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9日星期一

变相向买家收装修费,致使楼盘“廉屋贵卖”。

在新推出新的楼盘时,为避开当局的“限价令”,但上有政策,往往下有对策,发展商与购屋者玩心理战术,搭售装修的方式变相加价,将“廉屋贵卖”。意思是,发展商利用买家为了图方便无需装修的“优势”,将楼价与装修费用等包含在屋价内出售,造成新盘变相加价出售,但这却致使“廉屋贵卖”现象。

其实发展商在申请兴建高楼住宅图测时,都没有列明把装修费包含在内,因为不同的楼价,都有不同的阶级。发展商只是利用楼盘的“技巧性”做法,利用购屋者的“图个方便”的心态,献议或在不接受配套情况下,就买不到梦想屋。发展商其实这种“六月刈菜假好心”的做法,造成“廉屋贵卖”的情况日趋严重,致使许多廉价屋单位的购屋者无法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廉价屋原本是解决中低收入群“无壳族”,让他们有能力实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但如果发展商搭售装修的方式变相加价,本来已经决定了要认购,但却超了预期,也这个因素,可能造成购屋放弃了购屋的念头。

“廉屋贵卖”近年来也随着土地价格和建筑材料高涨后频频发生,尤其是中廉价建筑屋,发展商没有给购屋者选择余地,连装修工程也包含在屋价,致使购屋者付出的“变相”屋价,比政府规定屋价还多了几成。

发展商不能让购屋者自由选择心意的装修商吗?其实中廉价屋本来就是为低收入群的房屋计划,但变相的售屋手法,却造成购屋者失去了消费人的基本权利。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文件规定,“合理费用”包括了对房屋的装修费等相关费用,铺装了地板,装配了洁具、厨具等,但发展商“走漏洞”,使得中廉价屋问题不断发酵,献议的屋价远远超出政府规定,让人怀疑发展商试图从中低收入群榨取金钱。

如果购屋者已对‘幸福家居解决方案’样板与本协议约定的总费用进行了充分考虑,确知较通常市场价格偏高,但鉴于发展商的品牌价值、技术、设计、服务理念等因素,购屋者都会认为公平合理,完全同意并没有任何异议自愿接受本次‘幸福家居解决方案’发生的各项费用。”

市场分析,银行为了舒解购房者主要面临的风险,也提供了装修贷款,但有减低购房者的压力吗?其实羊毛出现在羊身上,购屋者增加了货款。此外,在未来房子作为二手房转让时,装修款项不在评估范围之内,这样一来房屋总价将被低估不少。

在“限价令”等调控措施的大背景下,开发商使用各种手段进行规避不足为奇。但究竟限价政策还将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整个楼盘市场还处于探索之中,想要研究一个兼顾购屋者和开发商双方利益的办法出来还需要一个过程。

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火箭与马华大不同

日前与“火箭”元老喝茶,他不禁感叹行动党逐渐走入“家族”政党,与马华竞选文化大不同。虽然马华在308与505两届大选遭受巨大的惨败,但在党选却一届比一届精彩。除了在党党选期间互相暗中抹黑破坏的事件,小道消息满天飞,更在报章上铺天盖地的揣测性报导。

“火箭竞选是不允候选人在党内外呛声,大多数都是上层发令下来,只要有名气或攀上高层的,随时有机会上位,倘若不听话者,分分钟成为党内异己对象。”

听闻上述一般话,也不觉得有惊奇,这就是“火箭”数十年的风格,是吗?非也!其实这也从林吉祥掌权“火箭”后期开始,才慢慢提拔将儿女为党内要职。

行动党竞选也与各政野党更有奥炒之,拥有最大权力者,就是“话事人”。就槟州而言,不像其他执政党,赢了党选高职就有机会当首席部长职。还有无论你在担任党主席,还须听顾问或秘书长的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并非无中生有,而是真的发生了。

行动党最大的隐忧是,“元老”太多了,中央高职一坐,就永不退下来,造成新人没有机会发挥,如果不是民心所变,“火箭”想要在大选“腾空”,可能还要再等40年,因为有志年轻者很难有表现空间。

至于马华刚好相反,赢了中央高职就有机会当部长,名利双收,上了位就有“直达天听”的地位,进入国阵或执政州属核心当领导,获取更大的权力和利益。

所以许多马华党员,尤其在两届大选失利后,有者更不惜大量投资金钱参与竞选,从支会、区会和州委改选都得部署争票,耗费不菲,尤其在许胜不许败的心态下,往往都会使手段,有者更层出不穷。

另一点是,马华争夺目标是万逾位的大大小小的有薪官职,当然有时也可分配到所衍生的工程,这便可坐收惊人的巨利。不知“火箭人”会以马华的恶质文化引以为鉴吗?

说实在的,各政党的党选,名义上中选了可以为民服务。事实上,真的如此吗?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一把尺,只是不愿加以的丑化,即使受到党外人的批评,也不得承认。

马华与行动党的党选另有一点不同的是,前者都是本土化,后者往往都有天兵论。从今届槟州行动党党选的成绩,外界与媒体虽都指“胜者皆本土、败者皆天兵”言论,但林冠英却不服气,指是阴谋论。听闻啼笑皆非,如果这是早已设好的“剧本”,为何是在成绩揭晓后才来澄清,而非在选前,是谁在自打嘴巴。

我𩇧常佩服老蔡,对于他在505大选后表示会对马华大选成绩不如上届会作出负责一事,他今天勇于担当责任,为马华树立良好形像,这可能“火箭”领导层所不能及的。当然,也希望马华其他领袖一样,拿得起,放得下,为年轻人作为一个好榜样。