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未来社会,是非政府组织抬头年代

民族中兴基金会总财长胡沅兴指,娱乐不忘行善,塑造一个马来西亚爱心社会!本基金会能再次赞助第六届慈联杯全国华语卡拉OK歌唱比赛,借此为大山脚区自愿消拯队总会鱼池支队筹募购买消防车基金,此乃本基金会执行顾问拿督斯里翁诗杰国会议员所推动社会公益活动的宗旨。

我也要恭祝大山脚区自愿消拯队总会鱼池支队在短短的一个月内,筹获突破140千,辛苦大家了,这种我为人人精神,是值得鼓舞的。当然,这有赖于各位善长们的支持,才有如此骄人的成绩。

本基金会成立13年来,不断扩大其工作范围,可以强调的是,我们是一个超越政治,积极推广慈善、福利及教育事业的非政府组织,可以保证的,这绝对与政治无关,更甭说与选举有任何联系,尤其是大选将近了。

我要阐明的是,民族中兴基金会与政党的行为不一样,不管选举在何时,我们都受不影响,因为绝无挟带任何的政治议程,因为很多人都误解了我们这组织,认为我们附带有政治意图,都用政治角度或者异样的眼光来衡量我们。

 
确实的,我们组织皆有来自不同的教育背景和政党。不过,我要慎重的提醒大家,在未来的马来西亚这个社会,将会是非政府组织抬头的社会及年代,所以无论是政党或社团都应该共存的,而所作的一切乃为人民服务,以扶贫为出发点。当然,除了推动社会公益活动,文化与教育也非常重要。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改革社会的关键时期,社会文明建设和公民道德建设任重道远、大有可为,让我们以公益活动为切入点,以非政府组织为基础,以点带面,扩大辐射范围,让公益精神深入人心、蔚然成风,为推进社会先进文化建设做出贡献!

无可否认的,公益活动是组织从长远着手,出人、出物或出钱赞助实务活动,它的实质应该说是社会财富的再次分配。当然,公益活动的对象和内容也非常广泛,包括体育活动、文化活动、文艺活动、教育活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组织开展公益活动的目的。总的一句,公益活动形式很多,作用越来越大。这些也是一份爱心,一份帮助别人的希望。

我们必须切记的是,参与公益活动的主体都是志愿者,他们身上体现的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者精神,是中华优良传统的延续,是民族精神的传承,是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展示。

当然,随着社会的进步,一个城市,一个公民,越来越需要与自己的生活方式相匹配一种精神与文化,那就是城市精神与个人气质。参加公益活动的人,必定是发掘了内心善良的人,对于社会具有深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体现了志愿精神的崇高境界,体现了个人奉献与社会进步的高度统一,让市民在这种常规化的公益活动中养成良好的文明道德素养。

我要强调的,公益活动确实有利于国民与社会和谐和人际交往。参与者在奉献中体会快乐、在与志愿者交往中增进友爱、在社会认可中体验成功,让生活充实有趣而富有价值,用全社会共同的努力,打造侯马德善之城、公益之都的品牌,为建设文明侯马,实现转型跨越先行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今晚进入决赛的歌手,我也不忘向你们道贺,但第一只有一个,希望你们秉着公益慈善为先的精神,塑造爱心的社会,造福群众,积善之家,必有福荫。仅此与大家共勉之,并宣布第六届慈联杯全国华语卡拉OK歌唱比赛开始,渊远流长。

不怕牺牲,我为人人

小弟首先借此机会向大山脚自愿消拯总会及慈联总会理事对小弟的信赖,再次推荐小弟这个机会,担任慈联杯大会主席,深感荣幸,有感受宠若惊。无论如何,即然已接受此任,必须勇于承担。


话说回来,小弟自愿消拯队已有16年的光景,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虽关关难过,但却关关过,这是自愿消拯队精神,万众一心,不怕艰苦去排除万难,才有今天的成果。

在座的各位善长,大家有目共睹的,每当火灾发生时,每位自愿消拯队员都欲火焚身的感觉,抢先赶到灾场灭火,其中鱼池支队也是如此。

遗憾的是,大山脚鱼池区消拯队支队的消防车已残旧及捐坏,每每都无法抵达灾场,呈现英雄无用武之地!

基于这种迹像,受到重视,在威省慈联总会及大山脚消拯总会的建议之下,献议把今年的慈联杯作为大山脚鱼池区消拯支队筹款活动,与此同时也获得到拿督斯里翁诗杰所领导的民族中兴基金会赞助,致使筹款活动能更顺畅。当然也少不了诸位善长仁翁的大力支持与解囊,才让筹款活动得以筹到RM144,100多千的善款,感谢你们,谢谢,感恩!

各位,在这农历七月进行筹款活动,有很多朋友告诉我,是非常艰难,而且大山脚常年都有筹款活动,是一件艰苦的任务,皇天不负有心人,今日终完成目标。

各位,我们在推动社会公益活动,但却遭受到某些政客的百般破坏及阻拦,这些人的心态与思维,确实是让我们不敢恭为,但我们却也不因为这些人的刁难而放弃,反而把阻力化为推动力,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完成壮举,发挥慈联及消拯总会的精神,不怕牺牲,我为人人,服务社会。

在座的各位,小弟也是民族中兴基金会的署理会长,所推动的理念与思维都是拿督斯里翁诗杰的心血结晶,一直以来都以社群为重,推动社会公益为宗旨。

各位同善,我要阐明的是,推动社会公益活动政治人物的行为不一样,我们都不挟带任何的政治议程与政治意图,所以我们我组织皆有来自不同的教育背景和政党,如果认同我们这组织,我们无任欢迎。

我也要感谢59位参赛歌手,如果不是你们的号召力,相信也不会吸引广大的善信的到来,才得以让歌唱如期的举行,希望大家继续秉乘公益慈善为先的精神,打造爱心慈善社会,造福群众,借此宏扬我族传统文化,让它渊远流长。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申办独中的反思

 

华文独中的申办,从过去到现在,一直予人一种难如登天的感觉。这种观感与政党政治的选边站无关。在野人士固然喜欢宣之于口,华裔执政党人心里又何尝没有同感!然而,无论挟之为诉求者,或是藉之邀功者,打从潜意识里均不忘视之为政治博弈的工具。

事实上,若从一众教育部技术官僚的惯性口径来揣测其思维,我们不难看出他们对独中审批的苛刻,是流于偏执的。技术官僚群中的主流保守派,始终认定由小学而至大学的教育,只能独尊国文作为单一的教学媒介语。任何主张多元源流办学的论述,皆曾一律贴上“反对国家语文”的标签;甚至被视为分化国民整合的始作俑者。

这种论调周而复始一再用以质疑华小的存在意义。同样的,在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它更是一众保守官僚、政客极力反对开放大专教育的主要论据。这些年来,它始终似幽灵般屡屡出现在国会辩论的唇枪舌剑中。当年的第一届“国家经济谘询理事会”(相等于“国是论坛”),(1988--1990年)就我记忆所及,在漫漫两年的意见交锋过程中,这恰是当局批驳设立私立大学;拒绝接受双联大专课程,以及反对开放国际学校予本土学生的硬道理。

曾几何时,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叶,马哈迪政府的小开放,竟然在一夕之间,全面否定了这一切被捧为金科玉律的硬道理。于是,英语教学又再次昂然走进了大专院校的体系,而一度被喻为铁树开花的民办大学,也终于成为了事实。国会通过立法,制订了“私立大专院校法”,不单为日后的私立大专奠立了法源基础,同时也为时下国人间接提供了反思的空间,即:国家大政里从来没有所谓永恒的“契约”或“共识”。在政治力无孔不入的大环境里,政治的权谋得失主导了一切。“契约”也好,“共识”也罢,它充其量只是藉以堵住悠悠众口的说词,但显然不是一成不变的铁律。

既然民办教育已不再是洪水猛兽,连多个不同模式,采用外国课程纲要的国际学校,亦已竞相登陆,观乎此,国人尤其是华社当然要对独中申办的困难倍感纳闷。我不期然回想自己初涉政坛时,就此议题所曾提出的质询。虽然已时隔多年,但它的现实意义,倒还不失其时效性。

犹记得我曾单刀直入的问:“到底批示独中的难处在哪里”?是教学语文使然?若然,那岂不是间接质疑上苍赐予人类沟通的语文(华文也是其中一种)出了岔子?若说,问题归因于课程内容,可华文独中的课程纲要肯定要比国际学校,更为本土在地化。如果硬说这会招惹马来社会的反弹,那无疑是陷他们于不义。毕竟,独中的申办并不曾也不会损害他们的基本权益于分毫。

平心而论,光从政治上的得与失来衡量,这些年来,保守派政客官僚对申办独中所持的态度,堪称是“损人不利己”的。它对大马华文独中的发展,或许会造成一定的羁绊,但相形之下,它只会让华社与执政当局渐行渐运。这种局面固然令执政党里的华基政党万般窘迫,甚至导致民意与选票的大量流失;可另一方面,它对巫统的议席席次何尝没有丝毫的冲击!

或许,唯一能让这类政客官僚沾沾自喜的是,他们所做的纯是为了所谓替国语把关的神圣任务。乍听煞是有理,可细嚼之余,却也不无语病。毕竟,在正常的情况下,任何一国国语的长远发展,皆不是建立在“罢黜百家”的基础上的。大马也不例外。本质上,申办独中与国语的发展并没有相克的矛盾。不同的是,独中的国语学习,仅只是一门必修的语文科而已。

有人说:在保守派的政客官僚眼里,恐怕这正是申办独中的关键障碍。然而,坊间民众凭直觉只会感到纳闷:独中既然不曾耗费政府分毫,为何一纸批文,竟是如斯的难如登天?这问题简单不过,却困扰了华社几十年,也成为了华基执政党在华教议题上的一道紧箍咒

2012年8月20日星期一

当组织结构成为了累赘

有人说,亚洲国家的好一些政党,其组织结构离不开“列宁”式,由党魁以降,到秘书长、组织秘书长、中央委员会、中央常务委员会、纪律委员会等,无一能够摆脱列宁时代的影子。有趣的是,这些政党绝大多数都不是革命型的政党,更谈不上意识形态导向。或许,正因为它们是历史的产物,是以,除了传承延续固有的结构形式以外,这类政党的现领导层也须一并背负党的历史包袱。

当然,历史给政党遗留下来的正负资产,也有人说是相对的。过去备受称羡的党资产,尤其是党员人脉广布全国城乡的网络,曾几何时竟也会变成负资产。这应该是一众政党政客始料未及的。诚然,数百万计的党员,不可能一朝一夕即可一蹴而成。那毕竟是累积多年的政治资源,几经辛苦经营,才建立起来的组织网络。然而,再成功的“广招党员”运动;再宏伟强大的党组织,倘若没有适当的思想指引,它还是发挥不出整体力量的。政党头头当然明了个中的道理,但偏偏这正是当前一些老牌执政党的具体写照。

过去的政党,其政治立场无论是左中右,都会着重本身的政治教育,向党员贯输党的价值信念。曾几何时,这一切均已走进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利益导向的薰陶。广大党员乃至党外民众,对进党的期待,已多受到利诱的左右。愈来愈多的各级党领袖也懂得投其所好,对党的草根基层频频动之以利,以争取支持,进而巩固本身在党内的领导地位。霎时间,手握投票权的党代表成为了各派领袖竞相笼络讨好,乃至贿赂的对象。

党风腐化及此,上行下效,施与受双方由过去的台底交易,逐渐浮上了台面,且丝毫不引以为忤,知耻自觉之心已荡然无存。如此一来,党领导与基层的关系,只能维系在私利经营的基础上。于是,党的组织力、活动力及动员力渐次走向瘫痪。此前,党的上级领导所下达的指令与利益,虽经层层盘剥,可还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但当草根基层对党的信念,已由迷糊转向彻底的幻灭,偌大的党组织网络反而成为空前的累赘。

这种窘困尤其是在大选即将届临时愈见凸显。在甄选国州议席的候选人过程中,不设民主初选机制的政党,最感棘手及不易拿涅的,当推确立遴选的标准----民意与党意之间,必须作一抉择。所谓遵从“民意”的抉择,当然是意指委派获得民众支持,具有一定胜算的候选人上阵出征;而“党意”则普遍以准候选人的党职尊卑,作为关键的考量。

然而摆在眼前的现实是:挟民意者未必获得党领导层的“祝福认可”,而受到“钦点”者,虽说是扛着“党意”的招牌,却往往不见得是名孚众望,或在坊间有好的口碑。其实,党内人士何尝心里不剔透明了,所谓的“党意”,说白了,还不是操纵在若干地方家族、派系党阀、土豪大老的手里!他们普遍控制了区、支部等地方党部组织,尤其是党代表。难怪有人说,具有投票权的党代表,大多已沦为这些地方党部头头的“投票机器”。

乍听这话,虽有以偏概全之嫌,但它值得让党内外人士反思的是:这些党代表,其身份既然代表着党意,可也必须贴近民意,才不致于让党受到人民的唾弃。可当党代表已受到利诱所左右,他自然会让私利支配党意。如果,所谓的“党意”仅为少数党阀的利益服务,跟广大民意势同水火,党的生机自然会日趋艰难。

这道理可说是朝野皆然,谁也无需刻意对号入座

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看朝野的互呛开骂

任何一个社会的话语权,似乎永远都操纵在一小撮人的手里,其中尤以官僚政客为甚。诚然,各路大小政客发表谈话的机会很多,但到底有多少是由衷之言?又有多少称得上是言之有物?前者恐怕只有当事人,心里有数;而后者则无妨留待民众自行衡量。


虽说政坛上朝野政客的互呛无日无之,并不新奇,可它的内容与用词,却多少能让人测试出言者的思维水平。高水平者的过招,断不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而纠缠不清;言辞也不会沦为市井混混骂大街的水平素质。相反的,没有论述基础,也不讲求价值取向的政客,充其量就只能在政治议题的表面现象大作文章,然后将矛头指向别人,言辞极尽鄙俗损人的能事。这种现象一旦蔚然成风,自然会形成政坛恶质文化的一大特色。不幸的是,马来西亚的华人政治圈子,近来日见炽烈的朝野对呛,似有这种恶质发展的徵兆。

诚然,政党政治离不开博弈,更不可能没有批判。对贪腐滥权、浪费公帑等危害公众利益的劣行,我们当然需要批判,既不能留情,也不应偏颇。敌营的劣行固然要穷追猛打,但己方的贪腐又岂应姑息!要批判和针砭这种种积弊、劣行,就不能不开骂!然而,开骂不能毫无节制与分寸。如果政客是不择时而骂;不择地而骂;不择事而骂,甚至是逢请必讲、逢讲必骂,且骂得空泛粗鄙,或许那可取悦部分"死忠"份子,可它对批判原可产生的力量,却起着消极抵销的作用。


是以,政治论坛上卯足火力的开骂,固可满足一般嗜看朝野角力的民众,但周而复始的开骂,连坊间喜宴、神诞的平台也不错过,照骂不误,哪怕是一再重复,却又丝毫不能纾解民困,那只会令人心生厌烦。若连跨国的乡团联谊大会的开幕式,也要当着一众国外宾客面前骂上一通,那显然已骂昏了头。它既不讨好于主办方,也丢失了国家的颜面,却又不见得会引起来宾的共鸣。

其实,光是开骂而又拿不出办法来为民众排忧解难,尤其是坐拥行政资源的新贵,把责任动辄推诿予前朝,只会徒自暴露本身的失责无能。这跟老牌执政党头头把老问题的不能解决,全部归咎于所谓的"鸟人"官员,同样的滑稽可笑。

平心而论,理性的开骂不外是为了刺激挨批的一方的知耻心,让对方在舆论的压力下,能善自反省改进。倘若只是志在消遣对方,乃至羞辱对方,而不惜口出污言秽语公然开骂,那充其量只是一出自损人格的谩骂闹剧而已。

中文世界里的朋友,尤其是两岸三地者为甚,对大马华社宽容朝野政客的程度,时有啧啧称奇之叹。先是性光碟丑闻的男主角,在无以遁形后,只需辞卸党政要职,也不见认真道歉,或面对刑罚,即又是好汉一条。卷土重来之余,尚可顾盼自雄、大放厥词一番;而后,相映成趣的是,在野党也出了个"脏"话满口的博士级超人"骂"客。虽说是语多污秽,却是有其一定的听众市场。


老牌华基政党似乎不让其专美,与之一别瞄头的竟是原光碟案主角。在"漂白"后,已摇身一变成了帅级头领。只见他回敬的手段日新月异,以举世知晓的英文骂人"四字经",在"推特"短讯里向政敌的母亲、姊妹肆意的粗野"问候。妙不可言的是,此文一出,面对四方八面的恶评声讨,他仍能硬拗说英文的"四字经",乃意指LOVE (爱)而言。民众的不了了之,并不因此令他有所收敛,反而使他愈发得意,"鸟"字连篇全国走,且还刊诸报端,起着示范性作用。

观此奇行,同文同种的外国朋友,又焉能不叹为观止?而我们又有啥道德制高点来批评坊间,尤其是网络世界里语言的粗暴?台面上的领导政客尚且出口成"脏",他们麾下的雇佣网军,又岂会不将之引为楷模示范?

明乎此,谁是始作俑者,自是不言而喻!

2012年8月5日星期日

当新贵抓到了权柄


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新贵上台就位,为要凸显自己有所作为,大多都会努力拼政绩,让人对「新人新政」耳目一新。然而也有人说:官场新贵不容宠坏,不然势必会恃宠而骄。轻则骄横待人;重则以权谋私,同已打烊下台的前朝无异。

平心而论,新人要凸显新政,就必须勇于走出前朝腐朽的阴影,而不是一鼓脑尽将责任往前朝身上推卸。其实,老百姓的心理很简单:正因前朝施政不得人心,才会变天。人民期盼的是取而代之的新贵,能有新的作为,将此前在野时的承诺与论述付诸实现。倘若,上台后非但毫无作为,反而更将之归咎于前朝的不是,那不啻是一种民意的背叛。

当然,实施新政需要时间,它不可能立竿见影。但事实已一再证明,任何拖泥带水,不敢毅然与腐朽的过去切割关系者,大多都难于开创新局。如果,新贵一方面勇于批判前朝的贪腐,而建立起民意基础;另一方面,却又碍于恋栈于前朝贪腐制度所能带给自己的利益,而不惜萧规曹随,继续让它存在,如此一来,那种归咎前朝施政遗毒的指责,自然显得虚伪可笑。

或许,有人会对甫上台掌政的新贵,存有过多不切实际的期待,而致产生过度的宽容,乃至姑息。其实,若把新贵立意不良的失误,悉数归咎于经验不足,或乾脆为其辩护,说是官场的积习、共孽,那等同是坐视新贵迈向贪腐的开始。相对的,对新贵施政的检视,加倍放大的找碴,固然有失厚道;可过度的呵护姑息,只因要刻意维护新政权,又何尝是公允的审查检视,让人信服?

目前最常见到的惯象是,一些新贵恃着民众对前期的余恨未消,以及本党雇佣网军的造势护短,不少已在不自觉间重蹈前朝官僚的覆辙,变得官气十足,蔑视民怨,把正当的申诉看成是刁民的苛求,并且回以揶揄嘲讽。这种骄横正是官僚恃势凌人的典型写照。或许,这类新贵已认定民众对他们的支持是理所当然的,只因民众对新人新政仍然有所期待。然而事实恰好相反:挟民意而不思改革,转而漠视民怨、践踏民愿,一旦激起了广泛的民愤,那无异是自掘坟墓。

更甚的是,如果新贵上台后的首要急务是报答"金主",而不是人民,则可想而知,接踵而至的肯定不是兴利革弊的举动,而是"酬庸文化"的开始。是以,近年来一些足令民众看傻了眼的情景,都接二连三的出现。一些前朝不敢拍板批示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到了新贵之手,竟然毫不费吹灰之力,即可上马;一些前朝有所忌讳,而不敢贸然封赐功勋的人物,不也都陆续提名上榜了吗?这一切何尝没有犒赏"金主"的考量?不同的是,它没有宣诸于口的"你须帮我,我才能助你一把"的口头禅,足以授人予柄;相反的,它可能还会予人一种印象,以为这也是前朝留下的遗毒,罪不及新贵。

民意扭曲及此,诚然是可怕的。它不但模糊了人们的视线,也掩蔽了问题的本质。让人对事物议题的探讨,只有立场的表述,却没有是非的明确辨识。

文凭的真假,您怎么看呢?

文凭,指的是学校或单位机构发给学生的毕业证书,定义反映地是文凭持有者身份具有等位性和素质专业知识具有等值。一般指,文凭越高,其代表素质也必定也高,其专业知识也丰富,那么在具体工作中所发挥的作用,所创造的价值作用也肯定大。

所以很多人认为在当今社会文凭是十分重要的,用它来代表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同时能在工作岗位上发挥一定的作用。由于把文凭看的过重,社会上出现了文凭主义,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各样的文凭造假方法。

确实的,随着文化知识的尊崇,大家对文凭也越来越看重,由此假文凭的制作、贩卖、使用也就应运而生,甚至有些泛滥成灾,这种付费就能获得学位的风气,直接的告诉考生,“只要你肯给钱,包你拿到文凭”,上不上课都没有关系。

其实学习的基本目的,本应是吸收新知识,充实和提高自己,但社会主流是以文凭和出身来定等级,这种门阀制度,把人类分成等级观念,拜金主义和文凭至上的选人制度是根源,造成社会风气的没落的主因,这是一种不好的社会现象。

从实质上说,假文凭是破坏规则的,也就是破坏了程序,其结果实质也遭到伤害,没有了程序,实质也荡然无存。一般文凭体现的是个人的文化水平,而现在社会出现假文凭的现象,成了社会泛滥成灾的土壤。

长远而言,我们需要对现有的教育制度加以的改革,在改革教学模式同时,还须培养更多符合社会发展和技术人才和培养更多的持有“正品文凭”的合格人才。当然,治本的方法是建立信用制度,使公民视个人信用为生命,因为一旦丧失个人信用,那就无法建立完善的社会管理系统。

倘若要揭止假文凭的泛滥,首先认为从制假者下手,采取重罚措施,控制源头,甚而诉至法律,加之重典。当然,对买假文凭者,也要处以必要的惩罚。因此,就必须采用一套公开和严格的规则来保证,文凭是一种必须的标准,以确保不会泛滥成令人担忧的社会现象,扰乱
了人才市场的正常秩序和社会竞争机制。

文凭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其实文凭只是一纸空文,代替不了知识水平,因为知识是掌握在自己的大脑中。所谓,有一技之长,何愁无立足之地,也因为只有知识才是技术,才能造就财富!

虽然很多人对文凭看的很重,认为文凭是单位的门槛,加薪的证明!但如果只拥有一纸文凭,而没有真正的知识水平,那岂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嘛!像这样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被残酷的社会给淘汰掉。

另一观点。如果你想创业,那文凭的重要性应该说是可有可无,因为做生意多是动脑,好多做生意的老板连小学都没有毕业,他们没有学历,但生意一样做的很好,那是因为他们有相当灵活的头脑,他们会用自己的头脑请一些有智慧有学识的大学生去帮他们完成他们的想法
,所以说做生意,有没有文凭都不是那么的重要,那你的观点又如何呢?

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一碗白饭”

各位, 与你分享一则故事,故事未必是真人真事,不过故事动人倒是真的。
20年前某日黄昏有名看似大学生的男孩徘徊在台北街头的一家自助餐店前。等到吃饭的客人大都离开了,他才面带羞赧地走进店里。“请给我一碗白饭。谢谢!”男孩低著头说。

店内刚创业的年轻老板夫妻见他没选菜一阵纳闷,却也没多问,立刻就盛了满满一碗的白饭递给他。男孩付钱时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我可以在饭上淋点菜汤吗?”

老板娘笑著答:“没关系!你尽管用,不要钱!”

男孩吃饭吃到一半想到淋菜汤不必钱,又多叫了一碗。“一碗不够是吗?我这次给你盛多一点!”老板很热络地回应。

“不是的。我要拿回去装在便当盒里明天带到学校当午餐!”

老板听了心想男孩可能来自南部乡下经济环境不好的家庭,为了读书独自一人北上求学,甚至可能半工半读,处境的困难可想而知。于是悄悄在餐盒的底先放入店里招牌的肉燥一大匙,还加了一粒鲁蛋,最后才将白饭满满覆盖上去。乍看之下以为就只是白饭而已。老板娘见状明白老板想帮助那男孩,但却搞不懂为什么不将肉燥大大方方地加在饭上,却要藏在饭底?老板贴著老板娘的耳说:“男孩若是一眼就见到白饭加料,说不定会认为我们是在施舍他。这不等于直接伤害了 他的自尊吗?这样他下次一定不好意思再来。如果转到别家一直只是吃白饭,怎么有体力读书呢?”

“你真是好人。帮了人还替对方保留面子!”

“我不好,你会愿意嫁给我吗?”年轻的老板夫妻浸淫在助人的快乐里。

“谢谢。我吃饱了。再见!”男孩起身离开。当男孩拿到沉甸甸的餐 盒时不禁回头望了老板夫妻一眼。

“要加油喔!明天见!”老板向男孩挥手致意,话语中透露著请男孩 明天再来店里用餐。男孩眼中泛起泪光,却也没让老板夫妻看见。从此男孩除了连续假日以外,几乎每天黄昏都来,同样在店里吃一碗白饭,再外带一碗走。当然,带走的那一碗白饭底下每天都藏著不一样的秘密。直到男孩毕业。

往后的20年里,这家自助餐店也不曾出现过男孩的身影了。某天将近50岁的自助餐店老板夫妻,接到市政府强制拆除违章建筑店面的通告。面对中年失业,平日储蓄又都给了儿子在国外攻读学位,想到生活依经济陷入困境不禁在店里抱头痛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名牌西装像是大公司经理级的人物突然来访。“你们好,我是某大企业的副总经理。我们总经理命我前来,希望能请你们在我们即将要启用的办公大楼里开自助餐厅。一切的设备与食材均由公司出资准备。你们仅须带领厨师负责菜肴的烹煮。至于盈利的部份,你们和公司各占一半!”

“你们公司的总经理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不记得认识 这么高贵的人物!”老板夫妻一脸疑惑。

“你们夫妻是我们总经理的大恩人兼好朋友,总经理尤其喜欢吃你们 店里的鲁蛋和肉燥。我就只知道这么多。其他的等你们见了面再吧!”

终于那每次用餐只叫一碗白饭的男孩再度现身了。经过20年艰辛的创业,男孩成功的建立了自己的事业王国 ,眼前这一切全都得感谢自助餐老板夫妻的鼓励与暗助。否则他当初根本无法顺利完成学业。话过往事,老板夫妻打算告辞,总经理起身对他们深深一鞠躬并恭敬地 说:“加油喔!公司以后还须要靠你们帮忙。明天见!”


施恩莫望报,受恩勿忘报。我们立志就要守真,如这位总经理,年轻时也贫困过,但是他不受环境诱引,认真向学、克勤克俭,终于事业有成;而且受过帮助,就永铭在心,及时回报。

那小店老板夫妇在他人最需要援助时,发挥爱心,并不认为是给予很大的恩惠,还能处处顾及不伤人的自尊。

人与人之间就是要互相帮助,以欢喜心助人,即使不求回报,能种下这分爱的因,就会得到一分爱的果。所以有能力时要“助人无所求”,受助时也要“受恩不忘报”,才是为人应有的品德。

『刺在儿身,痛在母心』 接受针灸小薇有改善

刺在儿身,痛在母心,看着一针针刺进女儿的身体,再伟大的母亲也会感到心痛。11年来她衣不解带照顾瘫痪床上的女儿廖小薇,这位年迈单亲母亲赵碹英坦言,照顾女儿并不辛苦,看到女儿接受针灸治疗过程,一针针刺进身体,确实刺痛了母亲的心。



廖小薇与母亲赵碹英(63岁)目前已安定在大山脚武拉必。周三晚上,由民族中兴基金会属下复兴社援组的义诊队安排中医师前往为小薇进行针灸治疗。当中医师开始为小薇把脉时,母亲碹英即刻步出到客厅。她坦承,无微不至照顾瘫痪在床上的小薇11年不是最辛苦的事,最苦的是,看着女儿接受针灸治疗的那段过程。“再辛苦的事我都遇到了,就是抵不过亲眼看着小薇针灸,但是我知道,小薇日渐有反应,这都因为针灸治疗让她好转。”

复兴社援组为小薇针灸

小薇母女日前从槟岛迁至大山脚后,复兴社援组义诊队将安排中医师每个星期3次为小薇进行针灸治疗,此外,也安排推拿师为她推拿。本报记者昨日晚上,联袂民族中兴基金会全国署理总会长翁协文探访小薇母女,见到访客,小薇依然露出淡淡微笑,在针灸过程中,也发现到小薇能大幅度的移动双手。看着女儿渐渐有反应,母亲不禁喜极而泣。

感谢上天眷顾 母亲决当义工

复兴社援组义工们的贴心服务,让赵碹英对女儿的病情治愈又多了一份信心。经过一段时间的中医治疗,再加上母亲的照料,小薇病情有明显的好转。赵碹英感谢上天的眷顾,虽然女儿还未痊愈,但她已决定当义工来报答复兴社援组。碹英表示,小薇是她唯一的女儿,面对着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儿在一瞬间成为植物人,确实是很难接受,但回想起来,若不是这一切的发生,或许她目前还在外地日夜拼命赚钱,而忽视了社会的另一面温情。她说,从小薇出事到今天遇上复兴社援组,这一些犹如命中注定,也是义工们改变了她的心态,她知道小薇不能100%痊愈,但至少俩母女不被社会遗弃,反之引导她出来服务社会。


2012年8月2日星期四

娱乐不忘行善,第六届“慈联杯”歌唱赛筹募大山脚鱼池自愿消拯队消防车基金。

娱乐不忘行善,塑造一个马来西亚爱心社会!第六届“慈联杯”全国华语卡拉OK歌唱比赛,今年在北赖才能园多元化冷气礼堂举行,这项活动是由民族中兴基金会赞助,大山脚区自愿消拯队总会鱼池支队主办,并通过此盛会筹募购买消防车基金联欢宴会。


今届的慈联杯公开予16岁以上的大马公民报名参加,唯谢绝历届慈联杯冠军得主,并从初赛中选出20名参赛者进入决赛,再从决赛中选出8名得分最高者参加总决赛争夺总冠军。奖励设有冠军RM3000.00、亚军RM2000.00、季军RM1000.00,特优5 RM200.00及优秀奖12 RM80.00及奖杯各一座。初赛于本月29日,晚上730分进行;决赛于本月30日晚上8时举行,报名截止日期为本月25日。

在大山脚市鱼池区有一幕奇景,每当某个地区发生火灾,一批雄纠纠的青年在闻讯后,都会赶到一辆非常残旧的小型消防车集合,结果次次赶到灾场时,总是慢半拍,灭火总是落在人后。

同时这辆残旧的消防车,设备也不齐全,即使面对这种糗事,但他们从未气馁过,坚持社会责任,尊重自己,只要有机会参与社会义务工作,尽力到灾场,参与灭火或保护居民生命的力量,保护威省区各族居民的屋宇与人命安全。

大山脚鱼池自愿消拯队虽有满腔热血,但缺乏的是一辆全新及设备齐全的大型消拯车能在第一时间赶往灾场灭火救人!祗要有更完善设备的消拯车,社群将看到他们更巨大的表现。

为落实这项计划,高度让消拯员献身献力的精神,并且希望通过第六届“慈联杯”全国华语卡拉OK歌唱比赛,协助大山脚市鱼池支队加速筹获足够基金,用于购买消防车,让更多人认同大山脚市鱼池区消拯队的迫切性,号召更多人捐款,共同为保卫家园尽一份心力。

善长仁翁欲热心捐款,欢迎联络翁协文012-5008186、王源庆012-4812888、易文祥016-4905618、郑永顺012-4863524、郑光福019-5621812、李春明012-5851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