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翁协文:改用新人旧人不满 槟国阵翻身面对困难

(北海17日讯)前槟州马青团团长翁协文表示,国阵要在槟州翻身,在来届大选是天方夜谭!

“在308后,马华计划改革,全用年轻一代领导槟州马华,但却也引起许多老油条(老政客)的不满,在一年半后,我的主子翁诗杰下台了,槟州马华联委会就再来个大洗牌。”

他补充,在马华槟州的新任主席上任后的两年内,马华前后开会不足五次,却又计划在槟州攻打四个州议席,他质疑在那种情况下该如何翻身?

“为何槟州民联政府那么受欢迎?这是因为他们敢做过去几十年民政党不敢做的事,比如派100令吉给乐龄人士,现在国阵也派500令吉,是更多,但人民却会说:‘若不是民联先派,你会派吗?’”

他认为,国阵要改革就要改得彻底,别改一半不改一半,也别一直都是让“老油条”当道,不论输赢都是老油条在霸着位子,否则,国阵就无法获得人民的支持,国阵要在槟州翻身,除非果敢去做过去38年没做的事。

也是民族中兴基金会全国署理总会长的翁协文是于周四晚在当今大马和独立新闻在线主催,人民之声(槟城支部)协办的《翻身战VS守城役》国事论坛上,演说时如是表示。

吴秀丽孤军作战

当晚是该“国事论坛”全国巡回系列之一的首场座谈会,仅能容纳百余人的马来西亚韩江校友会总会也坐满近两百人,惟当中多数是民联支持者,在翁协文选择站在中 立立场的情况下,槟州民政党妇女组主席拿督吴秀丽孤军作战难免处于劣势,惟其不屈不挠且耐性十足的辩解方式也赢得喝彩。

翁氏表示,虽然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极力改革,但因为巫统内存在太多派系,左拉右扯下,改革也很难改得彻底,惟,全马华人想要的都只是“公平”两字,若纳吉做到这点,那么民联根本翻不动布城。

林冠英称债务减至3亿 吴秀丽:玩弄字眼游戏

槟州首长林冠英宣布在三年里已将拖欠中央政府的债务从9亿减少至3亿,吴秀丽则“拆穿”槟州政府的只是玩弄字眼游戏!

“那6亿不是槟州政府自己省下的钱,却是透过孟光水坝土地的权利出让计划,把6亿账目转移而已,而非槟州政府自己还钱给中央政府”。

对此,槟州行政议员刘子健则反驳:“若你说得那么简单,为何当年民政党不这么做?”

另外,针对吴秀丽说民联政府尚有许多308大选承诺未实现时,刘子健驳斥说能够立刻实践的,槟州政府都立刻去做了,一些则是因为遇到中央阻扰而“卡”住了,而这些问题一旦民联入主布城,那都将获得解决。

让反对党监督 不让民联全胜

“只有当执政党没操控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时,政府才能有效地被监控,因此,我希望选民们也让槟州选民在来届大选不再让槟州民联政府赢到完而不被反对党监督。”

吴秀丽表示。‘牛事’被揭发,也是因为国阵政府国会里不再有超过三分之二议席,而吉打州一名议员助理被踢爆抽取30%政府拨款作为“酬劳”,也是因为有敌对政党的监督才能成事,这一再凸显两线制的重要性。

“像槟州首长林冠英说的,绝对的权利就有绝对的腐败,因此,我们希望选民们能够把反对党的声音送入槟州议会内,因为作为反对党,在州议会外喊话是没用的,只有在州议会内才能起到监督作用。”

她补充,目前,槟州民联政府掌控29个州议席,而国阵则拿到11席,并且全是巫统选区,29席也远超三分之二限定,因此,槟州目前可谓并无健全的两线制。

中央政府似万里长城 章瑛:「牛」撞成缺口

翁协文形容槟州政府像万里长城般稳固,但还是会有瑕疵,章瑛则反驳中央政府这座万里长城有更多缺口,其中一个就是被“牛”撞破的!

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兼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补充,民联政府像长城,那是因为民联政府做得好,所以才赢得民心,惟,她也担心国阵政府在来届大选出“臭招”,例如外劳漂白计划是否会导致外劳也变相成为选民以及选民册不够干净。

“民联不是针对马华和民政,只是冲着巫统而来,谁叫马华和民政党与巫统这坏朋友组公司?我们要攻打那公司,当然是从最弱的一环下手!”

经历“排毒” 公正党更茁壮

“公正党只有约12年历史,还是个很新的政党,而在一番‘排毒’后,公正党如今已显得更加茁壮!”

被主持人询及公正党盛产“青蛙议员”时,也是公正党槟州署理主席的刘子健表示,相较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公正党党龄很浅,而排出“青蛙”保留和吸纳更多有素质的党员是进化过程必经之路。

他补充,在当年公正党未成立时,伊斯兰党和行动党各自攻城,却也久攻不下,因此,在下届大选,若没有了公正党,民联是否能够攻下布城,大家也都心里有数。

另外,吴秀丽表示,虽然民政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已确定不上阵来届大选,但作为负责任的领袖,他也会继续领导民政应战来届大选,而他在18年担任槟州首长的岁月里贡献也很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相关照片

■ 近200名观众出席《翻身战VS守城役》国事论坛,让会场座无虚席。

辞“官”近两个月 翁协文接领拨款通知

(北海25日讯)翁协文辞“官”近两个月,竟仍接妇女与社会发展部长助理来电,通知他领取拨款!

已于去年12月28日辞去马华协调官、退出马华与辞去一切党职的翁协文,周五晚向媒体透露,他辞去所有有关马华职务已有两个月,但仍接部长助理来电和传真通知他本月杪领取拨款。

三天接百通电话

“最好笑的是,就连首相署执行协调局和税收局官员仍把我的电话公开给市民。单是这3天,我就接到百多通电话,都是要上诉申请一马人民援助金被拒的公众,真是接到手都软!”

他说,不仅如此,竟还有人拨电给他,说要找马华槟州联委会秘书刘一端,让他啼笑皆非。
他直言,这也反映了马华和国阵出现的纰漏,除了要他去领取拨款,而且还没向官员传达他已呈辞的讯息。同时,他也希望选民看到后,找对人投诉,不然只会浪费时间。

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

批评事务之前先做好功课。

说起批评,可能谁都不陌生,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我们既批评过别人,也被别人批评过。尤其是现今的社会政治,敌对的阵营每天都在互挖疮疤,做出不实际和抺黑的批抨,但这只是为了批抨而批抨。

218引发了“拖车姐”事件,令我有感而发,也提醒了我在做任批评前要多做功课,这样才少犯错误,否则出现问题也于事无补。但却不能“为闹而闹”,否则对个人的领导魅力会大打折扣,领导的向心力就会减弱,就不会有很好的产生社会效益。

在社会里,被领导批评应该来说是家常便饭,我们可以常常见到一些领导在会议上批评他人。他们从来就没有站在别人的角度来感受被批评的滋味,如果第三者有在现场,你想这些被批评者的颜面是如何的尴尬。就想一下,如果对象就是你,心理会留下恐慌和危机感吗?

在批评,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地猛训一通,应该要让对方清楚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不应该这样做,以后应该怎样做;要让他知道,自己遇到不懂的事应向别人请教,应请求别人帮忙,而绝不能去做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

切记,批评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改正恶习,斥责与发火应是两码事,更不要动手就打,张口就骂。

我们常听到很多领导批评别人容易,表扬起来可就难。的确,社会上常看到政治领袖的批评,都会无所适从,容易导致彼此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也会呈现出消极应对反应。而造成这样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批评者本身引起的,因为他不懂得如何批评和没有掌握批评的艺术。可能政治领袖会说,批评是我的自由,我的个性就是如此,我也没有必要为了谁而改变,我想怎样就怎样。

其实批评也是一门艺术。别忘了人向来都是非常爱面子的,如果在公开场合被批评就感觉很没面子,也许会怀恨在心,关系紧张。如果细心想一下,其实在听取别人对其批评时,更多的是关注大家对自己看法和反应。反过来说,如果每天就知道批评人,不会反省自己,这样的领袖有待思考。

我们也常看到很多政治领袖在社会上点名批评敌对阵营,其实这种做法是不妥的,缺乏人性化。他们是否想下一下,如果对象也许就是我,怀着忐忑不安,或许他们也就在政治领袖批评之后就有跳槽的想法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典故相信众多的人都听说过,在批评时其实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来进行。避开直面交锋,引起反感,通过间接的途径来提醒,同样能够达到批评的效果。

有很多人自命清高,故步自封,看不惯别人,喜欢批评别人的短处,却不知道自己的短处,更不知道自己的长处,更不懂得如何经营自己的长处。所以我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不要老是批评别人,要做到不抱怨,不气馁,并且要学会思考,学会经营自己的长处,敢于用自己的长处去拼搏。

每个人都有长处和短处,悉心经营自己的长处才能获得成功。而总是着眼于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差距,不停地发现问题、发现困难,却没有办法解决,终究要失败。同样,盯着别人的短处、周围的环境问题不放而不是着手解决问题的人,会始终处于被动的境地。

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Chua, do you understand the word ‘Shame’?

Chua, do you understand the word ‘Shame’?
February 20, 2012
by: fmt
Next
Prev
FMT LETTER: From May Chee Chook Ying, via e-mail

Read that Chua Soi Lek took a swipe at Ong Tee Kiat by saying that he, the latter, can’t lead and that was why he was toppled in a year. On the contrary, he, OTK, was toppled because he exposed corruption and that to me, is the sorriest thing MCA has done to itself!

Not too long ago when CSL was vilified left and right for his “indiscretion” I remember telling my husband that everyone should just forgive him (after all, he admitted his transgression) and let him be.

I wasn’t condoning his act but I believe in second chances and more than that, felt sorry for his wife and family for the pain they must be going through.  I remember, then, I wasn’t too happy that OTK did not seem to be able to forgive him. On hindsight, OTK maybe, knew a lot, lot more.

I have always admired OTK since his days as a youth leader. He was a rare breed. He dared to say what had to be said. So, when this whole PKFZ fiasco came about, I was not too surprised. He always had the guts to do the right thing. And here we have, coming from another MCA chief, proudly declaring that if a leader has the guts and gumption to take on corruption, they, the MCA, could bring him down within a year! My dear CSL, “Ni, hwei pu hwei, seh na ke cho zhi?” Do you know how to write the “shame” word?

Here is a man who could have brought back dignity to their ranks but they brought him down! What went into their heads? What was going through their minds? Mind you, I don’t think every MCA guy is useless. I hear there’s a good “Datuk” in Seremban and another kind “doctor” in Ipoh. I wish I could say the list goes on but…

Some time back, I remember telling my kids that Malaysian politics, has to at some point move away from being race-based. In my humble opinion, the point is now or never. So, MCA, let me tell you this – you are not representing me, a Chinese because I refuse to remain a racist. If I need any help I will go to those who can best handle my problem, not because I’m Chinese, so only a Chinese political party can best watch out for me. For that, kudos to the DAP for realizing that race-based politics is so out of touch, today

OTK is the only visible MCA leader today who dares to call a spade, a spade. And you MCA people can’t appreciate nor treasure that? Just recently one of your leaders lied through his teeth about the Tung Shin teargas incident (I should know, I was there!) and now with the 1 Care controversy that’s going to rob us blind, he’s still around? CSL, prove your mettle now, bring him down within a year!

Please, MCA, look at what you have reduced yourself to? You, the present crop of leaders want to compare yourself to others. Only two of you are facing trial for the PKFZ debacle, on charges of corruption. How many from the other side have been incarcerated for upholding the truth

How many of them had their health compromised, dignity stripped and years taken away because of the injustice inflicted, something you were party to, for just keeping quiet. Unlike the rest of you, OTK exposed corruption and how did you reward him? What does it say about the MCA when a leader is brought down by his very own people for upholding the truth?

Why are you still in the MCA, OTK? I’m hoping you don’t reduce yourself to being – “Since I can’t beat them, I’ll just join them!” Don’t you dare! Don’t you dare make my father turn in his grave! My dad started his voting years, voting for the MCA while my mom was a DAP diehard.

Sadly, he ended his years, voting for the DAP. I remembered how, during each election season, they would be debating, too. The debates became lesser with the years and eventually, came to a halt. My dad died, disillusioned with the MCA. My mum, died, still a DAP diehard

Do you know how we used to distinguish between the MCA and non-MCA politicians? Easy, peasy. The MCA politicians always looked fat and clumsy while the other, lean and sprightly. My two-sen worth- don’t vote for politicians who can’t fit into the normal chair or the ones who carry potbellies. Unsightly! Corruption does have a look, you know. Anyway, RPK is right, it’s not about the party. It’s about the candidate who would work for the interests of his or her constituents.
It’s about being accountable to his or her electorate. It’s about service; it’s about him or her being your servant, not your master. It’s about him or her running around making things right, not sitting on his fat ass, getting fatter! It’s about him or her, dishing out money, making a difference to other people’s life, not stashing away money in some secret accounts. It’s about him or her, upholding the truth, not pull wool over our eyes with some cock and bull rationale.
Since when were we, Malaysians, that stupid, that unscrupulous, that undignified? Hey, most of us do know how to write the “shame’ word, right?
This story makes me...
Think (2) Happy (17) Angry (3) Sad (0) Want to Vote (1) Stand Up for My Rights (1)

别对我发号施令!

我都退出马华了,你们凭什么来指示我!

最近时常接到马华党员来电,指示我不可以批抨马华的不是,因为我的言论已经伤害到马华了,更引起了党员们的不满,更不可以揭发对国阵不利消息,这样会害到“一个人”?

对此,我感到纳闷,已不再是马华人,为何还要听你们的“号令”。对于又会害到谁,马华是不是又把这笔账算在翁诗杰身上。

令我更伤心的是,来电者,竟然还跟我称兄道弟,但背后不断的插刀。若是如此,我还需顾及他吗?换着是你,又如何应对,难道任由他们放纵,天底下那有如此荒唐的事,岂不是太阳打从西边上来了吗?

这一连串的“电话门”,让我身彼力倦,离开了马华,难道再见就不再是朋友了吗?我现在只是普通人民百姓,就不能允许有自由空间吗?

君子坦荡荡,无所顾忌。我只是通过辩论会和在面子书上讲真话和发表一些意见,不想大家被假象给蒙蔽了。不管你是国阵或民联,做不对的地方,都要提出它的错误。如果你看了很不爽,大家可以堂堂正正的来辩出真理,并不是在
背后插刀抺黑。

虽然面对这些人的打击,但网友们还是支持我,因为说是现在社会上欠缺的就是说真话的人,叫我勇敢的将哪些人的面具都摘下来。

梅花越冷越开花。网友力挺我,认为没有错,而且说的对,他人无权过问,我们要的是勇敢的去改变,虽然这条路不易行,但都要坚持下去。

对于大家的厚爱与支持,让我感到光明的一面,热血依然在燃烧。所以坚持己见,不会因为受到这股打击而让自己产生压力,会更享受这种种过程,因为“人在做,天在看”,始终相信人斗不过真理的!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高度离题

翁协文向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发飙,在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双雄辩论“两线制是否会成为两种族制?”的辩题上高度离题,两者答非所问,不知在讲什么?

两者身为华基政党之代表,并没有好好把握“华人在政治十字路口”的辩题上作出建设性的建议,只为本身的错误掩护。而蔡细历虽然身为执政党的党魁之一,但在被迫辩论中,竟借题攻击翁诗杰的言论,令人诟病。

从电视现场直播,显见马华输不起,没有教养,在发问时只一昧人身攻击,没有正面的提出课题。更令人愤怒的是,黄糩满只为了向林冠英呛声,而误导民众。

众所皆知,辩论是要针对论题而辩,并不是为个人利益而辩。但蔡细历茅头却指向民联,而林冠英为了反驳不停的讥讽。显见两名辩论者只是在“自己讲,自己爽”,听众却满头雾水。

其实两名都是喝过“洋水”受英文教育,仍然不懂华人风俗,并不知道华社要的是什么,其实很简单,只在于一个“公”字。

对于林冠英做的好不好,身为槟州州民才有资格给予批抨,其他局外人只有学习,并无权过问,毕竟林冠英是由槟州人民所选出来的。

对于这场辩论是否健康呢?就有不同见解,还需见仁见智,因为场里场外的声音大不同。如是健康,提问者不应作人身攻击,辩论者更不应该离题,否则听就不懂他们在讲什么,就有“自己讲,自己爽”,没有达到理想效果。如果提问者和答辩者只在于人身攻击,并不是君子所为。

一位网友的留言

Tay Noon 我本身不认同蔡细粒的说法如下:
1 蔡:我相信马来西亚司法是公正,巴生港口舞弊案就让法庭去裁决!
我: 我 觉得他根本没资格说马来西亚司法是公正, 安华肛交安入禀法庭审判, 而他的口交安 一点事情都没有!!!!
2 蔡:翁詩杰就是搞不好马华, 才做马华总会长不到一年的时间被他拉下台!
我: 我相信打家应该知道翁詩杰被拉下台的原因是他调查巴生港口舞弊案的事件,蔡细粒只不过是一个有痛脚被巫统抓住的总会长 (口交事件)蔡细粒根没资格跟翁詩杰比。
3 蔡: 行动党以华制华!(以刘德华制任达华?????)
我: 蔡细粒拉翁詩杰下台只不过是听取巫统的命令,不要再让翁詩杰继续调查巴生港口舞弊案的事件。翁詩杰为华社付出找出马来西亚血汗钱(大多数是华人的血汗钱, 因为华人的income tax 战占全国的80%)被偷掉的原因, 而蔡细粒就把翁詩杰拉下台, 谁才是以华制华?
4 蔡: 民联的澄子书写要费除大道收费, 而摈城的大道收费没费除!
我: 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摈城的大道收费根本不是在摈州州政府的权线,而是中央政府。 蔡细粒曾经是一名部长,难到他不知道吗? 这根本是他的巫赖!!
5 蔡:马华搞拉慢学院自经以陪养184k 优秀生,而民联对教育, 一点都没供献!
我: 在这里我要问蔡细粒,为什么最近几年一只有华校被逼关闭,而又为什么?民联在野,没有执政中央, 那里有那么多钱办学院。
6 蔡: 行动党拨款500 万, 整天把它挂在嘴边说, 而马华拨款过千万, 都没说什么!
我: 马华是中央政府的一份子, 以华人每年被抽的税以比率来算,拨款千万给华校难免太少了呱!而行动党每年制度的拨款给各原流学校的500 万 来说, 可是很大的数目,因为槟城政府的收入有限再加上槟州没有天然之源。 这500 万可是开源节流而得来。这但然要时时刻刻的挂在嘴边来提醒大家要珍惜槟州政府所做出的供献!
7. 蔡: 我应该像刘备!
我: 我觉得蔡细粒应该学习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 为了大局而辞职,蔡细粒有丑闻在身应该辞职,他这种峦权的领袖, 怎么能够带领华社, 华人何去何从?有他的带领,华人肯定去荷兰。我在这里希望他不要说他应该像刘备来污辱中国的历史人物!!!赶快辞职,难道马华自称是全球第3 大华人政党, 而没有其他有素质的人才当总会长吗??

如果大家忍同我的说法,请按like 和 share 出去。 谢谢!

2012年2月17日星期五

“翻身战 vs 守城役”

来届大选,国阵欲夺回槟州政权,确实是难上加难。并不是向他们(国阵)泼冷水,是因为民联的防守墙牢不可破,犹如“万里长城”般的千年耸立不倒,所以国阵收复江山,犹如天方夜谭。

无可否认的,不管在政治上做得多好,难免会有瑕疵和害群之马。或许是有一些人会因跟不上大队而被掉包。

如果要翻身,国阵并不是没有机会,在于敢与不敢改革。但改革必须是彻底的,并不是改一点不改一点的。同时在对待人民必须一视同仁,不能口里不一。在为槟州捎来好消息时不够爽快,习惯性的给一点,保留一点。结果,在人民追讨下才肯给全部而落人口实。比如给你一辆车,但却不给4条轮胎,那车辆如何起航呢?

“要改革,就要做过去不敢做的东西,而民联政府就是做国阵不敢做的事。”

槟州民联政府派100令吉回馈有效用吗?其实只是少数目,起不了重要,但领钱的人感觉很爽。而国阵政府发放分500令吉补助金,但人家反问,如果民联不是给了,你们会给吗?

坦诚的告诉大家,308一役,槟州马华民政输到一席都没有了,原以为之后会有大改变,本希望马华在政治海啸后能洗心革面,放手让年轻领袖领导。但在我担任马青槟州团长暨马华槟州署理主席时,却被一些资深党员刁难、抺黑、破坏和人身攻击等。反之,行动党与公正党却遴选新面孔严阵以待。

“可以告诉大家,本着翁诗杰的理念,大刀阔斧的去改革,可惜只维持一年半,在翁诗杰下台后,政局也跟着改变。”

打一个比喻,如果一位州主席,在上任2年来,开会次数竟然不超5次,根本拟不出良好的策略,更别谈有良好施政利于民,又如何来谈翻身。除非槟州人民要国阵在州议会里有华裔反对声音,否则,想不出有何策略致使民联下野。


始终认为否决三分二是对的,中央也好,槟州也好,因为两线制的存在,可以制衡一党独大,监督贪污的弊端。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十八年风雨回忆路(五)


年关已过,重新收拾好心情,打开部落客继续开始我的回忆路。谈到马华在AB Team破裂事端,真的是为了收购南洋报业吗?那就见仁见智了!有人就藉这平台发挥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争权夺利也从在这时刻开始了。

这场党争延续到1999年。就在那时,803事件发生了,证明了马华是有黑金文化的存在。那有如何呢?这场羞耻的丑闻,全马有义气的地方领袖也在全国各地进行报案,希望警方能采取行动阻止这个歪风的助长。但很无奈,警方对此事件不了了之。

也因这次的斗争,致使马华全国上下的支会及区会的选举形成“有提名,无竞选”的情况之下产生。甚至有些支会或区会的组织被冻结了,理由是谈不成,就冻结。从那开始,我就对这个党不再存有任何希望了。

于是在2004年,就专心在事业上发展,同年也报读了美国哈佛士LIMRA的专业课程。并在2006年毕业后重新投身乡团、自愿团体和民间组织。2007年就被公司推选为训练部门的讲师之一。很荣欣的,我在寿险业达到另一个高峰,那就是荣获了“世界华人寿险界铜龙奖”,就此开始了我人生的另一个里程碑。

308政治海啸后的6月份的某一个星期天傍晚,会见了当时担任副高教部的拿督翁诗杰,当他(翁诗杰)还未决定是否竞选马华总会长一职,彼等就鼓励他,原因是华社需要像他这样的领袖来带领,唯有这样,年轻的选民才会在思考回流。

届时我也向翁诗杰做了一个承诺,他竟选总会长,我就竞选“州团长”。就在这孤军作战情况之下,再次做了一个改变我人生的决定,就在918我以四角战的情况之下胜出了团长。

就在我竞选团长职位的当儿,就遇到人生最难忘的事件,那就是Ibrahim Ahmad的“寄居论”,也致使当时在星洲日报任高级记者陈云清被捕之事。当时的我就在第一时间反映予当时的副内政部长黄家定,要求第一时间处理这事。同时也让我深深体会到国阵政府在处理这件事的傲慢、无理及种族化。也使我有了更强硬的心要胜出马青州团长来反映我的看法!

当然,在间中也受到一些倚老卖老的政棍威胁,甚至有些利用黑势力影响我家人来叫我让路,但是这一些些都没有动摇我的决心!这一场硬战,也让我更了解马华人的心态,这个党,从跌倒到爬起身都不懂原因的党,感到悲哀!

2012年2月9日星期四

胜算,胜算,谁说了算?

春节刚过,朝野党团的新春活动频仍,无不为来届大选造势。个别尚未上位的政客,也不放过任何亮相上镜的机会,不外是为了争取出线上阵;同时也希望能加深民众对自己的印象,好让自己在上阵之余,还能胜出。

大马的选举文化向来不搞民意调查,朝野政党也没有党内初选的机制,一切均由党魁钦点,连中常委(本地惯称“中央执行理事会”)也得靠边站,亳无合议置啄的余地。

尽管大家都在嚷嚷“胜算”,但所谓“胜算”到底是由谁来界定?有志上阵者当不会说自己没有“胜算”;钦点候选人的党魁在遴选时,也不忘口口声声说是“胜算之选”。

然而倘若党团老总摆脱不了派系考量,哪怕张三的“胜算”再高,只要你不是党魁的嫡系(现有政客的词汇或许只有“马仔喽罗”,不知何谓“嫡系”), 你肯定也上不了阵。原因很筒单,你既不是隶属“头子的人马”,万一上阵当选,那对党魁而言,日后肯定是一股反对力量。是以,派系挂帅的党魁断不会为了多一席次的胜选,而甘冒如斯的风险。换句话说,宁可委派胜算不高者上阵,面对败选的风险,也不愿为日后自己的领导种下祸患。

另一边厢,对多党联合阵线来说,操盘的总舵手则更不易拿捏来自各成员党的候选人的胜算了。他最大的难处是:究竟是以各党党魁的推荐为准,抑或是总舵手必须亲临过滤名单,这始终还是问题的徵结。前者是如假包换的照单全收,这固然可俯顺各党党魁的意愿,可却要顶着因胜算评估偏颇,而可能输掉席次的风险。后者则是充分行使总舵手干预和否决候选人人选的权力,以及考验他的独立评估能耐。然而这却可能因此跟成员党党魁产生一定的矛盾。

其实所谓“胜算”,并不是必然的,这对人对党皆然。任何选区和政党,都需要认真经营,才有望得到人和,进而才有“胜算”。民众、媒体,甚至是党团领袖要评估朝野政党的“胜算”,就不能不看参选各造的“组织力”、“动员力”与“活动力”了。当然,这还得辅以党团整体的论述与针对议题所抱持的立场。

一个平日没有论述建设,只有即兴反应议题的政党,就不能不仰赖地方党部的“组织力”、“动员力”与“活动力”了。若连地方党部的头头,皆已丧失这三“力”,而只沦为党中央头子眷养的地方头目,藉以巩固本身领导地位的工具,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寄望于候选人的素质了。

如果由党魁钦点的候选人尽只是老总看得顺眼,但在坊间却丝毫不得人心之辈,坦白说任何夸夸其谈的“胜算”,充其量只是阵前壮壮声威的呐喊架式而已,万不能把它当真,看成是胜算在握。

在这种己方条件处处不如人的窘困下,要有“胜算”就只能寄望于敌营出现突发状况了。到了这种地步,具此心态上阵的“哀兵”堪称是窝囊透顶的了。即便胜选,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是民心所向。毕竟,那仅只是参选者比并“斗烂”的成果而已,丝毫不足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