和解。2010年3月,魏廖等人姑且以集体辞职引发重选,翁诗杰在三角战终被拉下马,被华社寄以厚望者,仍不敌兄弟阋墙,黯然下台。

翁诗杰败下后,翁诗杰继续充当异议角色,屡次公开批评马华党政,尤其翁氏写得一手好文章,报章上文笔委婉的专栏有针砭马华之嫌。以目前“团结一致”的马华来说,固然认为此人乃肇事者,破坏党和谐(当然不排除背后有者“笃背脊”)。以往翁蔡来回叫骂,演变成蔡总直接公开在大会辞职,但翁氏还有啥可失去?论班兰选区,他是代议士,怎能说辞就辞?论党内,他连党职都没有,仅为普通党员。这并非“不合逻辑”,蔡总须明白,翁氏308的战绩和现今的处境有何干系?

看来蔡总挺委婉,口说“对马华没信心就辞职”,其实就是要他滚出去,毕竟他称翁已“和马华脱节”,更算起旧账称他“没有作为”。翁氏看来已逼至墙角,走投无路。谣传说翁氏会退党加入民联,这岂不正中蔡总下怀,不把他批个半死才怪。反正,党又不是蔡细历你个人的,说好说还还得靠选民,再说,若马华自称民主政党,翁诗杰等异议者怎能少?蔡总如此霸道,根本就是排除异己,陷人于不义。当然,有者认为翁诗杰自食其果,2009年时其欲绊倒蔡细历,却不自量力,落得当今局面。难道是报应?

唉,正所谓政海浮沉,书生文人翁诗杰怎能敌得过一群利益为首的野心政客?堂堂5届国会议员,在党内一路攀爬至最高峰,却一跃而下跌至谷底,永不翻身。如今众叛亲离,争也已没得争,阿弥陀佛…翁氏还是乘早脱离苦海吧。

2011年10月5日星期三

《我的好兄弟》

在你辉煌的时刻    让我为你唱首歌
我的好兄弟   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前方大路一起走   哪怕是河也一起过   
苦点累点又能算什么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我来陪你一起度过   
我的好兄弟    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人生难得起起落落   还是要坚强的生活   
哭过笑过至少你还有我   

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   
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   
像一杯酒 像一首老歌   



在人生路上,认识了你們这群“好兄弟”,我们一齐努力,再大的风雨也不要放弃,希望有一天会出现奇迹,再多困难一起拼下去。“好兄弟”,成功虽不容易,但我們还是要继续闯下去,坚持到底。

2011年10月4日星期二

要当民意急先锋,不做强权应声虫

远道而行才数日,一下飞机,扭开手机,传来了几十封的简讯。其中一封是记者问我是否“抱恙”了,或旧病复发了?这令我感到纳闷,怎么出国却变成生病了,这消息又从何而来?

追问之下,方知是马青代表大会的报导新闻。内容写着翁诗杰的忠实支持者“抱恙”而缺席大会,真是世界奇谈啊!难道缺席大会就是生病了吗?

深一层的去想,这一句话又带出了什么东西?在我还没深思前,真无法想象一个人的缺席, 竟可以说成是身体抱恙。

还有一则令我不敢想像是,“饥饿”的团长你去了哪里?

这就明白其中的道理,那就是在927日的州团会议上,我们这一群的深受其感的同志“兄弟”的心声。这群无奈的“兄弟”,反映出了328特大后的心声,中央的领导层产生了1年半的日子,但这群“兄弟”却百般无奈,缺乏基金来开办活动,得不到中央的支持,尤如一群饥饿的“猫儿”(这“猫”的形容是来自林冠英),长年来得不到主人家的青睐。(就如最近的新闻报道,邻国某户人家,被其所养的6只饥饿的狗儿当食物。)这事件真不会发生在槟州马青身上吧!见仁见智。

哈哈哈!各位看官,是不是与“翁诗杰的忠实支持者”翁协文领导的马青有关呢?可以肯定的,这个问题没有人肯回答?

要当民意急先锋,不做强权应声虫”,这口号我永远劳记在心中。无论是在处理党务或民声问题时,我都会把他放在第一立场,“心对着口,口对着心”,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尽善尽美,从来不敢忘记总团的教诲。

如今,州团的问题,真的很感谢林春名同志不畏强权的把他带到中央,好让一直喊着团结口号的“大哥”、“大姐”们知道,这里的“猫儿”真的饥饿了,不要等到真的有一天把主人家给“吃”了,在狼狈时,才来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