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0日星期二

冷观揭弊的后续

一年一度几经千呼万唤才姗姗来迟的总稽查师报告,有人说,那是执政党不得不面对的年度尴尬,因为报告书里所揭发的每一起个案,都足以成为反对党大肆攻讦执政当局的有力武器。若是处理不当,它甚至可能是当权者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当权政客群中也有人会对这种论调,予以全盘否定,一口咬定总稽查师报告左右不了大选选情,否则半个世纪前,老牌执政党早已垮台卷铺盖云云。这短短两句话看似为执政党护航掠阵,实则是落人口实,不折不扣乃坊间所谓的“倒米”。反对党人当会笑呵呵说:“看,那不正是不打自招吗?原来五十多年来的年度稽查,都这么烂不堪言!”这等同是自揭历史的疮疤,叫历代党政领导情何以堪!

若说,面对总稽查师无情的揭弊,备受点名批判的部门单位,就务须为了颜面而硬撑到底,希望最终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或许能为有关的部门首长暂时缓颊,可它终究难逃护短卸责之嫌。这种窘困非但冲击民众对执政当局的信任度,也足令执政党流失选票和国州议会席次。

综观多年来的总稽查师报告,显而易见的是,众多部门单位的采购买办,出岔子及备受检视的个案,似乎都无独有偶犯上了天价采购的通病。若说,简单的物品,在市场上垂手可得者,竟须耗费比市价高出几十倍乃至几百倍的天价来购置或维修,这又岂是单凭一句“公务员易受供应商的欺骗、误导”所能推搪得了?

年复一年,纳税人对总稽查师报告书的观感不外是,不管是哪个部门单位被总审计署相中而上榜,政务官如:正副部长等普遍都无须担忧会负起刑责。唯一可能让他们脸上挂不住的,往往只是必须在国会里面对一些议员的诘难和奚落。尽管如此,部门单位要回应一切来自总审计署及朝野议员的质询,哪怕是再凶再狠;杀伤力再强,其停损点永远都不会超越部门常务秘书长之上。更何况部门的回应,往往一经送达总审计署,即已十不离九会告一段落。即便是受到国会公账委员会的传召,虽然难免多一些折腾,但对政务官而言,仍是官职依旧,既不会摘乌纱,更不会有牢狱之灾。

另一边厢,政务官对部门麾下的业务操作,普遍脱离不了两大类型。第一类是"事不关己"型,事因部里事务,不分钜细,均由秘书长操盘。换言之,政务官只沦为虚位首长。官职充其量不过是他们获取行政资源,巩固本身党政地位的平台而已。此一类型绝计不会对麾下疏于职守的官员挑眼,更遑论会主动开铡。

第二类则是“和稀泥”型。他可以对部里的一些积弊了然于胸,但就是不愿撼动固有的体制与人事。反正官场中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道是“枪打出头鸟”,实犯不着强捅马蜂窝。是以,他不会对任何失责渎职的公务员查处严办。一方面固然是为了颜面;另一方面,也不想让自己的仕途徒添变数。反正吃皇粮的公务员,捧的是铁饭碗,较之自己朝不保夕的乌纱,实则更为保险。政务官与公务员若是凡事都对着干,到头来吃亏的恐怕还是自己。

然而这种顾虑仅能心里盘算,却万不能溢于言表。对外的口径说词还是一派的令公务员闻之动容。其中最为经典的,莫过于所谓“不要动辄开罪公务员,以免打击工作士气”云云。于是,即便是麾下官员犯错,这类政务官也会堂而皇之以此为由,最终以“和稀泥”的手法,将它大而化之。

当然,这当中不无一些个案是替人背锅顶罪的。其实,能叫公务员为他扛抬责任的,毕竟也寥寥无几。尽管技术官僚可以一板一眼照章行事,可任何决策到了政务官的手里,都离不开政治考量。但这不按牌理出牌的政治考量,一俟纸包不住火,所谓“违章乱纪”的罪责,就不能不由公务员来承担了。官场里曾有人戏称,能被主子相中背锅的公务员,何尝不是一份殊荣,因为那到底是主子的信任所系!

举凡是这类个案,多半都脱离不了巨额的项目超支。姑不论是建设项目施工的宕误阻缓,或是施工后刻意的更动规格,这些足以构成项目预算超支的举动,虽经政务官的首肯,但他们绝对不会亲上火线。而独留在风口浪尖上承担各方质询风险的官员,尽管在纳税人眼中,难脱骂名,可往往还是以有惊无险告终。

平心而论,执政当局要从不利于己的总稽查师报告中抽身而出,甚至还能险中得分,其实也并非是天方夜谭。只要胆敢照章查处任何渎职失责的官员;追讨虚支冒领的公帑,自不愁无以整顿整个行政体系的开支机制。况且,自纳吉首相掌政以还,各部门单位的关键表现评估(KPI) 已逐渐在官场扎根。因此,与其光只是常年累月紧盯着部门的预算拨款,有无在固定的时限内发放耗尽,不若多加审核各项开销的合理性与效应评估,实则更为可取。

有智慧的国人自不会盲目称誉一个守财奴的政府,可也不愿看到执政当局的挥霍无度及浪费公帑。纳税人都希望每一分钱的公帑用得其所、物有所值(value for money),及其所引发的效应,能够真正惠及民众。相反的,任何毫无节制的采购,其中尤以全无维修配套者为甚,非但是浪费公帑、耗损国家资源;同时更为政府的采购买办机制,埋下了“奢华有余,维修全无”的祸源。

2012年10月15日星期一

黑函的古为今用


日前有位历史系毕业的朋友感叹说,当下的政党政治与网络政治,要抹黑一个人,或要他在政坛永远爬不起来,实是易如反掌,其情景倒是跟法国大革命后的恐怖统治时期,有几分相似。听罢,我不禁微愣:何以太平盛世的大马,竟然沦落如斯,被人将之与二百多年前乱象丛生的法国相提并论?然而过后经他一番解说,我在豁然大悟之余,却也觉得单凭一封告密“黑函”即可制人于死地的作法, 虽是发生在法国帝制时代,可其精神的延续流传,尤其是在当下的大马政党政治与网络论坛,却出奇的相似,甚至令人怀疑这是“借尸还魂”!

先看政党的众生相。大选愈是迫近眉睫,朝野政党的内部卡位战就愈见炽烈。在没有党内初选机制的调节下,党同伐异、派系乃至个人之间的互相倾轧,已是屡见不鲜。于是,为了打击对手,也为了讨好党领导,写黑函与打小报告等动作,便都一一相继登场。再凶再狠的内斗,若只是闭门缠斗而不外泄,外人充其量只能捕风捉影,但如果双方皆想藉媒体造势,而选择隔空喊话,其后果则肯定是丑态百出,令党情何以堪!

话说党内的卡位战,不外是为了争取出线,以期能在大选中代表党上阵。在这种欲念的强烈支配下,很多准候选人已完全无视坊间的民意走向,哪怕是外界对党的风评其劣无比,只要党内的自我感觉良好,那些竞相向党头子献媚,以求能获钦点上阵之流,还是大有人在的。

放眼官场的处世潜规则,谁不懂得专挑软柿子吃的道理!举凡是窝里斗,如果双方都是领导头子的嫡系,彼此比拼的方式,当然是离不开争宠与互贬。任何告密、揭秘的黑函,到了头子手中,即等同给头子平白增添了驾驭部属的工具。在这种情形下,头子纵有偏爱取舍,可还不会轻易动用黑函里的黑材料来向部属开铡。

倘若是嫡系人马碰上一位非主流派,情况看准会完全不同。嫡系罗织的任何罪状,即便是道听途说,领导头子还是照样会从严处置,甚至是高调批判,自揭党丑,也在所不惜。

本来敢于自我批评、自揭己短,以求匡正改进是好事,但不能不讲章法、不求实据、不加惩处。倘若只凭嫡系子弟的片面之词,即把黑材料当证据,进而高调入人以罪,这实则跟上世纪十八世纪末,法国恐怖统治时代的手法并无二致。或许不同的是:备受抹黑的受害者,当时是上断头台;而今却只是人格受损,或终结政治生命而已,还不致于赔上性命。

无独有偶,当下的网络媒体,似乎也深受这种流弊的感染。面子书上的小道消息、说三道四,非但是无日无之,同时它的虚构、杜撰与抹黑功夫,简直已臻令人不忍卒睹的地步。在讲求网络自由的前提下,任何张三或李四,只要冠上化名,即有造谣、诽谤他人的权利。语言暴力更是小儿科,反正隐埋了身份,即使是知识社群,恐怕也难于自制,而在网上露出流氓相。

尽管如此,要让谣言流传,抹黑得逞,一个人的贴文恐怕起不了作用,但如果是纠众呼应,将造谣谎言说上千百次,那就不能不令人由起疑而相信了。古代“三人成虎”及“曾参杀人”的故事,恰好印证了这种群起效应。

其实,眼前网络面子书上的围剿、抹黑,大多皆同政党政治的倾轧脱不了关系。网民群中,受雇或听命于朝野政客的,是何其的多。他们有的纯粹是为了稻梁谋,不惜昧着良心弄虚作假、含血喷人;也有的则是不折不扣的政党说客,要人相信真理不单是在他这一方,同时更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因为他和他的政党,才是真理正义的化身。

姑且不论其动机是为啥,这种抹黑拨污而欲置人于死地的心态,对现代民主而言,实则是莫大的讽刺,毕竟法国的恐怖统治,早就应该走进了历史的坟墓


2012年10月13日星期六

自动执法系统(AES)

全国各地增装831个自动执法系统(AES),咋听之下,
就好像每到1公里处,就有一个,相信这次大家插翅也难飞了,总有一个会拍到你吧!

其实陆路交通局在车祸黑区安装自动执法系统,以取缔超速及闯红灯的违规行为,是值得鼓励与支持的,但是否有必要平均每到1公里处就安装一个,这是值得检讨的。因为在很多时候,当局都没设立明确的时速指示牌。

如果这项系统是用来对付违规交通者,以杜绝飚车的情况,减少意外的发生,相信很多人都会举起双手双脚赞成。

捌开负责承包自动执法系统的公司“利益”不说,当局是否有在透明化制度下召开招标程序,或是直接由朋党公司获得工程,大家心里有数,都不知道几时有通过这项措施。

当局或许指“AES”可以避免发生贪污现象,因为电脑化,致使违法者无法透过其他方式贿赂执法人员。但对车主而言,如果有紧急事件,从樟仑驱车赶至新山,在这漫长的路途,原定的110公里时速,却在自动执法系统区域里顿时下降至90公里,甚至60公里,如果你是车主,时速会开到多少公里?不可能每一站都跟着时速指示牌驾驶吧?

针对自动执法系统,个人也持有不同看法,这肯定对驾驶者起了一定的阻吓作用,尤其在罚款方面,也将对民众造成很大的负担。如果在800公里的距离,极有可能会因此超速超过十逾次,本来为了减少车祸,结果却成了当局“找钱”的机制。

另一方面,当局应把“AES”规定大道的时速,调高至胥视不同车款而定。不然,车主会在驾车时“打盖睡约周公了“那怎么办?倘若车主将车子借给他人,那这个这个系统所存在的漏洞,将会让无辜的车主蒙冤。

个人也有一个不同的见解,若要落实自动执法系统,建议政府首先改善交通情况,很多车祸肇因都与交通系统起了很大因素,道路积水和路面凹陷也是其中肇祸主因。深思,深思!!

2012年10月11日星期四

与自愿警卫团配合,为春江园居民义诊


民族中兴基金会(YBNM)属下马来亚西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从本1016日开始,联合阿儿玛春江园自愿警卫团,在每个月的第一和第三个星期二,晚上8时至10时,假阿儿玛春江园自愿警卫团会所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

 
马来西亚复兴社援组全国总干事翁协文强调,流动义诊是拿督斯里翁诗杰国会议员所推动的心血结晶。它的形式显示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主要是推广活动和承担的社会义务,并且在全国各地展开。

他说,者次联合阿儿玛春江园自愿警卫团推行流动义诊活动,主要的目是为公众提供中医义务把脉赠药、针灸、推拿、刮痧等服务,同时也藉此推动中医医术,发扬优秀华裔传统医疗文化。

我们是个社会性及公益性团体的非政府组织,在全国各州属都有设立分组为民服务,主要是在小城镇和乡区为低收入者提供义诊和推动组织社会活动,促进和社区成员之间的互相关怀的社会的精神。

他强调,这是超越政治,积极推广慈善、福利及教育事业的非政府组织,致力宣传扶贫济困、诚信友爱、互帮互助、奉献社会的良好风尚,推动慈善文化进入社区及乡村。

为抛砖引玉,民族中兴基金会拨出一台手提电脑予阿儿玛春江园自愿警卫团作为活动用途。
 

若有任何询问,可以联络大山脚阿儿玛春江园义诊服务队联络人蔡书富 017-4763098或梁孙和 014-7567275

另一方面,他说,日前于吉南鲁乃福德祠礼堂举办的施医赠药获得当地民众反应与要求,所以我们将从本月17日开始,往后的每个月的第一个和第三个星期三,返回当地继续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

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

选战文宣的陷阱

作者:翁诗杰

愈来愈多人相信数据骗人这回亊。升斗小民尤其对官方数据的质疑,普遍上虽说是囫囵吞枣,拿不出啥证据,以资说明,可它的感染力之强,却是令人刮目相看的。是以,执政当局要迅速遏制"以讹传讹",就必须勇于摆出事实,并旁征博引,以廓清议题的真相。相反的,愈是打官腔,或声色俱厉的抨击对方、打压舆论,那只会让更多的民众把讹传当真。

其实,对待朝野政客的数据,民众切不可感情用事。如果凡事皆以只问立场,不问是非选边站的态度来看问题,那只能称得上是动员造势,跟理性探讨完全沾不上边。民众对官方的口径说词,乃至数据报告的可靠性可以存疑,难道对在野质疑的论述就可照单全收?若然,那充其量只是一厢情愿。

目前观察所及,大选将至,朝野互呛的言论,已不仅限于国州议会殿堂里的角力博弈。坊间、网络谁不在畅谈政治?这本是国人关切国是的好现象,然而吊诡的是,坊间不少的论说,却始终走不出认识的误区与思考的盲点。

显而易见的,联邦政府回馈于各州子民身上的税收,跟它从各州的收益相比,孰得孰失,朝野政党各有说词。对广大民众来说,是莫衷一是。民联执政的州属,常以联邦政府给予州政府的年度预算拨款,作为抨击中央政府回馈不足、亏待州民的立论根据。事实上,这是相对脆弱的。但联邦国阵政府对这种论调的宽容、沉默,却是令人感到费解的。普罗大众无需具备高深的宏观经济学识,只须对国州政府的权限分野有基本的认识,即知道联邦政府通过州政府,派发予各州的年度预算拨款,仅只是中央对州属地方的部分承担而已。

散发不实论述

联邦政府各部门单位,在各州推展的建设项目,如:公立医院、学校、联邦公路、通讯等,其开销无一不是联邦的拨款。这一切显然被州政府刻意排除在统计的范畴外。于是,所谓中央政府刻薄、打压反对党执政州属的论述,不愁没有开拓市场的潜能。它一经炒作、发酵,再由网络媒体广为散发,自然不难积非成是,让人以为这就是事实。

在野党对执政当局的任何挥霍浪费、理财不当的措施,当然有监督批判的权利,其它纳税人亦然。但蓄意歪曲事实、误导民众,只求在政治博弈上获利得分的行径,则无异于欺骗。对成熟的选民来说,这形同变相的污辱他们的智慧。奇怪的是,放眼周遭,以讹传讹,并将之奉为金科玉律者,却还大有人在。这使到台上惯放厥词的政客,益发肆无忌惮。

或许,散发不实论述正是选战谋略之一。而蓄意利用一般民众对国家预算案数据的一知半解,及对贪污挥霍的憎恶,来接受一些似是而非的政治宣传,则可见这类谋略的背后推手,绝非泛泛之辈。

信手拈来,贪污与社区道路的维修,本来就根本沾不上边。但在此辈的匠心独运下,竟然也能扯上关系。日前,我选区一位“308”新贵州议员,在努力宣扬州政府的政绩时,竟语出惊人的说,市议会辖下的社区道路,此次能获全面翻新重铺,全因变天后新任州政府杜绝贪污浪费,才能将省下的纳税人税款,用以维修道路,回馈人民云云。

深度理性思考

这番谈话娓娓道来,是如此的贴心,听在一般不明就里的民众耳中,简直要感激涕零,可它经不起轻轻的一个反诘:难道纳税人的门牌税是白缴的?抑或是前朝政府从来不曾铺路修路,须待变天铲除贪污后,才首见曙光?这话问得够绝,可它不同于朝野之间的抬杠,因为它毕竟是事实,不容狡辩抵赖。

同样的,说是扫除了贪污,即可全面提供免费大专教育,连现有的高教贷学金基金PTPTN) 也可一并予以废除。乍听之余,可能为之动容。贪污祸国殃民,耗损国力,掏空国库,国人不分种族,人人得而诛之,乃情理中事。然而如果免费大专教育须靠成功肃贪,才能实现,则无疑要让千千万万的应届学子,面对太多的变数。

尽管负责选战谋略的反对党人,志在激发选民普遍仇视贪污的心理,以期能在投选前的关键时刻发挥作用,但他们刻意隐瞒的是,贪官要贪污,当然须从发展建设项目切入,才能上下其手。如果这些项目的预算总和,尚且不敷全面提供免费大专教育的开销,试想光靠贪污揩油的一个零头,又岂能成大事!况且,大专教育的开销是年度性的,专项性或一次性的项目拨款又如何得以应付?

诚然,这些实在的问题,需要民众深度的理性思考,才不致于轻易坠入政客设计的圈套。对广大选民而言,投选的抉择,既然操之于我,货比三家,自不待言,但为了对自己公平和负责,汲取掌握正确的资讯,以期避免作出错误的抉择,毕竟还是不可或缺的。

执业律师陈思源提醒纳吉首相和政府纳吉三呼无济于事





执业律师陈思源提醒纳吉首相和政府,由于我国是个遵循法治的民主国家,一切官方、私人、及官与民之间的活动与契约,都以法律为依归。因此,教育部必须发出厘清关丹独中(简称"关中")是以华文为媒介语的新批文,才能令华社真正安心。

陈氏也奉劝华总会长方天兴别继续高喊“纳吉三呼可以考统考”的言论,以避免误导华社。

陈氏是针对方天兴所发表“纳吉在宴会上三次声称你们可以考统考已解除华社对关中的疑惑”的谈话作出如是反应。

陈思源指出,(非由关中工委会发出)曝光的批文笫3.7.1条文清楚注明关中的教学媒介语乃国语。单单这项条文已经明确注明关中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一间独中。

“第8条文也很明确地重申,关中课程乃依据国家考试课程为主(KBSM/KSSM)。它只是另加述说教育部知道(mengambil maklum)关中将进行国家课程以外的课程”。

陈氏强调,批文内容最关键及最迫切需要修改的是第3.7.1条文。令人惊疑的是工委会竟然沒有要求把它修改为"关中的教学媒介语乃华文"。

如此一来,就算教育部发出对第8条文予以另外注释的新批文,因为没有要求修改而保留原文的笫3.7.1条文的“关中教学媒介语乃国语”将永远牢牢地套在关中头上。因此关中不可能成为合法及名正言顺的独中。

陈思源责问关中工委会,以囯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关中如何能夠成为独中?为什么不提出要求把3.7.1条文改正为"华文为关中教学媒介语"?

陈氏也提醒方天兴,之前方氏说他看过了批文,拍胸膛说沒问题。甚至呌质疑者别隔空喊话、见好就收、质疑批文等于不尊重董事部云云。后来证实批文真的有问题而去函教育部要求修改。方天兴对他的"看过了,没问题"而误导了华社的言论没有大方地向华社道歉或表示遗憾。

“如今方天兴再次拍胸膛公告天下说,首相贵为一国之首,一切以他的谈话为准"。方氏是不是认为我国已经步入‘一切以首相的话为准’的新式治国制度?”

“若干年后,有一天教育部官员追究关中违反批文条文,工委会是否可以出示已经旧到发黄的报纸,指著纳吉的‘三呼’新闻,告诉官员一切以‘前’首相的谈话为准?”

陈思源说,方天兴处理关中问题批文的幼稚态度,很可能会害惨关中。他因此劝告方天兴务必踏踏实实地面对批文的问题。尽快再提呈一份具体完整的修改要求,包括把3.7.1条文修正为"关中教学媒介语乃华文。则华社会感恩工委会与方天兴。

2012年10月6日星期六

民族中兴基金会(YBNM)属下马来亚西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开到北海峇眼花园福德祠提供服务。

(北海5日)民族中兴基金会(YBNM)属下马来亚西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车,从本月9日开始,联合北海峇眼花园福德祠理事会,在每个月的第二和第四个星期二,晚上8时至10时,假北海峇眼花园福德祠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它的形式显示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主要是推广活动和承担的社会义务。


马来西亚复兴社援组全国总干事翁协文指,马来西亚民族中兴基金麾下的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出道3年,以施医赠药见称,足迹遍布全国多个城镇村落,服务的民众人次上万,真正的走进马国社会的草根基础,为各族的低收入者与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的医药检测服务。

他说,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让社会人士刮目相看的是它的蓦然崛起和神速的发展。由开始阶段的区区一部义诊车,发展到三年后的6部。义工的阵容更是连翻了好几倍,由起初的三、五位,扩展到目前的3000人。这对国小民寡,只有2800万人口的马来西亚来说,不能不算是个异数。

我们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是在求三好,始终秉持公义为先,价值导向的求好原则。为贫者的保健求好为发扬爱心义工精神求好;通过跨族、跨宗教、跨党派的施医赠药,为缔造和谐社会求好。这跟利益导向的"讨好",虽只是一字之差,其意涵的差距又何异于天壤之别

他透露,该义诊队在没有大财团或政府机关的资助下,单凭汇集民众的资源与积极性,一步一脚印,悄然地在我国的土地上穿州越府,为城乡的弱势社群,作出无私无偿的奉献与服务。

他补充,复兴社援组流动义诊除了秉持求三好之外,也带动社会推动公益活动。

他举列,就武吉丁雅义诊而言,我们决不与他人争宠只要另有其他组织常年就地为民提供良好的施医赠药服务,我们愿意割爱

他透露,割爱并不是就此就不再进行义诊活动了,而是择地继续推动求三好的公益活动,就如把武吉丁雅的流动义诊迁移至北海峇眼花园福德祠为公众提供免费医药治疗服务一样。

他说,只要是对民众有益的公益活动,多做何乐而不为呢?

以下为北海峇眼花园福德祠义诊服务队联络人:蒋培锦016-4926425或陈子铭 012-4071622

出席者包括民族中兴基金会财政兼马来亚西复兴社援组槟州干事胡沅兴、马来亚西复兴社援组全国总协调林春名、马来亚西复兴社援组槟州署理干事洪财贵,北海峇眼花园福德祠主席蒋培锦、署理主席葛志达、副主席苏宗泉及蔡崇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